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曆新年慢慢變成年輕世代討厭的節日,疫情的關係,這個黃曆新年幾乎都沒有黃曆新年嘅氣氛可言,因為大家都終於獲得了不用拜年的免死金牌。相信有閱讀小弟的專欄文章的朋友們,都會記得筆者是一個極度討厭黃曆新年的人,而且有種無視一切長輩壓力,說不去拜年就不會去的人。

今年的情人節在年初三,筆者要幫自己有份投資的花店努力工作,更加攞正牌快樂地忙到年初三,然後初四是屬於我自己的休息日,初五正式上班,非常充實!何解過年一點都不快樂?原因好簡單,與政治立場無關,也不顯得筆者送洋排中,醫師直覺最覺得黃曆新年真的很煩,又多無謂的習俗,最重要的是長者們在黃曆新年內會變得神憎鬼厭。

年輕人在黃曆新年內探訪長輩和親戚,這與逗利是無關,簡單地計一條數,兩封$20的利是加回禮利是的總數約$60,年輕人去拜年的車費和送禮的總數又怎會在$60以內呢?所以年輕人去拜年的目的就只為對家中的長輩們表達一點孝心和尊重,但是,在這麼多年以來,年輕人拜年換來的都是貼錢買難受。

筆者在網絡上閱讀了許多有關年輕人分享的拜年受盡苦頭的血淚經歷,既要面對長輩們查家宅式的問答時間,又要坐定定接受他們的意見和批評。長輩們以為那些答問是關心,但實際上是八卦。

好了,當晚輩回答完問題,滿足了長輩們的八卦心態了,又要多多意見地說三道四。他們以為自己是在說教,是給好處予年輕人,我曾經聽過一位長輩在我的專業工作方面說三道四,我沒有閒情去回應他那毫無邏輯的發言,於是一句:「你老幾跟我說這個話題?」然後Byebye。

我承認自己在面對這些所謂的輩份之爭的事情上,我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但我非常接受這份自私的心,至少我可以省回許多時間,也不用去為了那些無聊的事情而受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