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2月22日再次否決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請求,允許紐約大陪審團獲得特朗普的稅表資料。

最高院22日就此案僅發出一句未署名的判決,而且沒有公佈具體的大法官投票內容。

特朗普通過他的前總統辦公室發聲明說,最高院本不應該讓這種「釣魚調查」發生,這是以前從未在總統身上發生的事——讓政治獵巫繼續下去,用法律手段對一位前總統進行「政治迫害」。

主流媒體報道說,最高院的決定標誌著特朗普的重大挫折,判決為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賽勒斯·萬斯(Cyrus Vance)要求會計事務所提交特朗普的財務文件掃清了道路。

萬斯在2019年8月就要求特朗普個人及其公司僱用的會計師事務所馬薩爾斯(Mazars USA)發出大陪審團傳票,要求其提交特朗普及其公司自2011年1月至2019年8日以來的稅務文件和其它財務記錄。這些記錄跟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Michael Cohen)有關。

萬斯的辦公室表示,他們正對特朗普及其商業集團發起涉嫌財務、保險和銀行欺詐的刑事調查,這些材料是刑事調查的一部份。

特朗普及其律師團隊以總統豁免為由拒絕提供材料,但最高院於2020年駁回了特朗普的「絕對豁免」要求。

之後特朗普團隊發起新的法律訴訟,認為萬斯要求提供稅表的大陪審團傳票(grand jury subpoena)過於寬泛,是對特朗普的惡意騷擾,公佈資料會讓特朗普遭受「無法彌補的傷害」,在巡迴法院駁回這一訴訟後,案子再次上訴到最高院。

特朗普的律師在去年10月的法庭文件中表示:「即使特朗普的文件只限於向檢察官和大陪審團成員披露,一旦保密性被破壞,就永遠無法恢復現狀。」

律師要求,如果不能暫停,但至少可以考慮給予臨時救濟措施。但此舉遭到萬斯的反對,認為拖延會阻礙了他的調查。

最高院22日的裁決意味著,特朗普敗訴,萬斯要求提供稅表的大陪審團傳票可被執行。萬斯同日在推特簡短回應最高法院判決說:「工作繼續。」

馬薩爾斯會計師事務所已表示,他們不對傳票提出異議,將遵守法律義務。

圖為紐約市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萬斯(Cyrus R. Vance, Jr.)。(韓瑞/大紀元)
圖為紐約市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萬斯(Cyrus R. Vance, Jr.)。(韓瑞/大紀元)

特朗普:獵巫調查延續 企圖用法律扳倒政治對手

作為對最高法院最新裁決的回應,特朗普前總統辦公室22日發表「特朗普總統繼續受到政治迫害的聲明」。

以下為聲明全文:

「這次調查是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獵巫行動的繼續——永無止境的穆勒騙局(耗費3200萬美元)翻了個底朝天,調查了一切可能被查的東西『俄羅斯、俄羅斯』,沒有找到一個『共謀』,還有那兩個可笑的『瘋狂南希(指眾議長、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的彈劾案,也沒有找到我有罪。這真是沒完沒了!

「兩年多來,紐約市一直在調查我做的每一筆生意,包括向美國最大和最有聲望的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所索要他們為我做的稅表。茶黨受到的國稅局待遇都要比特朗普我好得多。

「最高院本不應該讓這種『釣魚調查』發生,但他們就這麼做了。這是以前從未在總統身上發生的事,這一切都是民主黨人在一個完全由民主黨人佔據的地盤——紐約市和紐約州,並完全由州長安德魯·科莫(Andrew Cuomo)控制和主導的調查,有大量報道說,他是我的敵人。

「這些都是民主黨人的攻擊,他們願做任何事,只要能阻止在選舉中投票給我的近7500萬人(迄今為止,我獲得的是在任總統的最多選票數)——許多人和專家都認為我贏得了這場選舉。我同意!

「檢察官和總檢察長的『獵首』新現象——他們試圖用法律作為武器來扳倒他們的政治對手——是對我們自由基礎的威脅。這就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做法。更糟糕的是那些在極左的州和司法管轄區競選檢察官或總檢察長職位的人,他們承諾要挑戰政治對手。那是法西斯主義,不是正義——這正是他們試圖對我做的,但是我們國家的人民不會容忍。

「與此同時,紐約市的謀殺案和暴力犯罪率正創下歷史紀錄,他們卻沒有任何行動。我們的民選官員並不關心這些。他們只關注對特朗普總統的迫害。

「儘管有很多針對我的選舉犯罪,但我將繼續戰鬥,就像我在過去五年裏所做的那樣(犯罪甚至在我成功當選之前就開始了)。我們將會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