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人第二次發起對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案在參議院經過5天聽證審訊,再次以失敗告終。特朗普斥責,彈劾案是史上最大政治迫害。

評論員賈勒特撰文說,律師邁克爾·范德文在辯護中的幾大絕招「有力的」說明彈劾經理人的「虛偽」、造假,擊敗了對手。民主黨稱特朗普「煽動叛亂」,所提出的77頁彈劾報告被揭露有75處謊言。但范德文的住家遭到塗鴉與破壞,還收到近100個死亡威脅。

特朗普謝律師及反彈劾議員 斥最大政治迫害

美國民主黨人發起第二次對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案在參議院經過5天聽證審訊,最終以57支持、43反對,未達到2/3門檻的67票,再次以失敗告終。2月13日,參議院宣佈特朗普無罪。

隨後,特朗普對該彈劾發出首個聲明,他表示感激辯護律師與反對彈劾他的參議員們。同時,他斥責,對他的二次彈劾是「史上最大政治迫害的又一階段」。

特朗普在聲明中說:「這種事情的持續發生是因為我們的對手無法忘掉,在幾個月前的大選中,美國有近7,500萬人投票支持我們,是在任總統所獲得的最高支持票。」他還表示,他將帶領美國人再次推動「令美國再次偉大」的運動,為所有的美國人實現美國的偉大。

辯護律師幾大絕招擊敗對手

2月13日,特朗普辯護律師團隊贏得彈劾案後,美媒霍士評論員賈勒特(Gregg Jarrett)當天撰文,讚揚12日辯護律師團隊的出色表現。

文章說,律師們只用了規定的16個小時中不到3小時,就結束了「戰役」,且在結案辯論的頭一小時,用了幾個「絕活兒」拆穿兩天以來,彈劾經理們用「精美的」影片編織謊言的幾大弱點,因此穩操勝券。

眾議院彈劾經理們以剪輯過的、製作如電影般精美的影片,指控特朗普1月6日在白宮橢圓草坪的講演中,用「抗爭」(fight)、「拚命戰鬥」(fight like hell )等詞彙「煽動」他的支持者,引發國會衝擊事件,試圖以此說服與會的參議員和美國民眾,並給特朗普定罪。

之後,辯護律師團隊同樣以影片揭示真相,呈現那些詞句恰恰是左派議員們經常使用的,說明對手的「虛偽」、造假,成功地證明特朗普無罪。

在辯護律師呈現的影片中,所有的彈劾經理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 Nancy Pelosi)、新任副總統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稱賀錦麗)、馬薩諸塞州參議員沃倫(Elzabeth Warren)、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加州眾議員瓦特茲(Maxine Waters)等多名左派議員,在過去對公眾講話中均經常使用上述詞彙。且沃倫曾講過50多次,哈里斯曾講過70多次。

12日,辯方主要證明特朗普的演講沒有煽動民眾衝擊國會,且揭示民主黨人精心剪輯的影片均是謊言,實際上是一種政治打擊與圍攻。

辯護律師范德文(Michael van der Veen)在發言時說:「如今擺在參議院面前的彈劾條款是不公正的,並且是赤裸裸的違憲政治報復行為。」「與左派過去4年來從事的其它所有出於政治動機的獵巫一樣,這次彈劾完全違背事實、證據與美國人民的利益。」

律師呈現「有力的」影片 指民主黨人偽善

范德文還表示,特朗普1月6日在演講中使用「戰鬥」這個詞,並非煽動國會大廈暴力,而是作為政治演講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

另外,范德文還舉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曾稱:「(特朗普)總統是冒名頂替者與叛徒,最近又稱我們眾議院的同事為『內部的敵人』。」「此外,許多民主黨政客支持並鼓勵去(2020)年夏天摧毀美國一些城市的暴動。」

「暴力左翼無政府主義者對俄勒岡州波特蘭一家聯邦法院進行持續性襲擊時,議長佩洛西沒有稱其是暴動。相反,她還打電話給聯邦執法人員,要求他們保護那些攻擊建築物的暴徒。當暴徒摧毀公共財產時,佩洛西稱『人們在做他們要做的事』。」

范德文還指出,現任美國副總統賀錦麗亦曾鼓勵人們向明尼蘇達州自由基金會捐款。該基金幫助那些被控謀殺、暴力重罪與性犯罪的被告;拜登與其他參議員亦曾多次呼籲人們「毆打特朗普」(beating Trump up)。

此外,辯護律師戴維·斯科恩(David Schoen)表示,上述影片中民主黨人表現的「仇恨與憤怒」,說明眾議院彈劾經理「無視自己的言行,設定危險的雙重標準」,且「民主黨人對特朗普講話斷章取義」,雖然出示新的錄像與影片,卻無法將特朗普與發生的國會騷亂聯繫起來,他與這一切毫無關係,要求「停止虛偽做法」。

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遜(Ron Johnson)表示,上述「有力的」影片令人感到鼓舞。他說:「律師打敗了眾議院彈劾代表提出的案例。」「我很高興律師指出(民主黨人)嚴重的偽善。」

美媒布賴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2月13日報道,范德文在接受霍士新聞(Fox News)《美國新聞總部》(Americas News HQ)採訪時表示,未對判決結果真正感到驚訝。

