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愛國者治港」口號後,對香港隨即作出一系列策略的調整,包括大拘捕。然後親共派民建聯提出「變革香港」,以及「紫荊黨」浮出水面等等現象出現,凸顯香港的自由、民主危在旦夕。時事評論員、資深中國問題專家程翔披露,事實上在2003年50萬人抗爭之前,中共已經部署要逐步來消滅香港的反對派,20年來做了很詳細的部署。在去年兩百萬港人上街反送中運動剛剛開始之際,中共《紅旗》雜誌已提出終極滅港方案,並在逐漸落實之中。

中共怕香港實行真正民主 早已設定一套打壓策略

中共對香港民主派的打壓,在香港主權移交的早期就已經開始,時事評論員程翔2月10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的專訪時表示,中共從主權移交以後不久,就設計了一套慢慢打壓反對派或者是泛民陣營的一套策略。早在2002年,前中共外交部長錢其琛就已經透露,中央不想香港的民主化進程太快,就怕它影響中國大陸。所以一直以來,「中共就怕香港實行真正的民主化。」

2019年,《紅旗雜誌》刊登一篇文章,提出「改造香港的司法」、「改造香港公務員系統」、「改造香港的立法會」、「要成立一個政黨」及「深入到基層去聯繫香港群眾」。

程翔說,「我覺得那篇文章,如果它的建議全部實施的話,那就等於是把香港毀滅。」

程翔披露中共工委一份內部文件

現在很多人誤會,認為2003年50萬人上街,反對23條立法,促使中共加強對香港的控制,程翔駁斥說這完全是一個藉口。他表示,在50萬人上街遊行之前,中共就已經部署怎樣在1997年之後逐步地消滅香港的反對力量。

程翔還披露了中共工委的一份內部文件,以清除這些誤會。「這個文件很清楚地說明,在2003年5月,那個時候還沒有發生這個50萬人上街遊行,它們就已經開了一個會,研究怎樣部署來鎮壓香港的反對力量。」

程翔說,中共當時打壓的重點是香港的教會,中共擔心香港教會與香港的非左派工會結合起來,會像波蘭團結工會一樣,最後導致中共像蘇聯、東歐、波蘭一樣崩潰。

2003年開始建立「黑名單」 耗20年做詳細部署

中共加速部署,在「七一」遊行之前已經在部署鎮壓香港的反對力量方案。之後更以大遊行為藉口,落實其要做的事情。例如,中共舉行會議,部署如何整頓香港的反對派。其中之一就是建立一個所謂敵對勢力的資料庫,即「黑名單」。

中共在各行各業都要建立一個「黑名單」以便打壓,同時也建立了一個「紅名單」,拉攏可以利用的人。程翔說,這個「黑名單」的建庫工作從2003年已開始就做,20年來做了很詳細的部署。

程翔直言,香港當時的民調,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高達68%,那時並未出現所謂反中央的勢頭,但中共已在建立這樣一個政策來打壓反對派,其後還通過網絡新站對泛民主派進行各種各樣的污衊、抹黑等等。

「其實就是他們首先破壞了中央跟香港特區之間的政治信任,政治互信。」程翔認為,此時應該講出這個真相,「在2003年50萬人示威之前,中共已經部署要逐步來消滅香港的反對派,這個詭計是很清楚,這個事情的前後順序也是很清楚。所以我覺得這一點很應該提出來澄清一下。」

他分析說,這20年來,中央對香港民主派的態度都非常僵硬。當時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曾說,對泛民的政策就是要往死裏整。但是,「那個時候泛民一直是擁有60%的支持率。你對絕大部份人的民意代表,你說要把他們往死裏整,那麼你說香港能夠和諧嗎?」

若《紅旗雜誌》建議全部實施 將毀滅香港

同時中共不斷在普選問題上違背其對香港的承諾。程翔說,早在2002年,主權移交才五年,還沒發生2003年50萬人大遊行,錢其琛在接受《南華早報》的訪問時就說,香港的民主化步伐不能太快,太快了會影響中國大陸,會跟大陸的政治發展脫鉤。

程翔強調,一直以來,中共就是怕香港實行真正的民主化。對普選一推再推。到 17、18年可以有雙普選,但出現人大「8·31」決議,「把這個所謂的普選變成是中央先選,中央選了幾個人以後再交給你們去選,這個完全就不是普選的原意了嘛。那麼理所當然就會促使香港人很大的反抗。」

到反送中運動200萬人上街後,「北京就覺得要徹底收拾香港了。」程翔說,就在2019年的夏天,《紅旗雜誌》紅旗網出了篇很毒辣的文章,「我覺得那篇文章,如果它的建議全部實施的話,那就等於是把香港毀滅。」「因為那些都是摧毀香港的措施,所以我不敢介紹,我不敢報道這個事情,我怕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中共想推「留港不留人」以便「管理」

「但是現在的發展好像都是朝著這個《紅旗》那篇文章所提出的建議來走」,程翔說,所以應該是時候要告訴大家。

他表示,特別到了2019年年底,「《紅旗》這篇文章正在中聯辦內部學習傳閱,那麼一篇這樣的文章在中聯辦裏面學習、傳閱的時候,我覺得就是中聯辦,工委正在準備他們的人,要去熟悉將來中央的底線。」「所以我在上個月我就寫了幾篇文章,把那些底細講出來。」

2020年5月,《東方日報》刊登一篇文章指,中央已經決定「留港不留人」。程翔認為,「留港不留人」這個方針就是中共正在朝《紅旗》這篇文章的方向走下去。

他表示,「剩下一個香港讓這個中共方便好好去管理。這個其實就是《東方日報》那個「留港不留人」那篇文章所提出的方針,就是說,200萬人反對中央的人你們都走,你們走了以後,我們就好解決香港的問題了。」

《紅旗》這篇文章具體說的是甚麼呢?程翔說,文章提出要「改造香港的司法」、「改造香港公務員系統」、「改造香港的立法會」、「要成立一個政黨」及「深入到基層去聯繫香港群眾」。

程翔表示,紫荊黨的出現就很相似。最後很多措施,包括封港、要對持BNO的人一些措施,「這個方向跟這個《紅旗》所提出的方向是很接近,雖然不是百分之百執行《紅旗》那篇文章的政策建議,但是方向是很雷同的。」

他認為,或許《紅旗》是提供一個政策底線,到現在也許還沒有走到那個底線。但是,它提供的框架可以檢驗現在這種政策是否往那個方向去發展。

中共政策是緊隨政治需要 隨時能改

《紅旗》雜誌的一個策略提到,就是基本上是廢除了香港特區政府的職能,至於林鄭最近提出的不承認雙重國籍,程翔指出,「中共是不承認雙重國籍,這一點在回歸前我們都很清楚。但是,由於當時需要香港穩定過渡,平穩過渡,所以中共就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種做法。」

他表示,現在中共政策的改變證明它的政策完全沒有一種持久性,「隨它政治需要,要改的話就隨時改,就是這樣子。」

對於港人的未來,程翔認為,有條件的話可以考慮離開香港。也許還能夠在海外發聲。若無條件離開的,「要保持一股跟這個極權鬥下去的決心。」

他解釋,鬥下去,不是上街抗爭,是指「我們堅定相信邪不能勝正,高壓不能夠壓服民心,只要我們做好自己的工作,每一個人在自己的崗位上面,盡自己的力量來揭露這個中共的謊言,來揭露中共的罪行,來向全世界展示中共對香港的壓迫。」

他強調,只要這種心不死,終有一天,會等到黎明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