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的爆料顯示,馬雲的螞蟻集團背後其實一直是江派和太子黨眾多勢力,因此才被整肅。中共內鬥再次加劇之際,也傳出了習近平為中共二十大佈局、準備終身連任中共黨魁的消息。或許習近平確實有這樣的想法,但中共還會有二十大嗎?

現任政治局常委在二十大的可能命運

按照中共的慣例,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應該產生新的領導人,習近平需要讓位,但至今沒有推出接班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栗戰書年齡最大,1950年生,屆時72歲,第一個要退休;韓正1954年生,屆時68歲,按照七上八下的原則,也該退休。

剩下的人就難說了,李克強、汪洋、王滬寧都是1955年生,屆時67歲,似乎都有機會留任;趙樂際年齡最小,1957年生,屆時65歲,好像更有機會留任。

習近平1953年生,屆時69歲,若習近平堅持留任,其他人差不多就都有理由留任,習近平要全部換上自己的人,實際相當棘手。當然,習近平本人是否能真的打破慣例,能被黨內接受,甚至真的能終身制,才是最關鍵的問題。

無論習近平能否如願,或者有其他人為爭奪繼任者的大位拚死一搏,這一切的假設,都基於中共還能存活到2022年。

中共至少8年前就難有出路

當前的中共政權正在迅速走向衰落,大多數人對這一點應該沒有異議了,但對中共還能挺多久,可能還會有不同的說法和推測。

稍微回頭看一看,習近平接任時,中共政權已經開始找不到出路了。2008年,北京舉辦了奧運會,當年其實就是中共政權的最高峰,同年也爆發了金融危機,中共馬上推出了4萬億投資計劃,之後聲稱率先擺脫了危機,實際只是用大量的低效率投資,暫時掩蓋了中國經濟的根本性問題。

2012年習近平接任時,中國經濟已經出現問題,當時就發現了長期過度投資導致的產能大量過剩問題,提出了所謂的供給側改革,但收效甚微,在中共體制內無人能提出真正的解決之道,只能拚命低價出口傾銷。當時的政治鬥爭實際也達到了中共建政以來的最高峰。

習近平的上台不但一點也不順利,還差一點就被撂倒。若不是當年的美國副總統拜登透漏了王立軍叛逃美國大使館的機密資料,習近平能否成為中共的一把手很可能是未知數。雖然薄熙來被很快拿下,但周永康的政變幾乎就差那麼一點就成功了,包括後續的暗殺行動。

習近平當時面臨的,實際上是1949年以來中共屢次內鬥中各方實力最接近的一次。胡錦濤和習近平暫時聯手,表面上才勉強壓過江派,習近平終於上位,但中共18大產生的7個政治局常委中,江派常委至少有3個,包括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如果把俞正聲算作中間派,習近平和王岐山與李克強結盟,才勉強構成了3:3。

2014年,張德江強行通過人大釋法,一手製造了香港的雨傘運動。2015年中國發生特大股災,由江派背後運用巨額資金操縱。江曾一夥還策劃了多次公開的暴力犯罪事件,如當街砍人、軍車衝撞天安門等,以製造社會混亂。

習近平不得不通過王岐山的大規模反腐行動,不斷剷除異己,拿掉了徐才厚、郭伯雄後,又拿下了房峰輝、張陽等,強推軍改徹底大洗牌,才一步步掌握了軍權。同時,習近平又打掉了令計劃、蘇榮、孫政才、周本順等,但如今習近平仍然覺得有人在窺伺中南海。刀把子的政法系統,更是幾乎洗遍了,至今也沒消停。習近平貌似很強勢的一尊地位,實際比之前的任何一個黨魁都更脆弱。

習近平自然深知這一點,除了不斷清洗、收緊控制外,急需內外功績樹立權威,所以才有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南海軍事島礁、台灣局勢升溫、航母和軍艦「下餃子」等。明知實力不濟,中共高層也只能賭博式地公開亮出了全球爭霸的姿態,用畫大餅的方式,以圖鞏固來之不易的權力。

中共下坡路的急加速

為了建功、對內立威,中共高層種種好大喜功的舉措,不但很快消耗掉了中共的財力,也引起了美國的警覺,導致了中美關係逐漸走下坡路。中共政權開始加速滑坡,只是中共不願承認而已,還繼續依靠不斷造假的GDP數字硬撐,中共的權貴體制實際成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障礙,中共政權已經沒有出路。

中共高層提出了「四個自信」,實際上一點也不自信,政策不斷左轉,改革開放倒退,更加大了內部箝制,不但迫害法輪功政策繼續,活摘器官還沿用到更廣泛的人權迫害中,包括新疆集中營。

2017年,特朗普發動貿易戰時,中共恰恰更加大量急需美元,當然也不肯輕易向特朗普認輸,結果換來了特朗普的高關稅,華為、中興被制裁,中共的數字極權夢破碎。

2020年無法掩蓋瘟疫後,中共不但以疫謀霸失敗,還陷入國際孤立,中美關係很快惡化。中共政權在下坡路上狂奔。

與此同時,中共內鬥從未停止。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更明顯成了中共內鬥的一大戰場。因此,2020年面對內外交困,習近平卻還要鋌而走險,急於掌控香港這個反習派的基地,不惜撕毀了《中英聯合聲明》,也導致中美迅速走向脫鉤。

中共可以宣傳抗疫勝利,但中國經濟卻現出了原形,內部的質疑聲音越演越烈。中共政權從未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面對跌入谷底般的危機。

最後的大勢誰能擋 

美國總統更迭,似乎是中共喘口氣的機會,但中共高層卻無法擺脫強烈的危機感,再次急於從美國扳回一城,重新回到了咄咄逼人的爭霸態勢,並不斷四面出擊。若中共真的如此強勢,又何必這麼在意中美關係呢?實際上,恰恰是中共自己把中美關係與中共政權的存亡掛鉤,中共害怕丟掉美國的市場、資金和技術,更怕失去美國的承認。

不難預見,中共政權不大可能改變戰狼外交,不但無法從國際孤立中擺脫,反而會越陷越深。全球化正在離中國而去,疫情再次掩蓋不住,中國經濟積重難返,內循環不過是一句口號而已。中共內鬥永遠不會停止,越是在中共政權不斷虛弱之時,內鬥反而會更激烈。

這就是中共二十大前的危局,這樣的危局也決定了,習近平為了保位,或者說為了保命,幾乎毫無退路地要爭取終身制。習近平對內對外都沒法放軟,只能不斷作秀,駕駛著中共這輛破車繼續加速衝向深淵。

習近平不斷反腐剷除異己,同時又缺乏可用之人,已經令中共大傷元氣。習近平擔憂「黑天鵝」和「灰犀牛」,又要監督「一把手」,表明黨內仍然有不同勢力覬覦中共黨魁的位置,也勢必要想方設法阻止習近平的終身制。中共的內鬥只會加劇,也自然會令中共政權加速內耗。中共政權8年前就開始走投無路,如今在下坡中更是加大了油門,到底還能不能挺到2022年的二十大,看起來都是未知數。

就如中共病毒莫名而來一樣,中共政權的垮塌應該也在轟然之間,前蘇聯、東歐共產國家的解體已經演繹過了,有志之士早點為後中共時代做準備,其實迫在眉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