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中共外長王毅再度就中美關係喊話,王毅重複了在台灣、香港、新疆、西藏等問題的立場,並作為中美關係改善的先決條件,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則隨聲附和,更直接稱這些都是「紅線」,「沒有退讓餘地」。

中共把迫害中國人的罪行,當作與美國交往的「紅線」,應該算是世界上最血腥、最慘無人道的「紅線」,中共把對本國國民的殘害,作為外交條件,實在令人髮指。

美國並未承認這樣的「紅線」。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直接回應說:「我認為他(王毅)的言論反映出北京傾向於繼續規避對其掠奪性經濟做法」,「當新疆、西藏或中國其它地方的人權遭到侵犯,或者香港自治被踐踏時,我們將繼續捍衛我們的民主價值觀」,「我們講過關於如何通過實力優勢,通過競爭的方式對付中國(中共)。」

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也回應稱,美國把和北京的關係視為一種「激烈競爭」,「我們希望以強勢立場來建立這種關係。」

美國國務院和白宮的直接回應,都不甩中共的「紅線」,不知中共還要怎樣改善關係。王毅和崔天凱都一再要求對話,不知這樣的對話如何進行。

美國國務院和白宮發言人都提到,美國將與盟友密切合作,包括歐洲和印太地區的夥伴,還有國會中的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共同應對中共的挑戰。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也聲明,「美國國會長期以來一直在兩黨兩院的基礎上團結一致,要求中國(中共)對其鎮壓和侵權行為負責,包括針對維吾爾族、西藏人民、維權人士和弱勢群體,以及現在的香港。我們必須確保所有受北京壓迫和迫害的人們知道,他們沒有被遺忘」,「中國政府必須知道,全世界都在注視著它對人權的扼殺,我們必須考慮所有的選項,讓中國(中共)承擔責任。」

美國政府和議會沒有承認中共的「紅線」,英國也馬上反應。

2月22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英國外長拉布(Dominic Raab)認為「港人的權利受到系統性的侵犯,(港版)國安法顯然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並對人身自由產生寒蟬效應」。他還譴責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迫害,「包括酷刑、強迫勞動和強迫婦女絕育,都是極端的,而且範圍廣泛。這些行為正在大規模地發生」,他再次呼籲,聯合國要得到「緊急而不受限制地」進入新疆的權利,以調查有關中共在這一地區的虐待行為。

王毅當然要抵賴和辯解,但加拿大也不認中共的「紅線」。

2月22日,加拿大議會以266票贊成,0票反對通過動議,敦促加拿大聯邦政府將中共對維吾爾族的迫害認定為群體滅絕,議會成員中,只有加拿大政府內閣成員放棄了投票。中共不得不再次抵賴。

中共迫害自己的國民,卻不許其它國家碰「紅線」,要以此為條件改善中美關係,卻栽在了自己的「紅線」上。王毅還希望美國取消高關稅和一系列制裁,卻沒敢直接提華為,中共最希望的應該是美國放行華為,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卻直接表示,將與盟友共同對抗中共的技術極權,防止5G網絡設施被中共操縱和控制。

中共劃下「紅線」、要求對話、希望解除制裁,都眼看落空了,中美關係的改善實際再次陷入了僵局。王毅為了討好習近平,稱習近平和拜登的通話,給中美關係的改善指明了方向。當時雙方的聲明就各說各話,中共外交部依舊按照這樣的方向劃「紅線」,改善關係當然會受阻,王毅和崔天凱雖然很積極,卻仍然和美國說不上話。

美國政府不甩中共的「紅線」,應該算是及時,但還不夠。王毅的講話中,實際最擔心美國不斷抨擊「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制度,中共高層最擔憂的是執政合法性問題,這也是中國人民不斷被迫害的根本原因。

美國政府只有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才是抓住了中美關係的根本,才能真正解決中國廣泛的人權迫害問題,對抗中共政權也最有效,並能徹底消除中共高層的誤判和挑釁,前任特朗普政府已經有了很好的實踐。

此外,美國政府不能再忽略疫情追責的大事,僅僅聲明中共疫情信息不透明還遠遠不夠。在西方各國中,無論生命還是經濟損失,美國都最嚴重。美國完全有責任聯合盟友,帶頭追責中共隱瞞疫情,這是順應民意、討回公道,也才能真正制止中共的不斷抵賴、到處甩鍋、混淆視聽,才可能防止類似的災難再度發生。

中共迫害中國人,還以此劃下慘無人道的「紅線」。美國和世界各國應該看到了,中共政權一直在虐待中國人民,如今竟然還把繼續這類罪行當作與各國交往的條件,中共又怎麼可能善待世界各國的人民呢?各國不但要否定中共的「紅線」,也應該進一步認清中共的本質,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徹底追責中共隱瞞疫情,乃是各國的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