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原計劃在2020年11月通過螞蟻金服上市,再創一次「吸金神話」,但是,卻被習近平緊急叫停。之後,馬雲受到一系列整肅。到現在,關於馬雲被整肅的內幕,仍在不斷被挖掘出來。那麼,馬雲到底因為甚麼被整肅?馬雲的最終結局將如何?

馬雲被整肅的直接原因

去年10月24日,馬雲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發表了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針鋒相對的講話。

王岐山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要堅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金融安全永遠排在第一位。

王岐山話音剛落,馬雲卻說:中國不存在「金融系統性風險,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風險,是缺乏系統的風險。」

馬雲在演講中非常自豪地宣佈:昨天晚上,在上海確定了螞蟻金服的定價,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融資定價,也是五年來第一次在紐約城外完成如此大體量的定價。

最後,馬雲斬釘截鐵地說:「過去16年,螞蟻金服一直圍繞著綠色、可持續和普惠發展。如果綠色、可持續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錯誤的話,我們將一錯再錯,一錯到底」。

2019年5月,王岐山會見美國商業人士時說,自己作為國家副主席的工作,是習近平讓他做甚麼,他就做甚麼。據此,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會發表上述強硬講話,事先肯定是得到習認可的。習之所以安排王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發表這番講話,是因為:

第一,2015年發生了一場A股暴跌、股市一瀉千里、海量資金被轉移到國外的大股災,有人稱之為反習的「金融政變」。當時,王岐山作為中紀委書記,協助習進行金融反腐,查辦了許多「金融大鱷」,對他們通過「歪路」、「歧路」、「邪路」在金融市場上呼風喚雨,翻江倒海,企圖置習於死地,有具體、切實、直接的了解。

第二,2020年,「中共病毒」從武漢蔓延全中國、全世界,習被置於輿論的風口浪尖。這一年成為習上台八年來海內外罵習、反習、倒習、「要求習下台」、「習必須下台」的呼聲最多的一年。習讓王講這番話,意在警告可能出現的「金融大鱷」再次興風作浪,再次發動「金融政變」。

正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馬雲登場了。馬雲特別提到:「這個世界雖然留給我們的發展機會很多,但是關鍵性的機會也就一兩次,現在就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所以我想我還是要講一講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馬雲選擇在「最關鍵的時刻」,公開叫板王岐山,實際上,是公開挑戰習近平。

11月2日,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四大監管部門緊急約談馬雲。11月3日晚,上交所和港交所宣佈:暫緩螞蟻集團原定11月5日上市。由馬雲導演的一場轟轟烈烈的金融「盛宴」,在即將開場的前一刻,被習近平「掀翻了桌子」。

馬雲被整肅的深層原因

螞蟻集團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6月底,螞蟻平台促成消費者和小微電商的信用貸款金額分別達1.7兆人民幣和4,000億人民幣,螞蟻旗下的支付寶所服務的小微電商超過8000萬家,過去一年內在中國經手的總支付交易金額超過118兆人民幣。

螞蟻集團上市前,僅散戶申購就創3萬億美元記錄,總市值或可達2.1萬億元人民幣(約3,130億美元)。遠高於中國工商銀行(總市值1.75萬億元)、中國建設銀行(1.57萬億元)、中國農業銀行(1.1萬億元),以及中國銀行(0.94萬億元)這四大中共商業銀行中的任何一家。螞蟻集團的「吸金額」,甚至比英國2019年的GDP(2.8萬億美元)還要多,可以說富可敵國了。

如果螞蟻集團去年11月5日在上交所和港交所同步成功上市,馬雲將成為繼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之後「中共國」最大的「金融巨頭」。

螞蟻集團的背後究竟有些甚麼人呢?2月17日,《華爾街日報》發表的一篇調查報道稱,作者採訪了超過12名中共官員和政府顧問,得悉,「中央政府的一項調查發現,在持有螞蟻集團股權的層層不透明投資工具的背後,是一個由人脈廣泛的中國(中共)權貴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與那些對習近平構成潛在挑戰的政治家族有關聯。」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特別提到,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兒子江志成,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等,均是螞蟻的秘密投資者。

