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賀錦麗上任後罕見的行使總統的職責,致電多國元首。其在與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通話後,2月15日又與法國總統馬克龍通電話。媒體對此感到很怪異。

輿論再度聚焦,拜登曾說:「我是賀錦麗的拍檔!」;他還曾透露出與奧巴馬的私下交易。此前已有分析指,賀錦麗是女版的奧巴馬。

美媒:很怪異 賀錦麗「代」拜登與多國領導通話

拜登任總統後1月22日曾與杜魯多通電話,那是他首次與外國領導人通話。1月24日,他與馬克龍通話。之後還與英、德、俄、日、韓、中、澳和印等國的領導人通過電話。

但當地時間2月15日,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與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通電話。之後賀錦麗發推稱:「我們討論了COVID-19(中共病毒)、氣候變化、支持國內外民主、區域性挑戰。美國總統與我期待與馬克龍總統合作,為我們兩國建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白宮發聲明稱,賀錦麗「表達了她對加強美法兩國間,雙邊關係與振興跨大西洋聯盟的承諾。」她與馬克龍「一致認為,需要進行密切的雙邊與多邊合作,來應對COVID-19(中共病毒)、氣候變化,在國內及世界各地支持民主。」但聲明中未提及總統喬·拜登(Joe Biden)。

此前,2月1日賀錦麗與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通過電話。白宮稱,她任副總統後首次致電外國領導人。杜魯多辦公室發聲明說:「總理祝賀副總統贏得了她的歷史性選舉。」雙方還討論了其它事項,包括對抗中共病毒疫情。

賀錦麗隨後發聲明稱:「我們討論了在多個問題上緊密合作的承諾,包括對抗COVID-19、應對氣候變化、以促進兩國復甦並創造就業的方式擴大我們的經濟夥伴關係。」

上述情況引起輿論關注。外界認為,副總統致電外國國家元首甚是罕見。儘管前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曾多次親自拜訪外國國家元首,但未與杜魯多或馬克龍通過電話。《紐約郵報》報道認為,這些通話提升了副總統在外交方面的作用。

保守派媒體《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批評說:「新一屆政府成立僅幾個星期,副總統就與世界主要領導人聯繫,很怪異。」這些電話可能表明,賀錦麗比往屆副總統擁有更高的地位,特別是在外交政策方面。

拜登:我是賀錦麗的拍檔

上述情況進一步令人連結起,拜登在競選總統期間開過的一個玩笑;包括他透露與奧巴馬的私下交易;及左媒替他圓場的所謂口誤。

2020年10月29日大紀元曾報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10月27日出席亞特蘭大的演講集會時開玩笑說,「大家好,我叫喬·拜登,我是吉爾(Jill Biden)的丈夫,我是賀錦麗的競選拍檔。」

緊接著拜登補充說:「你們都以為,我在開玩笑吧?」那是他在佐治亞州的第二場競選集會。

此前,賀錦麗9月份在受訪中不經意的提到,一些經濟計劃將在「賀錦麗政府」(Harris Administration)下獲得通過。當時她稱:「賀錦麗政府,將與擔任美國總統的喬·拜登一起」。但很快她又補充稱,「拜登-賀錦麗政府將為少數族裔企業主提供1,000億美金的低息貸款與投資。」

當時,拜登的競選對手、尋求連任的總統特朗普與共和黨人經常批評,拜登是民主黨激進左派的「特洛伊木馬」,受到社會主義者國會議員的施壓;當時共和黨人即認為,若拜登11月3日獲勝,實際上將由賀錦麗主持政務。

分析:賀錦麗為女版奧巴馬

資料顯示,賀錦麗出生於1964年,是加州大學法學院博士。父親哈里斯(Donald Harris)是牙買加黑人後裔,曾任史丹福大學左翼經濟學教授,他讓學生探索馬克斯主義理論;母親高帕蘭(Shyamala Gopalan)是乳癌研究醫學教授。

大紀元2020年8月23日報道,早在1994年,年僅29歲的賀錦麗認識了60歲的加州議會議長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其是當地很具影響力的非裔政客,三藩市社交圈無人不知曉;多次因鉅額收入來路不明而受到調查。

兩人雖相差30歲,且布朗已婚,但他們還是很快開始交往。媒體質疑這段不光彩經歷時,布朗反駁稱,他與賀錦麗約會了那又怎麼樣?他承認安排賀錦麗進入政界;還稱美國現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亦是他的安排。

時事評論員陳薇羽介紹,1994年之後,在布朗的安排下,賀錦麗逐步打入加州政界核心圈,積累不少政治人脈。在布朗的支持下,2010年她贏得司法部長選舉。在此前後,涉及她丈夫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律師所以及與布朗有利益相關的指控醜聞,均被撤銷、不了了之或輕罰。

