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家大學的研究數據表明,去年中資企業在美國股市首次掛牌公開募股達到10年來的新高,而去年是美中處於冷戰關係全面惡化之際,有專家揭開背後的謎團。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去年32家中國公司在美國股市首次掛牌(IPO)公開募股,總共籌得了120億美元,是10年來的最多的1年,是2019年的4倍。今年截止2月中旬又有9家中資企業來美市首次公開上市,融資20億美元。

特朗普政權上台以來改變了與中共的關係,從貿易戰開打以來兩國的關係越來越惡化,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全球尋找同盟來全面反制中共,並把美國與中共的關係定為全面競爭的對手、是敵非友。

就中資企業為何在美國政府加強監管下頻頻進軍美國股市,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去年被稱為納斯達克年,中概股在納斯達克上市達到頂峰,其中很大一部份原因是這些企業在國內融資融不到,只能到海外來融資,但也有一些公司並不是錢很緊,但它帶有其他目的來的。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表示,美國特朗普去年提出相關的法律《外國公司問責法》,主要是讓美國的監控機構把中國企業同等對待,由具公信力的第三方機構來審計他們的資質、審計他們的股權機構,按照美國會計制度來審核才能在美國上市。

而以前是採取另外的措施,是不要做的。這是新的政策、新的法律,還沒有來得及實施,當中有一個時間差在裏面。他認為這是導致很多中資企業蜂擁而至的原因之一。

第二個原因,他認為這些中資企業在美國要山得山、要水得水,是因為美國華爾街,有一大批中共的同謀,很多跟中共政權勾結非常深的,他們採取各種各樣的方式來規避美國的監控,來為這些中資公司在美國上市籌錢來牟取暴利,這就是這些華爾街貪婪的不法商人幹的事情。

他認為,從另外一方面來看,這些中概股對美國投資者帶來極大風險。如果這些中資公司破產或股價大跌,實際上是把美國的股民也當成中國的韭菜來割。這在中國是一個常見的事情,中國股市變成割韭菜的機器,如果是國企,就是為國企搜刮民財。

他強調,美國提出一系列措施來監管中概股,包括這個《外國公司問責法》是美國兩黨當時定下來爲保護美國的投資者,美國總統換人後,已通過的法案是無法推翻的,制度不會變,但力度可能減弱。

他最後表示,如果把西方當成一個整體看,窩囊的事情是有一批共謀或共犯來幫他們收割股民。

李林一也表示,例如瑞幸咖啡去年被爆業績造假,後來6月遭摘牌,所以中概股的報表未來要透明,但他擔心拜登上來後對這些基本沒有表態,有可能對中概股這部份放鬆,對有問題的中資企業審核會往後拖。

而金融諮詢公司「赫伯特摘要」(Hulbert Financial Digest)的創辦人、資深評論員馬克赫伯特(Mark Hulbert)向美國之音表示,除了可以籌得大筆資金外,中國(中共)公司來美國上市對他們來說幾乎沒有任何風險,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