范德文說:「前一天,我們拆穿了他們(彈劾經理),他們就像一隻垂死的動物,被我們困在角落裏。所以,今天(13日)早上,他們臨門一腳,試圖挽救他們的案子,但沒有成功。所以,我們還挺期待他們能耍點花招。」

辯護律師住宅遭破壞

范德文還透露,為特朗普做彈劾案辯護律師,他付出了代價,他在費城郊區的住宅遭到塗鴉與破壞。他不想透露細節,以防止其他人仿傚。

范德文說:「我的家被襲擊了,我寧願不談這個。但為了回答你的問題,我的整個家庭、我的生意、我的律師事務所現在都被圍攻。不過我真的不想談這個。我真正想做的是談談這個案子的是非曲直。」

據大紀元報道,費城切斯特縣(Chester County)西惠特蘭鎮警察局(West Whiteland Township Police Department)警探斯科特‧佩奇克(Scott Pezick)向美聯社證實,2月12日晚約8點,警方接到邁克爾‧范德文律師家裏遭到破壞的報告。

截至2月13日,警方尚未逮捕任何人。佩奇克說,警方已在該地區展開行動,以阻止「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

據CBS3「目擊新聞」發表的一張照片顯示,范德文家的車道被噴上紅色「叛徒」字樣。

范德文收近百個死亡威脅

范德文還告訴記者:「我的家昨晚遭到襲擊——窗戶被打破,被塗鴉,到處都是(噴塗的)很難聽的髒話。」「我還收到了近100個死亡威脅。」

此外,據《費城問詢報》(Philadelphia Inquirer)報道,一群抗議者將范德文位於市中心的律師事務所作為攻擊目標,高喊:「當范德文撒謊時,你會怎麼做?」 「定罪!定罪!」

范德文說:「問題是,你們不認識我。但你們知道,我不是一個容易引起爭議的人。我不是一個搞政治的,我只是一名出庭律師,我在法庭上代表人們的利益。這就是我的工作,我喜歡這個工作。我感到失望的是,這是我做好本職工作的結果。」

2月13日,范德文在發表總結性講話時指出,針對特朗普的第二次彈劾審訊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其中充滿了對這位前總統的黨派仇恨。

「(特朗普)煽動行為從未發生過。在1月6日或選舉後的任何一天,他都沒有使用過任何煽動性語言。」范德文強調。

另一令人不安、似無煙硝的暴力是,大紀元2月18日報道,彈劾案辯護律師戴維·斯科恩對《大紀元時報》表示,一家法學院取消了他的授課,一個法律團體亦將他從民權律師電子郵件列表中除名。

他說:「我原本希望,秋季能在一家法學院教授民權課程。我們一直在就此商談,並進行些許規劃。」

斯科恩還表示,曾寫信給該校溝通,明說將在彈劾案中代表唐納德·特朗普。他問校方說:「我不知道這是否會影響你們的決定。他們說,他們欣賞我的文筆,(但)坦率地說,那(指為特朗普辯護)會使一些學生與全體教員感到不安,所以我不能授課。」

精挑細選剪輯影片 彈劾報告被揭75處謊言

除此之外,據新唐人2月13日報道,彈劾案經理的指控辯詞被指造假,至少有75個謊言。

彈劾案第一天2月9日,前美國總統羅納德‧列根(Ronald Reagan)助手、保守派網絡雜誌《美國旁觀者》(The American Spectator)特約編輯、作家傑弗里‧洛德(Jeffrey Lord)在自己創辦的網站上詳細列出彈劾經理辯論時提出的謊言,並給出了相應的事實依據。

洛德說,他閱讀民主黨提供的77頁報告後,「發現了75處故意的謊言或歪曲事實,這意味著幾乎每頁都有一處」。比如,這份報告中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謊言。

報告說,該次審判是由於特朗普「煽動叛亂,反對他發誓要保護的共和國」而引發的,宣稱在國會聯席會議期間,特朗普「煽動暴徒襲擊美國國會大廈,阻礙國會確認拜登為總統選舉的獲勝者,這是對其誓言的嚴重背叛」。

洛德指出,真相是,特朗普總統並沒有做那樣的事,「沒有任何、任何的詞彙顯示要『煽動暴力』,這是個謊言」。他提供了1月6日特朗普對百萬支持者演講的全文超連結。

報告還說,特朗普「製造火藥桶」,引發1月6日的衝突事件,「然後從破壞中尋求個人利益」;當時聚集在白宮橢圓形草坪後面的人群,他們「有武器、憤怒且具危險性」,指責特朗普在騷擾發生後「沒有採取果斷的安全對策」。

洛德指出,事實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給予人民「利用言論自由大聲疾呼的權利」,要求進行誠實的選舉調查並不是 「製造火藥桶」,相反,試圖壓制不同意見才是製造火藥桶。

洛德接著說,真相是,「我在那裏,坐在前排。當時正播放著搖滾樂,我周圍的人都在跳舞,歡笑著。我有我拍的影片。又是一個謊言」。他強調,特朗普拿出了大量證據證明選舉被盜竊。在州議會聽證會上,一個又一個證人站出來指證選舉舞弊,並願意提供宣誓證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