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2月23日,星期二,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對於世衛專家關於中共病毒起源的結論,美國兩屆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均提出質疑。

世衛專家的結論與中共官方長期的宣傳論調高度一致,認為疫情並非源於武漢研究所,可能是來自冷凍食品。

2月21日,特朗普政府時期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在接受美媒CBS新聞採訪的時候,提到國務院1月15日發佈的一份關於中共病毒研究的事實核查。

事實核查說,病毒可能是人類與受感染動物接觸自然產生的,但也可能是來自實驗室的洩漏事故。

他還說,目前只能權衡間接證據。沒有直接的實質證據是因為想要從中共政府拿到實質證據非常難。

同一天,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中共未能提供足夠的有關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內部傳播的原始數據。

沙利文星期天在接受CBS採訪時表示:「我們需要世衛組織進行可信、公開、透明的國際調查。他們即將提出一份有關武漢瘟疫起源的報告,我們對此有疑問,因為我們不認為中國(中共)已經提供了足夠原始數據,來說明瘟疫在2020年開始傳播的情況,包括在中國(傳播),然後在世界各地(傳播)。我們認為,世衛組織和中方都應加緊努力。」

另一方面,針對拜登和習近平兩小時的電話通話中,是否特別要求中方提供疫情數據時,沙利文迴避具體回答。

對於世衛專家關於病毒起源的結論,世衛組織顧問梅茨(Jamie Metzl)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世衛對病毒起源的調查實際上是中共當局操縱的結果。

他說:「調查本身非常短暫。兩個星期的隔離和兩個星期的會議,而且實際調查是由中國(中共)當局進行的。世衛組織的調查人員基本上從中國(中共)官員那裏收到報告。」

2月14日,澳媒(Sky News)報道稱,世衛專家組成員中,至少有三人與中共官方機構關係密切,與中方有合作項目。其中,專家組組長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他在2017年曾經接受過中國食品科學技術學會和國際食品科技聯盟頒發的「科學精神獎」。

報道對世衛專家組的結論提出質疑。

港版國安法實施以來,香港爆發前所未有的移民潮,據統計,香港人口數目去年驟降,約有近5萬人離開香港移居他鄉,比「六四事件」觸發的移民潮更嚴重。

綜合傳媒報道,香港官方統計數據顯示,香港在2020年底有747萬4千200人,較前年底減少了4萬6千500人,當中包括人口負增長6700人、淨移出佔3萬9千800人。

《法廣》調查歷史紀錄,在可以查到的35年歷史中,之前最嚴重的移民潮是在1990年,當時淨移出人口是2萬3千700人,原因是1989年「六四事件」,寒蟬效應令香港人遠走他鄉避禍。其次就是這次港版國安法實施後,港人再爆移民潮,人數之多,超過「六四事件」移民人數1萬6千100人以上,而目前移民潮還在進行中。

自由亞洲電台去年12月17日報道稱,不少香港的中產人士因應香港政局看不到希望,在2019年開始已經打算移民,並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迅速做好了移民準備,包括續領「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申請離岸戶口等。

香港經濟學家羅家聰曾經指出,出走的香港市民多為中產、中下層,「最貧窮和最有錢的都走不了」,例如香港首富李嘉誠等人,或者是地產商的後代,他們大部份是人大政協,有很多地。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則分析表示,這次港人移民心態與1997年移民潮明顯不同,當時是港人對回歸大陸沒有信心,但當時的香港還處於民主化階段,因此多數港人仍然持觀望態度。

如今港人出走,一方面是不願意子女被洗腦,也有許多人是出於對政局的恐慌,香港人已經感受到有即時性的危險。因此他認為,將這波移民潮看作「逃難潮」並非沒有道理,因為有部份港人的確是因為香港政局而要淪為外國難民了。

在中共的權鬥方面,近年在多種場合,出現習近平和李克強撕破臉的場面。近日,大紀元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習近平的中紀委利用疫情,插手李克強主管的政府事務。

大紀元獲得石家莊市紀檢委2020年5月25日的《關於傳達中央紀委調研組有關意見函》。文件要求「各級各部門要加大復工復產相關政策的宣傳力度」,「促進政策真正落地生效」;「各地在抓好復工復產的同時,特別要抓好安全生產和產品質量方面的工作」。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復工復產」、「安全生產」和「產品質量」應該是國務院、地方政府的職責。不屬於習近平中紀委插手的事務。

