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南宮市已封城四十多天,目前仍在封城。當地市民生活承受很大壓力,重病人者求醫無門,沒有求助渠道,政府溝通管道關閉。

魏家莊村村民趙先生對大紀元記者披露自家的困境,他的母親患有胃部腫瘤,1月下旬本應該做第三期化療,但當地政府醫院一拖再拖,變相拒絕收治,他求助政府熱線無果。

聯繫救護車 等幾天沒有音信

趙先生表示,他撥打120急救電話聯繫南宮中醫院預約救護車,對方讓他排隊等待,但連續等幾天沒有音信。之後他多次打電話,得到的答覆仍然是「排隊等待」,半個多月一直如此。

「別說半個月了,一個月都排不上。」他說,最近他聽說其他病友也被南宮中醫院拒絕。

大紀元記者致電南宮中醫院急診了解情況,接電話的護士稱「自己是新來的,不了解情況」,讓記者詢問化療科的人,並說要看化療需要的藥物是否能進來。

雖然中共官方已經把南宮市調降為中低風險地區,但那裏仍然封城。趙先生表示,他非常困惑,「如果說1月末救護車都在拉那種病人,但最近也不拉了呀。」

2月16日,趙先生聯繫一家私立醫院——冀南長城醫院,對方答應最近兩天派來救護車。大紀元記者詢問冀南長城醫院一位急診大夫,該醫生表示,醫院解封後第一批接受大約20名病人,做核酸檢測陰性三天後分到病房,然後再接收一批。

政府溝通渠道被封死 老百姓反饋無門

趙先生曾於1月22日撥打過市長熱線,他發現,當地村市政府面向老百姓的溝通渠道均不暢通。

「我們確實有需要去看病,給我們指一條通道就好。」趙先生說。

他表示,母親屬於重病人者,需要維持生命,但在政府管控、封城期間,重病人者完全沒有治療通道。

「我們在省、市醫院的檢查單據都有,也是實打實的病症,不管是直接聯繫醫院也好,或者是從我們村層層上報也好,這兩頭總要通一頭呀。」他說:「可以從我們村層層上報也可以,或者是我們給醫院打電話,醫院給我們排上隊,讓救護車來也可以,這兩頭哪頭都不通。」

在對政府機構求助無門後,趙先生只好請一位志願者幫忙購買了一些化療口服藥,目前他的母親只能在家服用這個藥維持。

他說,化療藥物的副作用很大,無法住院導致母親只能忍受痛苦,「化療會疼呀、吐呀。在醫院裏,可能有那種止疼和止吐的那種藥物,在家,沒有那種止疼或止吐的,只有化療的藥物。」

中共封城頻釀悲劇

趙先生母親的情況並非個案。過去一年多以來,中共持續採取封城、封小區、封戶的「一刀切」的暴力方式應對疫情,類似悲劇頻頻發生。

在1月中旬,南宮市紫塚鎮一位老人發燒38度、哮喘,沒有醫院可以接收,正打電話期間死亡,部門、村幹部都不協調處理。

一名石家莊居民因為隔離政策回不了家,他的父親在南宮市家中癱瘓在床,無人照料。

一段影片顯示,一位女士的母親求醫無門,她被迫到當地黨委求助,但無人理會;另一位民眾的岳母高燒四五天,住不進醫院,社區空無一人,工作人員躲著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