賀錦麗曾親自撰寫「大麻合法化」提案,稱大麻不再是「非法毒品」,不需要聯邦管制,從生產、販賣、吸食均屬於合法行為。所有的大麻受刑人,均應取消其罪名與刑期,歸還其「清白」。賀錦麗稱該法案是要促進美國的正義與和平。

賀錦麗號稱「女版奧巴馬」,從膚色、個人履歷、政治形象、家庭背景與政治野心,均與奧巴馬相似。早在2004年她即支持奧巴馬;2007年總統競選中,賀錦麗讓妹妹瑪雅(Maya Harris)與妹夫韋斯特(Tony West)亦幫助奧巴馬的競選活動。

陳薇羽表示,2020年美國非裔弗洛依德被捕死亡事件,引發全美反種族歧視風潮後,外界認為,拜登急需要挑選一女性、非裔作為副手。賀錦麗同時具有非裔與印度裔血統,符合條件,因此拜登挑選賀錦麗作為競選搭擋。有可能是奧巴馬安排賀錦麗競選,目標為4年後的總統大位做準備。

陳薇羽分析,卸任後的奧巴馬在民主黨內,依舊以太上皇的姿態策略該黨事政,對其而言,賀錦麗如同孿生兄妹,是其極力推薦的對象。此外,賀錦麗曾任檢察官,進入國會後亦以強捍風格聞名,對話都說不清的拜登而言是一大助力。

拜登已年屆78歲,其曾自許為儲備新時代領導人的過渡候選人,若當選後可能只擔任一屆總統,副手可能會接替參選,因此4年後的大選,賀錦麗或能扶正競選總統大位。

CNN採訪中拜登供出奧巴馬

除此之外,根據已被披露的證據與一些現象,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的幕後最大黑手,被輿論聚焦在前美國總統奧巴馬身上;且拜登數次在公開場所說漏了嘴。

大紀元2020年12月6日報道,反對特朗普的左派主流媒體CNN,在大選前一個月10月3日,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與賀錦麗的採訪,當時在網上熱傳。

CNN問拜登與賀錦麗兩人,今後將如何合作?賀錦麗聲稱她將是拜登的「全面夥伴」。CNN問拜登,在某些問題上,若與賀錦麗有分歧時會如何處理?

當時拜登回答稱:「如同我對『奧巴馬』說的那樣,如果我們在道德原則上存在根本的分歧,我就會患上某種疾病,然後說:我不得不辭職了。」

根據美國《憲法》,總統因病辭職,副總統將自動接任總統。

當時即有評論分析,拜登的話無疑是洩露奧巴馬的底牌,把奧巴馬等民主派大佬的秘密計劃脫口而出了:拜登知道自己僅是個傀儡;完全不排除,從一開始拜登就被挾持,以至於78歲的他不時在說胡話的同時,洩露出實情。

時至10月26日,拜登出席賓夕凡尼亞造勢活動時,場外有一群特朗普的支持者。他發言時稱:「我會很認真為你們工作,包括為外面那群拿麥克的笨蛋。」(I'll work as hard for those who don't support me as those who do, including those chumps with the microphone out there.)

拜登還說:「我們建立了美國政治史上最廣泛與最包容的選民舞弊組織。」(We have put together, I think, the most extensive and inclusive voter fraud organization in the history of American politics.)

左派所謂主流媒體當時替拜登打圓場,稱是他口誤。白宮新聞秘書麥克納尼(Kayleigh McEnany)隨即發推(Twitter)說:「拜登承認選民舞弊了!拜登聲稱擁有歷史上『最廣泛的選民舞弊組織』!」

之後,舞弊案背後大佬,漸漸開始聚焦在奧巴馬身上。

從11月30日拜登公佈的內閣名單中可觀察,奧巴馬時代的老面孔居多。如奧巴馬執政時,約翰·克里(John Kerry)是國務卿,現被任命氣候特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任奧巴馬的副國務卿,現被提名為國務卿;奧巴馬時代的美聯儲副主席珍妮特(Janet),被拜登任命為財政部長。

加州共和黨眾議員努內斯(Devin Nunes)批評,奧巴馬是唯一一個卸任後仍圍著白宮轉的總統。說起初奧巴馬想扶持哈里斯(賀錦麗)參選總統,但她根本不行,因此還浪費了很多錢,於是才把目光放在拜登身上。

此外,有民眾不滿的說:「一流政治家引領思想;二流政治家引導政策;三流政治家談身份、談認同、講膚色。」;拜登執政,只能讓美國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