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影子競選秘史》披露的情況,結合拜登入主白宮次日Antifa聚集在波特蘭齊聲高叫「我們不要拜登」,以及紐約等地BLM繼續鬧事的情況來看,足證「捍衛民主聯盟」的參與者的目標多元化,並非完全認同拜登及民主黨。一個臨時聚合,僅僅用仇恨特朗普與金錢力量將這麼多機構與人——從政治、文化、科技、商界精英,再到Antifa與BLM這種邊緣與底層人群聚集在一起,完成倒特大業,必須承認波德霍澤(Mike Podhorzer)等人組織的統一戰線相當成功。

對BLM物盡其用:街頭運動、 控制基層選舉

《影子競選秘史》說得很清楚,對BLM運動的吸收,一是驅使他們在合適的時候上街鬧事,二是為了控制基層選舉。2020年5月下旬弗洛伊德事件之後,波德霍澤通過幫助BLM運動的組織者並與其合作,迅速將其吸納至該聯盟的網絡中來。他特別注意與搖擺州那些在BLM運動中發揮領導作用的組織的聯繫,同時不讓他們直接與民主黨高層政客發生聯繫,目的是避免可能發生的政治麻煩。

波德霍澤利用BLM創造了一支「選舉捍衛者」的力量,並特別對他們進行降級技巧(de-escalation techniques)的訓練。所謂降級技巧,是對BLM在選舉活動中採用各種威脅手段(儘量不造成法律後果)的概括。BLM的組織者招募了數千名投票工作人員,以確保控制他們所在社區的投票站,讓他們「監督點票和處理對於點票結果的爭議」,其實就是採用各種方法對這些揭露舞弊者進行人身威脅。

後來的事實證明,這些BLM成員確實在選舉的點票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以下僅舉幾例:密歇根州底特律發生了嚴重的舞弊:更改選票日期、未核查選民身份、未密封選票、偽造非法選票、利用Dominion機器多計算選票近29萬張、一張選票多次掃瞄、計算無效選票等,受到外界強烈指責。但領導當地選舉活動的民主黨州議員辛西婭約翰遜女士(Cynthia Johnson)竟然在12月2日的舞弊聽證會上威脅證人,並在影片節目中赤裸裸地發出威脅說:「拜登-賀錦麗政府欠底特律市的。我不僅為民主黨和共和黨拿命冒險,我還為正義和民主拿命冒險。」

舞弊者的囂張,導致密西根州韋恩縣檢票委員會兩名共和黨成員威廉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與莫妮卡帕爾默(Monica Palmer)就反對投票認證拜登,遭遇了種種威脅與霸凌,前者只好接受警察勸告離家居住。

拜登宣佈勝選後,11月10日,BLM的聯合創始人兼執行董事帕特里斯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代表BLM全球網絡基金會寫信給拜登及其競選拍檔賀錦麗,聲稱該組織為他們拉來了6,000萬選民,現在他們要求跟拜登見面,因為「我們要回報」。他的要求包括,「我們的(BLM)的聲音要被傾聽,我們的要求要被優先考慮。」

這6,000萬「選民」,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皆有,當然包括郵寄選票中的虛假選民,在停止點票後灌票得到的「選民」,如同佐治亞州富爾頓縣弗里曼女士在大選夜從預先藏好的4個行李箱中拿出的「選民」。

郵箱取代票箱 郵寄選票 成為民主黨勝選利器

2020美國總統大選,各州實行郵寄投票唯一的理據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嚴重,防止人們在投票站聚集互相感染。

《影子競選秘史》指出,用郵箱代替投票箱策略之所以獲得成功,有賴於37個州(裏面當然包括6個搖擺州與部份共和黨州)的2,500名選舉官員、面書朱克伯格的3億多美元的資助、全美郵局工會對民主黨的全力支持,「最終,在2020年,將近一半選民通過郵件投票,這實際上是一場人們投票方式的革命。大約四分之一的人親自提前投票。只有四分之一的選民以傳統的方式投票:在選舉日親自投票」。對民主黨來說,郵寄選票最大的好處是無法查驗投票者身份,這導致投票日後送達的郵寄選票形成淹沒「紅色幻影」的「藍色浪潮」,直到民主黨一方數出了8,100萬張拜登選票、達到他們預期在關鍵戰場出現「藍色轉變」為止。

可以說,美國2020總統大選的結果是由郵寄選票決定的。美國的絕大部份州和賓夕凡尼亞州一樣,州憲法都規定選民必須親自投票,郵寄投票應事先申請。但這次大選,美國的50個州,只有14個州要求選民郵寄投票必須提供理由事先申請,36個州不需要任何理由。

加利福尼亞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於2020年6月3日簽署行政命令,援引《加州緊急服務法》,要求全州登記選民採用郵寄選票,被該州共和黨眾議員詹姆斯蓋拉格和凱文基利控告違法。加州沙特郡(Sutter County)高等法院法官赫克曼11月2日判決紐森違反州憲法,禁止他今後再以《緊急法》更改任何現行法律。荒謬的是,這種違憲選舉本應無效,但加州的55張選舉人票卻算給了拜登。

筆者早就注意到民主黨在各州的地方選舉中,利用郵寄選票作弊引起的幾十宗訴訟。筆者居住的美國新澤西,已經發生數宗郵寄選票作弊事件,但民主黨州長墨菲仍然堅持於8月14日發佈新的行政命令,11月份的大選將主要採用郵寄投票。

