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面對捲土重來、多點爆發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共除了重新封城及封鎖真相外束手無策,對疫情來源亦是一無所知。不過大紀元獲得的最新防疫文件披露,中共借防疫為名、對全民監控無所不用其極。

廣西文件洩中共借疫情監控民眾無所不用其極

《柳州市疫情重點關注人員協查管理工作方案的通知》(大紀元)
《柳州市疫情重點關注人員協查管理工作方案的通知》(大紀元)

中共廣西柳州市防疫指揮部在2020年12月28日印發的文件《柳州市疫情防控重點關注人員協查管理工作方案》中稱,根據廣西自治區防疫指揮部的要求,要「建立健全」重點關注人員協查管理工作機制、即監控民眾的機制。

該《工作方案》列出了在疫情防控名義下參與「協查管理」(或監控式「防疫」)的有關部門,包括:市委組織部、市委政法委,市教育局、公安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交通運輸局、文化廣電旅遊局、衛生健康委、大數據發展局、市場監管局、工業和信息化局、通信管理辦公室、柳州邊檢站,柳州海關、南寧鐵路局柳州車站、柳州機場集團等。

該文件還披露了各單位在防疫監控中的具體職責分工,其中與以往監控最大的不同是新增了一個「大數據發展局」,此舉凸顯出在防疫名義下的全民監控中,大數據成為實施監控的核心和關鍵。

《柳州市疫情防控重點關注人員協查管理工作方案》披露了,參與監控的相關部門。(大紀元)
《柳州市疫情防控重點關注人員協查管理工作方案》披露了,參與監控的相關部門。(大紀元)

例如,中共傳統的暴力機關公安局,如今不僅執行維持秩序等本職工作,還負責「對各個區域的人群進行大數據分析」。

交通運輸局負責會同大數據發展局、公安局協查跟蹤重點關注人員乘坐過的交通工具數據軌跡。

市場監管局、海關等單位,負責對冷鏈食品的進口入關環節、儲存運輸環節、生產加工環節、銷售環節、餐飲環節進行全鏈條監管。

通信管理辦公室負責協調電信、聯通、移動三大營運商,在中國人民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透過手機收集中國民眾的各種私隱信息。

根據該方案,中共柳州市政府透過大數據全面監控民眾的衣食住行,甚至在互聯網上的一舉一動,然後協調各政府機構,組織社區(村委)幹部、網格員、綜治公安、衛健疾控等人員進行協動,實施全民監控式「防疫」。

柳州市去年底的這份協查《方案》,與更早前北京市當局對新發地實施的防疫監控大同小異。

大紀元半年前的報道《揭秘中共抗疫中的大數據監控》披露了在2020年6月爆發的北京市新發地疫情中,中共不但利用「公安大數據」監控北京市民,甚至推進急救醫療系統與微信、支付寶收費功能對接,擴大對中國人的聯合立體監控。

中共透過手機收集民眾個人資料

河北省邢台地區今年爆發疫情後,因為靠近北京而遭封城;即使全員檢測後,邢台多地已被當局調整為低風險但仍未解封。大紀元多篇一線採訪報道曾披露,當地民眾瀕臨崩潰,生活苦不堪言。

而大紀元近期獲得了邢台市臨城縣的部份防疫文件,揭示了公安局不但已經同衛健委等部門合作監控當地民眾,甚至直接操控電信營運商監控民眾手機通訊,收集中國人的定位信息。

如圖所示,下圖為臨城縣公安局今年1月22日推送給衛健委的第一批警綜平台數據,裏面收集了當天漫遊進入臨城縣的部份民眾的個人資料。

邢台市臨城縣公安局2021年1月22日推送給衛健委的第一批警綜平台數據。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邢台市臨城縣公安局2021年1月22日推送給衛健委的第一批警綜平台數據。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事實上,中共當局去年早已開始了對中國人實施手機監控,下圖為去年臨城縣通過營運商監控進出臨城縣的5951條機主數據中的一部份。

邢台市臨城縣公安局2020年監控進出臨城縣的5,951條機主數據。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邢台市臨城縣公安局2020年監控進出臨城縣的5,951條機主數據。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通報函披露 中共地方政府協作實施監控

