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是種族主義?!俄勒岡州教育局(ODE)2月13日推出一個給教師使用的「工具包」,在網上引起熱議。起因是ODE的這個培訓計劃,教導老師如何「減少數學中的種族主義」。《1984》裏2+2=5的教育,在美國正在成為現實。

俄勒岡州教育局這個名為「公平數學」的教學指導有82頁,該計劃認為「準確的數學是白人至上文化的種族主義內容」,白人至高無上體現在尋找正確答案上。「集中精力獲得正確的答案」以及「要求學生展示工作」被視為白人至上文化「滲透數學課堂」的方式。

工具包中寫道:「認為數學是純客觀的概念無疑是錯誤的,教學就更不客觀了。堅持總是有對與錯的答案,使客觀性以及對公開衝突的恐懼永遠存在。」

這句話怎麼解釋?在工具包中超連結的一本「拆除種族主義」工作手冊中,也將「客觀性」標識為白人至高無上的特徵。

換句話說,如果你「相信存在客觀或中立的東西」,如果你相信數學上的絕對答案如2+2=4,你就被視為「種族主義」,(因為)不相信2+2=4的人會恐懼「公開衝突」。

該工具包鼓勵教師「提出至少兩個可以解決該問題的答案」,而不是只關注一個正確的答案。

一道數學題怎麼能弄出兩個答案來呢?很多人說,數學代表了事實、客觀的答案,數學之美就在於其公正性和客觀性,數學本身沒有偏見,不會因為你的膚色不同而得出不同的結果。數學是我們這個客觀世界的運行規律的一種總結。

該工具包是這樣培訓老師的:「通過獲取所謂『正確的』答案來挑戰標準化的測試問題,而通過解開問題中做出的假設來證明其它答案的合理性。」

讀到這,讀者是否很多問號?網上有華人做了解釋:以後的數學考試,你不能問1加1等於幾。你只能問,1加1,你「覺得」等於幾?以及,您是甚麼種族?如果某少數民族答:1加1等於3,老師會評註:非常具有獨創性、革命性和批判性,滿分。

該工具包還鼓勵教師採用「中心民族數學」,具體包括各種指南,其中之一指示教育工作者「確定和挑戰數學用於維護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和種族主義觀點的方式」。

在奧威爾(George Orwell)所描述的極權主義寓言《1984》中,其最終權力是訓練公民絕對相信2+2=5,即使他們知道2+2=4,也要對2+2=5堅信不移。人們的思想被意識形態扭曲得面目全非,主角溫斯頓·史密斯的思想最終也徹底投降,被迫同意「2+2=5」。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讀者不要覺得這只是俄勒岡州教育局一個地方認為數學是種族主義。事實上,這是美國這幾年數學教學界的一股潮流。用「Equitable Math」(平等數學)和「racism in mathematics」(數學中的種族主義)為關鍵詞,可查到不同時期的許多論述。

俄勒岡州教育局這個82頁的教學指導,最後附錄的參考書目中,最早的發表年份是2001年。左媒CNN在2016年也有刊文公開稱「數學是種族主義」。

2017年美國兩個全國性的數學教師協會曾聯合發表一份報告,認為美國數學教育存在「制度化的歧視」,說通過數學的標準化考試成績,會阻止某些族裔、性別、階層的學生學習高端數學,「造成社會不平等」,「應根據學生族裔等背景作調整」。

這股潮流也颳到了紐約,例如布碌崙一所獨立的大學預備學校「Packer大學學院」網站上,2020年12月10日有篇文章「建立反種族主義數學課程」,其中寫道:「從我們今天所使用的數字系統的起源到大家推崇的數學家,在整個領域中都發現了種族洗白(Whitewashing)和排斥的元素。」

該網站說,2019年春天,該校數學系已經舉行了一次「反種族主義數學教學論壇,他們在其中確定了種族不平等的問題⋯⋯數學老師成對或三人組一起工作,在各自的班級中製定和實施反種族主義課程改革」。

美國大學奇特的「文字獄」

另外在美國大學,你不能誇別人「英語說得很好」,「數學真棒」,也不能說「我覺得最有能力的人應該得到這份工作」,因為這可能會冒犯學生和同事。加州大學系統還曾搞了一個培訓,把所有可能構成「微冒犯」(microaggression)的用語列成一份長長的清單,上述幾句話就在其中。

按照這樣的邏輯走,很多華人聯想下一步是不是「可以挖挖歷史上有哪個數學家說過種族歧視或者政治不正確的話,然後把他的定理都從課本上刪了?」

左派愚弄而不是提高學生

對於左派人士在全美胡搞,美國一些思想家表示了嚴重的擔憂。

美國政治網絡新聞雜誌《美國思想家》(American Thinker)2月14日刊登了自由攥稿人威德堡(Andrea Widburg)的評論文章。威德堡在文中說,在過去的一周中,出現了三個左派處理教育問題的故事。他們的信念是:少數民族無法達到基礎教育標準,而實現左派「平等」的唯一途徑是降低標準或完全廢除這些標準。

他舉例說明,三藩市教育委員會今年2月9日投票決定終止洛厄爾特殊高中的入學錄取程序(類似於紐約廢除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自此洛厄爾將不再是美國最頂尖的高中之一,而將是「另一所失敗的三藩市高中」。

威德堡說,左派似乎認定了少數民族無法達到較高的教育水平,因此,為了所謂的種族平等,他們寧願「摧毀該地區的一所理想學校」。

「種族主義再次令人震驚。」威德堡說,左派從不培養人,「他們總是通過愚弄所有人來創造『平等』」。這不僅揭示了左派實際搞的就是種族主義,而且還令美國的教學體系急劇變「渣」,當中國在急功近利地追求數學和工程學等硬科學發展時,美國學生卻在猶豫著2+2=4對不對,怎麼和中國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