其實,中紀委勢力瞄準國務院,之前已有表現。過去幾年至少有五名中紀委副書記出任國務院部門「一把手」。

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多名中紀委副書記調任國務院部長,其中有陳文清調任國安部部長;此外民政部、監察部、司法部和國監委主任、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都陸續被中紀委的人搶走。

兩名《華爾街日報》記者編著的《超級權力對決》(Superpower Showdown)一書中,披露了習近平從李克強手中奪權的契機。書中說習近平在2013年與時任中共副總理馬凱有過一次談話。習近平問馬凱,在經濟運行方面,黨中央和國務院哪個更有效。

馬凱回答說:「北院。」

北院是國務院所在地,南院是中共中央所在地。

習近平說:「我看未必。」

有海外評論認為,馬凱此言斷送了李克強。

自那以後,習近平在多個場合削減李克強的權力,習李不和的聲音不斷傳出。

最近一次排擠李克強的例子是今年2月9日的中共與中東歐國家領導人「17+1」的視像峰會。歷來由李克強出席的會議,變成了習近平露臉主持。

不過,李克強在受到排擠時,也利用某些場合打臉習近平。

最著名的是揭穿習近平的小康謊言。2020年5月底,李克強在中共「兩會」結束後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中國「有6億人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2020年正值習近平脫貧奔小康的收官之年,脫貧可謂習近平最看重的政績之一。李克強此言立刻成為黨內反習勢力以及外界嘲笑習近平小康夢的實證。

習近平處心積慮反腐多年,他的目的試圖依然是保黨,反腐成黨內權力博弈的手段,習近平在廝殺中,幾乎得罪了中共各派勢力,一旦失去權力,薄熙來就是習近平的前車之鑑,因此在二十大上,習近平能否連任註定是他的生死劫。隨著中共二十大的臨近,習近平的死敵江澤民集團也浮出水面。雙方決戰的時刻已經來臨。

《華爾街日報》17日引述十幾名中共官員和政府顧問的說法稱,中共高層早在馬雲於去年10月公開批評中共監管機構之前,已經開始調查螞蟻股權結構。

這項調查發現,螞蟻金服股權的背後,是一個由人脈廣泛的中國權貴組成的小圈子,而其中一些人,牽涉到習近平的政治死敵——江澤民集團,包括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兒子江志成、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等「紅二代」。

大紀元《財商天下》主持人蔚然說,《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沒有明確點出,習近平最怕的是這些人權錢交易、相互勾結,結成穩固的利益同盟,對習近平來說這才是巨大的威脅。

而報道引用十幾名中共官員和政府顧問的消息,也被認為是一種有意的放風,敲打江澤民、賈慶林等江派勢力的意圖明顯。

自媒體「財經真相」發文稱,《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向外界透露出螞蟻金服上市被叫停的原因,是因為牽扯到中共高層黨派派系,而非金融系統性風險等因素。

文章說,由於螞蟻金服的控股人基本上是屬於江澤民陣營的成員,上市成功後,他們隨時可以對習近平發動金融戰,迫習下台。

實際上,2015年的中國股災,被認為是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幾大家族惡意做空,對習近平當局發起的一次金融政變。他們圖謀利用金融危機引發政治危機,對習近平進行「逼宮」。

自2012年習上台之後,習江之間一直進行著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2022年二十大將是習近平修憲能否有效的驗證期,這個就意味著習近平最危險的時刻到來。

近期,也有多名評論人士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二十大,不僅事關習近平能否實現三連任、甚至終身執政的問題,而且還涉及他的個人人身安全的問題。

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認為,習近平通過對馬雲的整肅,是為了清除背後的江家勢力,為明年中共二十大時順利連任掃除所有可能障礙。而江派勢力始終是習的心腹大患,畢竟江澤民掌握了最高權力這麽多年。

習近平顯然看到巨大威脅,所以最近多次提到「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威脅政權安全。習近平擔憂「黑天鵝」和「灰犀牛」,又要監督「一把手」,並頻繁重提「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而大紀元日前獲悉,中共統戰部的「老領導」透露,中共體制內暗潮湧動,各地怨氣已如燎原星火,尤其東北三省對習近平的不滿聲討很嚴重,這更加讓外界懷疑,中共政商界將有更大風暴到來。

評論人士鍾原分析說,中共內鬥不斷加劇,加速內耗之下,能否挺到二十大,看起來都是未知數。就像中共病毒莫名而來一樣,中共政權的垮台,應該也會來得很突然。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