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今世上,有一個神秘的現象,至今科學無解,那就是肉身不腐。它作為超常的人體之謎,給世人留下了不少的謎團。

眾所周知,製作木乃伊,需要清理體內臟腑,利用香料和藥物進行防腐。肉身不腐,完全不同於木乃伊,它是在自然狀態下,不經人工處理,肉身可長達千百年而不腐壞。從古至今,在東西方社會,有據可查的肉身不腐實例存在不少。

在中國出現的肉身不腐,其中有的超過了千年,不僅沒有腐變,而且有的肉身關節還可以動,甚至有的還長出了頭髮和指甲。

唐朝唐玄宗先天二年(713年),禪宗六祖慧能圓寂。他的肉身歷經一千二百多年,至今保存完好。通常人們認為,氣溫越炎熱,環境越潮濕,肉身腐爛會越快。尤其,在廣東夏季如此酷熱的地方,慧能的肉身完全沒有受到氣候的影響。

在中國九華山,完好地保留著五尊不腐肉身。大唐時期,新羅國王子入華後,德號金喬覺,法號釋地藏。他來到九華山修行,於唐德宗貞元十九年(794年)圓寂。三年之後,他的眾徒開缸發現,他的身體柔軟如棉,容貌栩栩如生,而且他的骨節發出金鎖般的響聲。醫學常識中,人去世以後,肉體內的細胞沒有了能量來源,蛋白質纖維就被鎖在了原地,所以肌肉會變得僵硬,關節鎖死。新羅王子的肉身在三年後,仍舊柔軟,骨節作響。

清朝時,有位僧人圓寂三年後,他的肉身還能湧出鮮血。在河南祥符、中牟之間,水月庵裏有位僧人法名淡如。他八十五歲時圓寂。他圓寂的前一天,叮囑徒弟將他埋葬在庵內,三年之後掘出。如果到時遺體已經腐爛,他的徒弟可以燒掉遺骸。如果肉身完好,一定會出現一個人,會為他更換新裝。老僧讓徒弟記好了。

三年之後,淡如的徒孫寂鳳如期掘出,看到淡如的肉身仍然端坐在裏面,他圓寂時穿的衣服都已經腐爛,化成了塵土,然而他的肉身完好無損。寂鳳撫摸他的遺身,發現比鐵石還要堅硬。輕輕敲一下,發出鏗鏗的聲響。

此事傳開後,令時人震驚。眾人絡繹不絕來到廟庵,近距離目睹肉身不腐的奇蹟。中牟縣的韓縣令到了庵裏,驚訝地說:「老師父昨天夜裏進入我的夢裏,向我乞要五兩多銀子,做一件僧衣。」縣令還猜測,「難道老師父是想為不腐之身飾以金裝?」他召來工匠,問他裝飾金身所需費用,恰好就是夢中老僧所說的數額。

當時,有一個軍營的士兵不相信肉身不腐之事,心裏懷疑其中有詐。於是,他偷偷地潛入庵內,用刀刺破了老僧遺身的手臂。士兵驚訝地看到,從不腐的肉身上湧出縷縷鮮血。士兵大為驚恐,趕緊跪在地上,對著淡如的肉身懺悔。他慌忙地用金塗在刺傷之處,然而傷口處終是沒有合上。

此事之後,廟庵裏的僧人加強了防範,將老僧的肉身鎖藏起來。只有遇到禮佛特別虔誠的人,才會打開,讓他們一覽肉身不腐的奇蹟。

這則故事裏,老僧圓寂三年後,肉身還能淌出血液。通常的醫學常識,心臟一旦停止跳動,血液也就失去了循環的動力,血液溫度冷卻,肉身變得冰冷。隨著生命體徵的消失,血液經過系列的變化,人體內只會剩下百分之十七的血細胞,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風乾和腐爛。老僧去世了三年,他體內的血液又是在甚麼作用下,保持著液體的狀態呢?

清朝光緒八年(1882年,壬午年),安徽銅陵縣蓮花寺德風和尚圓寂。十年之後,人們開缸察視,發現德風肉身容貌栩栩如生,而且更奇特的是,他的指甲長得很長,而且還長出了頭髮。僧人一出家,就要剃髮,終其一生都是如此。德風圓寂後,心臟已停止跳動,是甚麼力量維繫著他的身體機能,推動指甲頭髮的細胞繼續代謝更新呢?

在清人的記載中,九華山曾有一座百歲宮,裏面供奉的是一位百歲老僧的坐化之身。這個肉身的一隻手,高舉到眉的高度。原來,有一年化城寺發生了火災,百歲老僧的真身忽然舉起一隻手,做出遙望的姿態,寺中的大火隨即就熄滅了。此後,那隻手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姿勢。

這些人體之謎超越了常理。為甚麼肉身不腐多出現在修行人身上?比如佛道二家的僧人道士,或者西方的修士修女,他們通過不同的修行方法,達到了肉身不腐的境地。這是否說明修行的背後,存在著超越科學範疇的奧妙,遠不是人力所能及?這些例子是否也在說明,通過人體修煉,提升精神道德,能夠很好地改善肉身的機能?超常的人體之謎,作為邊緣科學的未知領域,等待著人們的探索,解開它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