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南宮市和石家莊藁城區從1月初開始極端封城,2月22日官方宣佈解封,但尚未全面開放。大紀元記者近日獲悉,有南宮小業主因封城生意停滯、前途未卜,封城對孩子造成嚴重影響;被困在藁城的外地人生活面臨壓力,政府沒有任何說法。

大紀元記者2月23日採訪南宮市市民孫先生獲悉,南宮市目前是部份限制出行,每天只能一戶出去一人,超市和蔬菜肉類門市開門,但飯店尚未營業;他所在的小區仍然被高度管控,不能出去。

封城期間,孫先生的妻子被迫不能回家,他帶著兩個孩子熬過了一個多月,同時自己的水果生意前景堪憂。

藁城區1月6日宣佈封城,是當時大陸第一個封城的地區。被困在藁城的唐山人趙先生對大紀元記者介紹說,目前藁城區尚未全面解封,但可以通行的道路正在出現嚴重塞車。

趙先生1月初因公出差滯留在藁城區,目前無法工作、沒有收入,正面臨生活壓力。

南宮小業主生意堪憂 封城期間斷糧

南宮市的孫先生對記者透露,南宮封城對他的兩個孩子(9歲女兒和2歲兒子)影響很大。首先,政府要求企事業單位和政府機關員工全部吃住在單位,他的妻子因此不能回家,最初連續四五天晚上孩子找媽媽無法入睡,他形容那幾天「難熬」。

隨著封城時間越來越長,孩子也面臨斷糧,奶粉、純奶、零食都沒有了,至今仍沒買到奶粉。他說,自己只能蒸饅頭、烙餅、擀麵條給孩子吃。

談到他的水果生意,孫先生說,庫房只有十分鐘車程,就因為恰好在市區交界處、在封城界限附近,這麼近的距離他至今也無法前往。

孫先生的庫房裏有五六千斤高檔蘋果,是1月1日新年前存放進去的,如果冷庫出現故障,蘋果就爛了。「還不知道庫房是個啥樣呢,也不知道能不能賣出去。」他說。

藁城區封城 外地人異地過年 生活壓力大

目前仍被困在藁城區的趙先生對記者說:「這麼多年了,過年我沒有不回家的時候,今年是唯一的一年。」他1月5日出差前往藁城區,1月6日藁城區宣佈封城。

一個多月以來,趙先生不能工作,也就沒有收入,但還要繳納汽車貸款,以及要自己支付在藁城的吃住費用。

他說,他臨時借住朋友的房子,原本出差只要一周,不需要交房費,但遭遇封城一個多月,就要繳納每月1500元的房費,外加水電費,公司不給報銷;封城期間,沒有政府人員配發食物,他只能自己解決,購買高價菜。

趙先生對目前的現狀非常不滿。他質疑,對於他這種被困在藁城的外地人,鄉鎮和社區都進行了登記,但是,是否有補貼政策,官方好像提過,但這麼長時間沒有消息,沒有具體細節。

「馬上也就要全面解封了,現在我們想落實一下,滯留在疫區的外地人員,政府會給甚麼樣的補貼,甚麼時候能發放呢。」趙先生說,「前段時間有個志願者,我問他,國外的那麼多救助資金、物資發到咱們國家來,咱們國家當時最厲害的就是藁城這塊兒,我們甚麼也沒見到。這東西都哪去了?」

他同時還有一個擔心,以後從藁城回到唐山,很可能被認為是來自高風險區,要再隔離14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