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總裁史黛西‧坎寧安(Stacey Cunningham)上周刊文批評紐約州議員重新開徵股票交易稅的建議,並警告此舉百害而無一利,紐交所或因而放棄紐約。

在坎寧安表示,紐約證券交易所可能將另找「新營運地點」後,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國會眾議員拜倫‧唐納茲(Byron Donalds)周二(2月16日)告訴英文新唐人,他正在敦促紐交所遷往佛州,在那裏,該公司不會遇到股票交易稅的問題。

「在佛羅里達州西南部有很多不錯的土地,我們可以在我的國會選區中心地帶為他們找到一個地方。」唐納茲在接受採訪時說。

2月1日,紐約州參議員亞歷山德拉‧畢亞之(Alessandra Biaggi)、賈巴里‧布里斯波特(Jabari Brisport)、勒羅伊‧科姆里(Leroy Comrie)和布拉德‧霍曼(Brad Hoylman)以州府預算不足為由,提出修正案,對股票、債券和衍生品徵收交易稅。

在紐約,該交易稅最早在1905年開始徵收,但之後又在1981年通過退稅的方式被取消。

唐納茲表示,這項稅收是「令人憤慨的」,他理解為甚麼紐交所高管會對此感到不滿。「以我們目前的技術,證券在全世界都有交易。它們在美國各地交易。所以如果我在佛羅里達州交易股票,那就意味著它們要在紐約被徵稅。」

唐納茲說:「不,不合適這麼做。」

唐納茲說,他希望紐約證券交易所能連根拔起搬遷到佛羅里達州,他稱,佛羅里達州的稅收和監管環境是讓企業「成功的秘訣」,並感嘆紐約企業受到的限制越來越多。

「紐約是我以前的家鄉,但它已經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這就是為甚麼企業主會逃離這裏的原因。」他說。

在唐納茲向紐交所發出了搬遷邀請前,佛羅里達州首席財務官吉米‧帕川尼斯(Jimmy Patronis)曾給紐交所總裁寫信概述,為甚麼在佛州營運交易所是審慎的財務選擇。

帕川尼斯表示,由於佛州4.4%的企業所得稅率比紐約6.5%的企業所得稅率低了近三分之一,因此交易所的母公司可以大幅節省企業所得稅。

更重要的是,佛州廢除了對股票、債券、共同基金和其它金融工具市值的無形資產稅(intangible tax)。

坎寧安9日在《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紐約證券交易所屬於紐約,然而,如果奧爾巴尼的立法者們得逞,全球金融業的中心可能需要找一個新家。」

「雖然紐約仍然是金融業的重心,但『華爾街』公司的許多員工正在向佛羅里達、德薩斯和其它稅收政策寬鬆的州遷移。」她寫道,「紐約的領導人在1981年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他們通過100%的退稅使該州的股票轉讓稅休眠。」

「如果立法者選擇恢復該稅收,紐交所可能需要仿傚那些搬遷公司的做法。我們的一些客戶已經在詢問我們的搬遷意願。」她補充道。

對此,紐約公民預算委員會建議州議會不要恢復交易稅,而是採用其它方式來彌補預算缺口,包括減少地方援助和削減一些發展項目的支出。

庫默政府也表示,可能不會支持開徵股票交易稅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