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2020年11月曾大肆報道,全中國最後一個全面脫貧的省區貴州省全省已全縣皆「脫貧」,但陸媒近日探討中國生育率下降,最重要原因是結不起婚、生不起娃。與1970年代、1980年代出生的人相比,1990和2000年代出生的人相對收入明顯下降。

中共公安部2月8日發表《2020年全國姓名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出生人口出現崩盤式下跌,僅有1,003.5萬人,同比下降14.89%,是1949年以來新低,總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線。2020年新生兒數量銳減,其中浙江台州市下降32.6%,貴州省貴陽市下降31.6%,而福建廈門和河南信陽更是下降超過50%。

北京大學的社會系教授陸傑華,對中國媒體悲觀表示:「人口是社會經濟發展的基礎,是全局性和戰略性的要素。但中國的出生率連年下滑,不僅影響短期經濟發展,更會長期影響到整個社會經濟。」

一胎化致人口結構危機

中國出生人口斷崖式下降引發熱議,中共從1979年起推行一胎化「計劃生育」政策,除了虐殺無數胎兒、女嬰外,還導致長時間的男女比例失衡等社會問題。根據數據,中國男女性別比嚴重失衡,未來中國單身人口或將達到4億。

《第一財經》報道,中國婚姻登記人數連續六年減少(六年下降30%),而離婚卻逐年升高。據統計,2019年,中國共有947.1萬對新人辦理結婚登記,也有415.4萬對夫妻辨理離婚。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梁建章曾撰文指,中國人的生育痛苦指數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包括高房價、高育兒和高教育成本。

與1970、1980年代出生的人相比,1990和2000年代出生的人相對收入明顯下降,買房和租房掏空了年輕人絕大部份收入,連中產家庭養育子女都是沉重負擔。

官媒《新華視點》報道,不少農村大齡男青年面臨娶妻難的問題,除了要求房、車、彩禮新三大件和金戒指、金項鏈、金耳環三金外,還有男多女少的問題。

中國未富先老

根據聯合國1956年發佈的《人口高齡化及其社會經濟後果》報告的標準,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佔總人口比例超過7%,即為高齡化社會。

中共國家統計局2020年發佈的人口資料顯示,2019年人口出生人數減少10.48‰,比上一年下降0.46‰。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達到12.6%(比前一年增加0.25%,共17,603萬人),而60歲及以上人口則佔18.1%(比前一年增加0.64%,共25,388萬人)。全國0-15歲人口為24,977萬人,佔總人口的17.8%。

聯合國《世界人口展望》曾經估算,2020年中國年齡中位數會超越美國,但是中國收入中位數卻不到美國四分之一,英國《經濟學人》因而指出,「未富先老」成為中國必須面對的現實。

《經濟脈搏》報道,中國2000年以10名青壯年負擔1名老人的養老,到了2030年將變成4人負擔1人,2050年按趨勢將惡化為2.2人負擔1人。在目前住房、教育、醫療成本如此之高的情況下,顯然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對比中國脫貧戶與美貧戶

目前聯合國採用的貧窮線,是每日支出不足1.9美元(約12.27人民幣),而中共當局2019年公佈的農村貧困標準為每人每年收入3,218元人民幣(約498.47美元/日收入約8.82人民幣),遠低於聯合國的貧窮線。

美國的貧困線標準計算的僅僅是貧困家庭的現金收入,不包括窮人所享受的各種福利,如住房福利、牛奶金、育兒金、12年義務教育、學校早午餐免費、食物補貼和醫療福利等等,許多人更有房、有車。

美國之音報道,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和勞工統計局的數據,2019年,美國貧困人口比例為10.5%,大約3,400多萬人。​但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2020年美國的實際貧困人口約4,000萬人。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2020年的美國貧困線標準為單身年收入低於12,760美元(82,376人民幣),四口之家年收入低於26,200美元(169,141人民幣)。美國「極度貧困」人口指的是那些收入水平低於上述貧困線標準50%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