關於6個搖擺州郵寄選票舞弊欺詐,可以參見《一文梳理:6個搖擺州郵寄選票欺詐疑雲》。

控制選舉的關鍵官員——各州州務卿

前共和黨議員瓦姆普通過無黨派改革組織「一號議題」團結共和黨中的反特者。全國選舉誠信委員會的22名民主黨人和22名共和黨人每周至少在Zoom開會一次。他們在6個搖擺州投放廣告,發表聲明,撰寫文章,提醒當地官員注意潛在的問題。由於控制得法,這6個州在選前曾反對郵寄選票延期,一個一個被民主黨攻克。賓夕凡尼亞州延遲至11月6日,內華達為11月10日,北卡羅萊納州延遲至11月13日。所有選舉事務,都由各州州務卿控制,這就是37個州的州務卿均被捍衛民主聯盟納入網絡的重要原因。

州務卿的重要作用,以及佐治亞州與密歇根兩州州務卿在操控2020年大選中的重要作用,我在《竊選者的炫耀:組織、資金與法案的充份準備(2)》有分析,此處不贅。

吸納各州負責司法調查與公訴的總檢察長

《影子競選秘史》談到,民主黨前眾議院領袖迪克吉法特(Dick Gephardt)成為一個有實力的說客,率領一個聯盟。「我們希望組成一個真正由兩黨組成的團體,由前民選官員、內閣秘書、軍事領導人等組成,其主要目的是向公眾傳遞信息,還與地方官員對話,包括國務秘書、總檢察長、州長。」吉法特透露,他與私營部門的工作人員一起為這項工作投入了2,000萬美元。從大選過程中處理舞弊調查的情況來看,吉法特不愧是政治老手,組織反特聯盟時找對了人。

賓夕凡尼亞州的總檢察長喬許夏皮羅(Josh Shapiro)充份運用他的權力。在大選前,他就數度宣稱,有他在,決不會讓特朗普勝選。賓夕凡尼亞州聯邦檢察官大衛弗里德(David Freed)曾在2020年9月調查琉森郡(Luzerne County)9張郵寄軍人選票被不當打開和「丟棄」,其中有7張是投給特朗普的。這麼一個小案子,卻導致弗里德3個月後辭職 。

大選日一周之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發佈備忘錄,要求調查2020大選中的舞弊問題,11月13日,16名美國助理檢察官寫聯名信敦促司法部長巴爾撤銷備忘錄,稱他們沒有看到任何實質性異常的證據。外界對巴爾多所指責,我猜想,一個光桿司令根本無法從事舞弊調查。

各州總檢察長的位置是如此重要,拜登政府接管權力不久,2月9日,司法部下令,要求特朗普做總統時任命的所有檢察長辭職,只有個別例外。

高效組織與控制輿論 改變了民主的數人頭政治

眾所周知,極權專制是砍人頭(現在比砍人頭柔和一些),民主政治是一人一票的「數人頭」。在選舉中,以投票權利而論,政要權貴、億萬富翁與普通人及Homeless平等。2020年大選當中,左派有組織地用各種方式比如郵寄選票、機器舞弊等大規模收割選票,是用金錢、政治組織系統內資源的權力偏倚來稀釋不同意者選票的權利,嚴重損害了選舉的安全與誠信。

對民主國家來說,選舉其實是社會維穩。一國民眾對政府政策的不滿,可以通過選舉來表達。一國政府領導人是否履行競選承諾、是否以本國選民福祉為念,都會在任期屆滿時的選舉中受到嚴格的考評,考評的方式就是選票,一旦選舉被操控,不僅失去了公平與誠信,民眾也缺乏表達真實意見的管道了。《影子競選秘史》炫耀的其實就是一點:只要經過周密組織、將與選舉有關的社會資源有效組織起來,投放天量金錢運作,最後可以造出多數選民來,湮沒真實選民的意願。

由於2020大選中,民主黨與左派陣營是依靠仇恨特朗普來形成統一戰線,成功地讓拜登通過被嚴重操控的程序進了白宮,共和黨的政要居然認為只要實行Trumpism Without Trump,就可以贏得2022的大選。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一個殘酷的現實:民主、共和兩黨的支持群體的變化,在選票上就算共和黨略有優勢,但無金錢、組織資源包括網絡時代的科技精英均在民主黨那邊。

美國共和黨、民主黨的支持群體曾因兩黨政策變化而發生位移。共和黨演變成普通美國人的黨,中小企業主、中小農場主與普通中產是這個黨的基本盤。民主黨則成了一個公務員、工會上層、科技、金融大佬、教育、媒體知識群體與社會邊緣化群體結合起來的一個黨。從兩黨基本盤可以看出,美國社會掌握政治、經濟、科技力量與媒體的精英基本都在民主黨那一邊。加入捍衛民主聯盟的那些著名的NGO本身就是全球化的產物,他們具備在世界從事顏色革命的豐富經驗,如《影子競選秘史》所言,利用BLM就是這種經驗之一。

2020大選雖然翻篇了,但它留下的後果與經驗將永久性地改變美國,共和黨如果不能夠從制度、法律層面防範2020年捍衛民主聯盟這類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操作,既不會贏得2022年的中期選舉,更不會贏得2024年的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