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國會警察局長2月23日指責在1月6日的國會大廈騷亂事件中,情報系統出現了故障(breakdown)。

前國會警察局局長史蒂文·桑德(Steven Sund)在聽證會上對參議員們表示:「我認為,國會警察局長和國會警察局需要一個簡化的程序,以便在緊急情況下,能夠擁有相應權力。」

在國會大廈被抗議者闖入幾天後,桑德辭去了他的警察局長職務。他評論說,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武裝衛士(sergeants-at-arms)在1月4日沒有對他們發出的援助請求作出回應。他還曾請求國民警衛隊進行協助,但也遭到拒絕。

參議院規則委員會主席(Senate Rules Chairwoman)、明尼蘇達州民主黨參議員艾米·克洛布徹(Amy Klobuchar)在聽證會上對桑德表示:「你的證詞清楚地表明,是國會警察局目前的結構導致國民警衛隊遲遲不能提供援助。」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首都警察局代理局長羅伯特·康提(Robert Contee)為這一指責進行了辯護。他說,警官們事先並沒有得到一些聯邦官員所聲稱的有可能發生暴力事件的警告。

康提在聽證會前的一個聲明中說:「華盛頓特區並沒有獲得能夠顯示對國會大廈的襲擊是有預謀的情報。」

康提說:「首都警察局(MPD)的警官們進行了長達數小時的,實際意義上的戰鬥。許多人被迫進行了徒手格鬥,以防止更多的暴徒進入國會大廈。這不是一次和平抗議。這不是一群試圖表達他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的人——這些權利是我們無論信仰甚麼都會自豪地保護的。」他說的MPD,指的是哥倫比亞特區首都警察局。「最終,這是對我們民主的攻擊,首都警察局的警官們一直堅守陣地。」

前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查德·沃爾夫(Chad Wolf)本月早些時候表示,為甚麼國會警察沒有事先做好充份準備仍然是個問題。

沃爾夫對CBS新聞表示,由於1月6日的集會「考慮到選舉結果帶來的所有緊張局勢,威脅環境加劇」。他還補充說,與各種執法機構的「協調電話」不計其數。他說,國土安全部和其它聯邦機構在騷亂發生之前都加強了安全措施。

沃爾夫說,國會警方在國土安全部擁有「與我們相同的情報」。情報是與國會警察和哥倫比亞特區首都警察共享的。

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因為在1月6日的演講而被國會民主黨人彈劾。民主黨人和個別共和黨人將國會大廈騷亂歸咎於他的言論和言辭。特朗普通過律師否認自己煽動暴力。在他的演講中,他一直呼籲示威者「和平而愛國地發出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