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河南的一宗強拆案在社交媒體上引起關注。當時平頂山市光明路辦事處工委書記楊旭東和主任王勇帶領50餘人,在沒有徵得房產業主同意並簽字的情況下,對光明路與礦工路交叉口的安裝處11號家屬樓進行強拆,將一男房主打殘,女房主被掐脖子。

殘酷的暴力拆遷

這宗發生在去年一月份的強拆打傷業主的案子,一直沒有得到解決。當事人河南平頂山市民王玉冉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介紹,當時她丈夫與拆遷隊理論,被拆遷隊打得大腿錯位,小腿粉碎性骨折,韌帶全部斷裂,致一級傷殘。本應做4次手術,到目前只做了兩次手術,花費近10萬元。至今先生肌肉萎縮、骨質增生、骨密度降低,腳不能下地,落下殘疾。

王玉冉在外做生意,當天回家已是下午。在質問拆遷隊為啥要簽偽協議時,拆遷隊的人惡狠狠地說,「你算老幾?」,說著就掐王玉冉脖子要打。當得知王玉冉是房主才沒那麼狠了,但她的手機屏被摔花。

強拆前,王玉冉家沒有任何準備,甚麼都沒收拾。強拆的人不讓王玉冉在房間裏,她只好用一個窗簾包些私人物品出來。

「我就在指揮部,一切事情我負責。」辦事處工委書記楊旭東在王玉冉的丈夫被送醫院後稱。王玉冉找他理論,他卻用手掐著王玉冉的脖子說,「信不信我分分鐘掐死你?!」,說著就把王玉冉往指揮部屋外推。當時給了王玉冉2,000元錢(人民幣,下同),但後來多次說「2,000元是救濟你的,要還給我的」。

艱難的維權

王玉冉找了幾次當地的光明路派出所。一次,她遭到一個警察掐脖子,用強硬手段把她推到外邊。在上訪過程中,王玉冉被告知,光明路辦事處實施強拆,執行的是新華區政府的命令,是合法的暴力拆遷。光明路派出所歸新華區政府管,靠他們發工資,不會受理此案。

去年7月22日開始,王玉冉去河南省公安廳和信訪局上訪,第二次才被接待。到目前,她到省裏告了10次,均被打回到光明路辦事處信訪。他們稱,楊旭東和王勇都構不成犯罪,光明辦事處沒錯,打手已經抓起來了。但到現在都是取保候審,工資照開,一分不少。

平頂山光明路辦事處工作人員還稱:「隨便去告,告到北京我們也不怕,平頂山的拆遷都是政府行為。」

王玉冉到當地公安局,公安局的人說,他們是領導幹部,屬於違法亂紀;找到紀委,紀委的人說,公安立案我們才能查,打人影片這麼清楚,公安要立案;雖然「兩會」(人大、政協)有市長接待日,可是見不到市長。 有人告訴她,她這個事沒人管,領導壓下來的,下面的人聽了之後頭皮發麻,管好了可以,管不好一身騷。

近日當地派出所告訴她,不要追究打她丈夫的人了,不要讓他坐牢,也不要追究楊旭東和王勇的刑事責任了,只要不到處去告,他們會著力解決。

王玉冉表示,現在對維權都感覺絕望了。這麼長時間,省市都在踢皮球,官官相護,他們就是想把這個事情壓下去。

房子協議被代簽

王玉冉告訴大紀元記者,被拆遷的那片地很好,是繁華區,以後還是蓋住宅樓,只是開發商要給光明路辦事處高額補償。在拆遷前沒有看到政府正式文件通知,沒有區政府蓋章和法院裁定。都是口頭說的。

他們的房子協議是丈夫的大哥代簽的,他(丈夫大哥)想要這個房子。雖然這是違法的,這種事情在當地發生不少,因為簽一戶開發商要給社區2萬元。別人家房子補償金50萬元,他們家只有40萬元。

王玉冉丈夫今年才45歲,有2個小孩,一個17歲。丈夫是老實人,現在變得不說話了,總是自己偷偷掉眼淚,整個人很抑鬱。現在家裏很多事都靠王玉冉做,一直到現在她經常失眠。

房子被拆後,他們重新買了一套位於5樓的房子。孩子們幾乎不下樓,老大變得沉默了,老二也不喜歡笑了,但經常畫爸爸受傷的腿,並念叨要當醫生。

王玉冉的丈夫還有2次手術要做,她希望打人者給錢看病,補償1年的誤工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