螞蟻集團是在江澤民、曾慶紅的親信,時任重慶市長黃奇帆的幫助下建立起來的。去年10月,黃奇帆曾親口講:「現在螞蟻集團100億的利潤,45億利潤來自重慶那兩個小貸公司。」

2014年7月14日,《紐約時報》披露,馬雲創辦的阿里巴巴集團,股東包括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前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之子賀錦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

2015年,阿里巴巴花20.6億港元買下香港《南華早報》。該報的經營權和控制權卻在中共港澳工委手裏,港澳工委的實際控制人是曾慶紅。

馬雲的事業起步於江澤民當政時期,成長於江澤民當「太上皇」時期。從上述阿里巴巴集團的股權構成、螞蟻集團的股權構成來看,馬雲的企業與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有盤根錯節的關係。賈慶林、陳元、賀國強、劉雲山、黃奇帆等,都是「江澤民利益集團」的重要成員。

在「中共國」,金融業是最賺錢的行業之一,長期掌控在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手中。「中共國」的民營企業家要想在金融領域做大做強,如果不向江澤民、曾慶紅等權貴家族進行利益輸送,難於上青天。

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和螞蟻集團,都以特別的方式,讓江澤民等權貴家族獲得了豐厚的利益回報。馬雲的「金融王國」的發展、壯大,無疑也得到了江澤民等權貴家族的支持。

2015年6月,在習近平反腐打虎的關鍵時刻發生的大股災,被認為是江、曾發動的反習「金融政變」。從那時起,習近平查處了一批「金融大鱷」,包括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香港數字王國實際控制人車峰,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鬍懷邦,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等,這些人都是以江、曾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的重要成員。

對於馬雲,習近平一直沒有動他,是因為馬雲是浙江人,阿里巴巴集團的總部在浙江,螞蟻集團的總部也在浙江,習近平曾當過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的「之江新軍」,包括陳敏爾等都曾支持過馬雲的事業。如果馬雲能夠低調行事,不在上海金融峰會上「放炮」,或許習近平也會給馬雲開綠燈。

但是,馬雲誤以為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必須抓住時機,發出強有力的聲音,於是,在上海灘,公開跟習近平「槓」上了。

習可能立即聯想到馬雲背後是否有人支持。2014年《紐約時報》關於馬雲與江澤民等家族之間關係的報道,習肯定很清楚。2月17日,《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說,螞蟻金服上市前幾周,習當局就在對螞蟻金服的股權結構進行調查,並了解到江澤民家族、賈慶林家族以曲折的方式入股的內幕。

習查處的上述「金融大鱷」都與江澤民、曾慶紅等家族存在複雜的利益關係。馬雲也與江澤民等家族存在複雜的利益關係。那麼,習自然會擔心,螞蟻金服上市後,馬雲會不會變成江澤民等家族在金融市場上圈錢的「白手套」?會不會變成又一隻翻江倒海的「金融大鱷」?這可能是導致其被整肅的深層原因。

馬雲的最終結局將如何?
馬雲一直在尋找人生的真諦,從他曾三次親赴日本請教著名企業家稻盛和夫,即可以看出這一點。

但是,馬雲似乎沒有學到稻盛和夫「敬天愛人」的哲學,「善惡必報」的信念和「功成身退」的境界。

不管出於甚麼原因,馬雲的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都與江澤民、曾慶紅等家族存在利益輸送關係。江、曾何許人也?中共最黑惡勢力的總代表,中共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兩大元兇,將170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等國的賣國賊,江、曾手上沾滿了中國人民的鮮血。

稻盛和夫曾講,根據他的親身經驗,善惡終有報,只是時間或遲或早的問題。江、曾是當代中國、當今世界最大的兩個惡人。馬雲如果不與江、曾切割,未來的命運將繼續存在巨大的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