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強制市民使用「安心出行」出入指定處所以來,下載量只有200萬,受到不少市民抵制。學生組織賢學思政昨日(21日)在旺角擺設街站呼籲杯葛「安心出行」,警方一度舉起紫旗,並發出限聚令告票。街站義工表示,希望市民在社運低潮期不要放棄希望,從反抗「安心出行」做起,抵制政府監控民眾的措施。

港府由2月18日開始,要求所有餐飲、運動等場所使用「安心出行」紀錄出入人士資料,如果沒有安裝程式的也必須登記資料。政務司司長張建宗21

日在網誌表示,截至20日晚,「安心出行」的下載量超過233萬,較上個周末的70萬暴增超過2倍,令人鼓舞。

與此同時,不少組織號召市民杯葛「安心出行」。學生組織賢學思政21日下午在旺角擺設街站,呼籲市民不要下載「安心出行」,並勸籲周圍已經下載的市民刪除,甚至登記資料也不要使用真實的個人資料,增加政府處理資料的負擔。

拒絕數碼監控時代

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說:「我希望大家面對這個極權的政策時候,我們要反抗。」他提醒市民,如果順從了政府的措施,香港可能像中國大陸一樣,步入數碼監控時代。

王逸戰續說,香港人擁有創意,從2019年至今使用不同的方式對抗極權,無論是用智慧還是用小聰明,希望大家去對抗這個政策。

由政府要求市民必須使用安心出行或登記資料以來,網絡上流傳不少方法規避政府措施。網上有人提出,在進入處所之前下載程式後,立即開啟手機飛行模式,進入處所掃碼後立即刪除程式,讓程式無法上傳用戶資料。也有網民設計出「翻版安心出行」,模仿「安心出行」的頁面。

不過,賢學思政發言人朱慧盈表示,用「翻版安心出行」不是一個反抗的方法,希望市民不用「安心出行」,並號召周圍的人也不用。

另一名發言人黃沅琳表示,「安心出行」的開發商「創奇思」被大陸收購。她質問,市民的私隱有誰可以保障?她也提及新加坡的疫情追蹤程式TraceTogether,當被市民普遍使用的時候,當局改口表示會將資料用於刑事檢控證據。

不少路過的民眾佇足聆聽他們的發言,有帶著小朋友的女士向記者說:「(安心出行)是監控工具,絕對不會裝。」

應對無力感  讓自己變得更好

除了呼籲市民杯葛安心出行之外,朱慧盈表示,他們希望通過擺街站,鼓勵香港人繼續反抗極權。在2020年疫情之後,是社運的低潮期。大家覺得有很多東西做不到。「我希望大家想一想,有甚麼是我們可以做到的?而我們抵制安心出行就是我們可以做到的第一步。」

她又說,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譬如可以去支援被判囚的抗爭者,去法院旁聽,去探監。

「在很沒有無力感的時候,可以做的是讓自己變得更加好。」朱慧盈表示,希望有抗爭意志的香港人抵制極權措施的同時,也要多讀書,多了解香港的歷史與時事。「當我們釐清過去的歷史,以及知道更加多香港的政策的時候,我相信香港人可以自決,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

王逸戰也呼籲市民繼續聲援緬甸人的抗議。他表示,香港人在抗爭過程中,受到其它國家的恩惠,應該放眼國際,關心全世界為民主自由堅持的人。即使不贊成緬甸的領導人,也應該聲援站出來的緬甸人。

警員舉紫旗 發限聚令告票

街站擺了一半的時候,在旁戒備的警員突然上前檢查召集人王逸戰的證件,引起圍觀市民的不滿,有人指罵警員。部份警員抄下證件資料後離開,部份警員在旁邊繼續戒備。

在街站附近旁觀的青年小露向本報記者說,香港的政治打壓越來越嚴重。「3、4個靚仔擺街站,需要3架警車,幾十警察嗎?他們的殺傷力在哪裏?」他說,整件事很不合理,警察故意製造聲勢恐嚇市民。

警方抄完資料後,王逸戰開始播放歌曲《願榮光歸香港》。隨後,街站成員與圍觀市民高呼「反送中」運動口號:「721,不見人」、「831,打死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圍觀市民高呼「反送中」口號,警員舉紫旗警告違反「國安法」。(張曉慧/大紀元)
圍觀市民高呼「反送中」口號,警員舉紫旗警告違反「國安法」。(張曉慧/大紀元)

警員檢查旺角擺街站賢學思政學生的資料,警告違反限聚令。(張曉慧/大紀元)
警員檢查旺角擺街站賢學思政學生的資料,警告違反限聚令。(張曉慧/大紀元)

警方一度舉起紫旗,警告在場人士違反「港版國安法」,但是沒有拘捕任何人。警員再次檢查賢學思政召集人以及兩名發言人的身份資料,並向3人發出限聚令告票。

王逸戰其後向傳媒表示,他在街站一直注意與其他成員保持1.5米距離,但是警方對他說,因為他們講了「反送中」主題的話,所以仍然要用599G控告他。他又說,因為擺街站,他已經收到20張限聚令告票。

呼籲香港人 黑暗中成為彼此的光

王逸戰又說,雖然警方稱他們喊口號違反「國安法」,並一度展示紫旗,但是只是用限聚令控告他們。他說,在街站開始之前,有警員對他說他過往有觸犯「國安法」的言論,讓他千萬不要再講。

他續說:「我想藉此提醒眾人,其實現在這一刻,我們有很多可以做,很多可以講,不是沒有人講就不講。剛才就算我喊口號,但是警員只是控告我599G,沒有講我們違反國安法。不排除港共會秋後算賬,但是現在沒有講。」

他又說,雖然香港可能會越來越黑暗,但是希望香港人作為一個命運共同體,成為彼此的曙光,一起為香港重光努力。

街坊:港人努力不會白費

晚上6時擺街站結束。在警方截查與拉起封鎖線的過程中,賢學思政成員的飲品灑在地上,他們清理乾淨地面之後才離去。不少街坊向他們喊:「加油!」、「香港人的努力是不會白費的!」

他們離開之前,當本報記者問如何看待香港社會上的悲觀情緒,王逸戰說:「不要想有甚麼做不到,而是想有甚麼可以做到,就儘量去做。現在這一刻,可能我有很多事情都做不到,但是我可以擺街站,我就去擺;可以寫文章,我就去寫,往好的方面去想。雖然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開心的事情,但是總是有一些希望,譬如擺街站的時候有同路人拿文宣、拿貼紙,旁邊有人看,讓我有動力,感覺還是有很多人在堅持。」

朱慧盈也對本報記者說:「悲觀的情況是一定有的,但是我自己覺得,都是比較偏樂觀,因為我相信香港人,我相信我的戰友,我相信我們還是有抗爭意志,所以我們才會繼續站在這裏擺街站,我們相信我們的街站是可以影響一些香港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