中共外交部發言人2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中共目前正向53個國家提供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無償援助,同時也正向27個國家出售疫苗。對此,有學者認為,中共向53國送豪禮的目的是分化歐洲,並轉移就疫情追究其責任的國際議程。

據中央社報道,2月24日下午,中共外交部舉行例行記者會,汪文斌在回答媒體提問時稱,中共目前正向53個有需求的國家提供疫苗無償援助。

汪文斌稱,目前中方向巴基斯坦、柬埔寨、老撾、赤道幾內亞、津巴布韋、蒙古、白俄羅斯等國援助的疫苗已經運抵。

他還提到,中方也正在向包括:塞爾維亞、匈牙利、秘魯、智利、墨西哥、哥倫比亞、摩洛哥、塞內加爾、阿聯、土耳其等27個國家出口疫苗。 

本月22日汪文斌曾稱,中共目前已向赤道幾內亞、津巴布韋援助疫苗,下一步將再向19個有需要的非洲國家提供援助。

香港《蘋果日報》報道說,全球疫苗緊缺下,中共向第三世界大派「疫苗禮包」,連匈牙利等歐洲國家也開始使用中共的國產疫苗。中共還承諾供應其它國家的疫苗將超過3.5億劑,至少1,555萬劑已交付。但專家認為,中共大搞疫苗外交目的不純。

國際關係學者袁彌昌表示,中共此舉的目標在於分化歐洲,從受助國名單看出,中共看重地緣政治戰略。東歐素來是中共外交主攻方向。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走非自由主義民主路線,塞爾維亞也與歐盟交惡。

袁彌昌說,這讓中共有機可乘,一方面分化歐洲,同時轉移追究疫情擴散責任的國際議程,並趁美國總統拜登未站穩之際,推動有利於中共的多邊主義。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說,中共透過大派疫苗,將疫情全球擴散的矛盾轉移去西方。

袁彌昌說,中共轉移視線自然要在疫苗上下工夫,中共將疫苗送到歐洲,想達到的目的是:讓西方感到,最重要的不是疫情的責任問題,中共體制可大量生產疫苗,滿足自己之餘,還能給「朋友」用,這就將西方體系比下去。

不過,中共的疫苗並非暢通無阻。2月9日,習近平召開「中東歐國家」的「17+1」峰會,立陶宛、愛沙尼亞等6國元首缺席。袁彌昌說,疫苗外交同樣受限於傳統地緣政治。

劉銳紹說,疫苗援助對鞏固友好邦交有很大幫助,但中共僅靠疫苗恩惠他國,難以長遠鞏固外交關係。

歷史上中共的援助外交也有不少弄巧反拙的案例,中國大饑荒時期,中共向阿爾巴尼亞提供10萬噸糧食,各類援助總值近90億人民幣,但70年代,阿爾巴尼亞持續批評中共,援助停止後兩國全面決裂。中共的疫苗外交會否重蹈覆轍值得關注。

發源於湖北武漢的中共病毒疫情蔓延一年多來,中共大搞疫苗外交,但中共的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受到外界質疑。

《大紀元》2月中旬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揭示了中共下發密件通知並預警疫苗接種的各種異常反應。一般反應主要有發熱和局部紅腫,同時可能伴有全身不適、倦怠、乏力、食慾不振等綜合症狀。

局部反應:常見有紅腫浸潤、壓疼壓痛、硬結、淋巴結腫大、淋巴腺炎、化膿及瘢痕、瘢痕疙瘩等,以紅腫、疼痛、硬結最為多見。

上海疫苗專家陶黎納,1月份也曾在網上貼出中國國藥研製的疫苗說明書,有高達73種不良反應。除了接種部位疼痛、腫脹、發燒、硬結、皮疹、瘙癢、紅斑外,還包括高血壓、視力衰退、味覺喪失、呼吸困難、月經延遲、 頭痛及尿失禁等嚴重副作用。

在中國國內,因擔心疫苗安全,很多中國醫務人員和普通民眾,都對中共官方動員接種疫苗持消極態度。

據大紀元調查,江蘇鎮江市去年年底疫苗接種摸底緊急通知顯示,當地官員沒有一個人報名。上海11月份的類似緊急摸底顯示,醫護人員都不願意接種,其中楊浦區中醫醫院超過九成的醫護人員拒絕打疫苗。

北京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郭利本表示,因為疫苗安全的問題,包括原來很多兒童打疫苗致殘致死,所以他身邊的家人和朋友都說拒絕打疫苗。

近期,接種過中國國產「滅活疫苗」的外派中國員工,頻頻出現群體確診。例如,在安哥拉至少17名中國員工確診、在塞爾維亞約300名天津人確診。在非洲烏干達、安哥拉,以及歐洲也相繼出現集體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