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5日,河北省南宮市完成第十一次全員核酸檢測。雖然2月8日降為低風險地區,但居民仍被封戶在家。在隔離中度過壓抑的中國新年,南宮人承受的精神壓力大,瀕臨崩潰。

南宮獨居老人上吊身亡 當局封鎖消息

一位南宮市民王先生向大紀元披露,2月10日,臘月二十九,南宮南關社區一位六旬的老大爺上吊自殺。雖然具體情況被官方掩蓋,但老人選擇在年三十的頭一天尋短見,疑與被囚禁一個多月的隔離生活有關。

南宮自1月初封戶隔離開始,百姓日常物資全部依賴高價配給。王先生說,「買菜是社區給了一個網站,只能在那上面買,在網上結算。只有蔬菜、米麵、豬肉,再沒有其它的生活物資了。很多老人根本不會使用網絡下單,有的甚至連智能手機都沒有。這個老大爺是獨居的,吃也吃不上,喝也喝不上,就想不開了吧。他好像有個女兒在外地。過年也沒回來,也回不來啊。」

他透露,「我有個朋友是志願者,他是開救護車的,是他告訴我這個消息,要不然我們封戶在家,甚麼也不知道。是特警去處理的這個(上吊老人的)事情。我問了我的一位朋友,也住在附近,他跟我說不要往外說。大家都不敢議論這種事情了,消息發到網上都馬上被刪掉了,甚麼58同城、快手之類的地方,發上去就刪掉。」

「現在好人都能得抑鬱症,我覺得我自己都快得抑鬱症了,人憋得快憋瘋了。沒人告訴我們甚麼時候能解封!」

2021年2月15日,南宮市民發出的求助微博。(網絡截圖)
2021年2月15日,南宮市民發出的求助微博。(網絡截圖)

南宮方艙過新年 網友:飛越瘋人院真實版

網上流傳的一則影片顯示,南宮某處方艙的志願者正在和隔離人員一起唱歌,慶祝中國新年。網友評論:「飛越瘋人院真實版」;「防疫人員估計內心也苦,大過年的晚上站在當中,快成『深井冰』了」;「參加監獄春晚的精神病不能放出來」;「真是難以言表」。

王先生說,「我那個做志願者的朋友親眼看到,方艙裏面已經有個媳婦精神不正常了,一會哭一會笑。她還是得在裏面關著。」

「南宮所有的醫生都是被隔離在醫院中,過年也不能回家。你現在就是問任何一個醫生,你就是跟這個醫生再熟,關係再好,也沒人敢告訴你(疫情的真實消息)。」他說,「現在官方已經甚麼都不報了。」

他還說:「臨過年的時候,有一個志願者出現了發高燒、咽喉痛的症狀。他是負責送菜的,他負責的那個小區天一和院的物業(工作人員)都隔離在方艙了。」

「(2月14日)昨天晚上,從王道寨鄉拉走了一個發高燒的,確沒確診不知道,因為現在都不報了,網上一點消息都沒有了。」

王先生透露,開救護車的志願者只負責拉送人員到方艙,「我們南宮縣醫院、中醫院、婦幼醫院都有方艙,我們南宮有個金南宮那一片都有方艙,長城醫院也有方艙。志願者現在每天有出車,大年初二,南宮又買了5輛救護車。」

王先生是做農資生意的,愁他的生意怎麼辦。他表示,「現在初四了,正常過了初六,我們就要開始往下面走貨了。我們這裏是種小麥的,小麥返青是需要肥料的,需要施尿素追肥。我們這個生意季節性特別強,如果過了這個季節,你再種,有可能就不出了。」#

2021年2月15日,南宮人發在社交媒體上的求助帖子,地方對言論管控升級,帖子很快都會被刪掉。(網絡截圖,大紀元合成)
2021年2月15日,南宮人發在社交媒體上的求助帖子,地方對言論管控升級,帖子很快都會被刪掉。(網絡截圖,大紀元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