大紀元還獲得了中國各地政府發出的信息通報函,文件顯示各地利用大數據等各種手段監控民眾,並且通過通報函或協查函互通信息,聯合實施全面監控。

2020年12月26日山東省防疫指揮部向北京、安徽、廣東、廣西等地政府發出《入境人員信息通報函》。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2020年12月26日山東省防疫指揮部向北京、安徽、廣東、廣西等地政府發出《入境人員信息通報函》。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去年12月26日,山東省防疫指揮部向北京、安徽、廣東等地政府發出《入境人員信息通報函》,通報了部份已完成14天隔離的人員名單,要求各地關注,「做好後續跟蹤管理工作」,實際就是跟進監控。

2020年12月28日,中共廣西政府印發《關於做好境外省外入桂人員跟蹤管理的通知》。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2020年12月28日,中共廣西政府印發《關於做好境外省外入桂人員跟蹤管理的通知》。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2020年12月28日,中共廣西政府印發《關於做好境外省外入桂人員跟蹤管理的通知》,將浙江、山東、四川、江蘇、陝西發來的省外和境外人員信息函,發送至下轄各地防疫指揮部;信息函收集了大量個人私隱信息。

分析:防疫與人權 哪個更重要

2020年4月8日武漢解封,沒有電子健康碼出行的民眾不讓上車。(網頁截圖)
2020年4月8日武漢解封,沒有電子健康碼出行的民眾不讓上車。(網頁截圖)

截至目前,中共大外宣正在海內外宣揚「中共模式」的抗疫「勝利」。不過不久前,中國民眾仍在互聯網上用留言的方式,悼念疫情吹哨人之一的李文亮醫生去世一周年。這或許是中國人僅有的能夠表達對中共「抗疫勝利」不同調、且不被當局抓捕的機會。

今年2月初,無國界記者組織發佈的最新報告顯示,因揭露疫情真相,至今仍有7名記者或評論者被中共囚禁,其中包括在武漢親身採訪報道疫情的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和張展。

2020年12月28日,張展被判刑4年,成為第一名已知的因披露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疫情第一手資料被判刑的記者。另外兩位報道武漢疫情的記者方斌、陳秋實,去年遭中共抓捕後至今杳無音信。

去年初疫情在武漢被曝光後,武漢居民方斌為還原被中共掩蓋的疫情真相,於2月1日到武漢各家醫院拍攝實況,當天他拍下武漢第五醫院5分鐘內搬出8具屍體的影片,在國內外引起轟動。

陳秋實在去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後,於1月24日抵達武漢,並在1月26日拍攝到武漢第十一醫院急症室中「一具不知放了多久的屍體」。

去年10月14日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公佈年度網絡自由報告,中共治下的中國連續6年排倒數第一,報告指疫情爆發後,中國網絡自由度持續惡化。

如今中共借抗疫之機,已經將「健康碼」與中國人進行全面捆綁,滲透進民眾日常生活中。若無健康碼,中國人甚至連出門買菜、坐車、看病等基本生存權都被當局剝奪。

據陸媒報道,「健康碼」收集到的用戶信息包括個人身份、姓名、手機號碼、身份證號碼甚至包括人臉信息。「健康碼」系統是與中共公安共享。

不過,陸媒和中國互聯網上通常不會提及,除了「健康碼」之外,中共政權還發動了公安、衛生、交通等各部門,透過大數據等各種手段不斷強化對民眾的立體監控,已經將中國人關進一個沒有圍牆、「老大哥在盯著你」的大監獄。

美國之音今年2月的報道《中共數字威權主義的最終目標:培養自我審查的「和諧新人類」》,介紹了長年駐華的德國記者馬凱(Kai Strittmatter)的最新著作《我們被和諧了》。

馬凱指,中共讓人們忘記了疫情是如何傳播,把輿論引向了其抗疫模式的成功,並宣傳說疫情凸顯「中共制度」優於民主制度。

然而,中共強力抗疫的代價是甚麼?馬凱新書的回答是:疫情已經變成了中共數字威權主義的長期通行證。

馬凱新書指,中共政權用公共健康的藉口實行大規模監控,並試圖創造出一種新人類—人們自覺自我審查、而且為此自豪。馬凱說,新冠疫情加快了中共「創造新人類」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