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年之際,一群網絡新生代通過YouTube等平台,直播「辱包拜年祭」,公開戲謔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其中參與平台的大陸兩名工作人員因此失聯。

疑再爆「惡俗維基案」翻版 大陸兩網民失聯

自由亞洲電台2月12日報道,大陸疑再爆「惡俗維基案」翻版,一批中國網民原擬在中國新年期間合辦「辱包拜年祭」直播活動,並在以惡搞中共高層領導人為主題的網上社交平台和頻道播出。

但是這些群組近日遭「屠群」(利用社交媒體規則趕走受眾)或「爆破」(如遭舉報侵權,致帳號被停,所謂「炸掉帳號」),更有參與者與外界失去聯絡。

報道說,此次聯合「拜年祭」活動的主辦方之一「乳膜新聯社」,其身在大陸的社長和另一位管理員「W」從2月9日起與外界失聯。

其中,失聯社長的Telegram帳號在當日午間,突然對「拜年祭」另一合作夥伴——「牆國蛙蛤蛤」的Telegram群組小群「屠群」,將580多人踢出群組。

另一名管理員「W」則在「牆國蛙蛤蛤」的Telegram群踢走大量參與者,在踢出300多人時才被發現。

中共可能動用國家級維穩資源抓人

「牆國蛙蛤蛤」負責人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乳膜新聯社」的社長和大群管理員「W」應該是現實中沒有交集的人,他倆突然失蹤,「中共很有可能是調動了國家級而非縣市級的維穩資源,才能調查和處理身處不同地方的兩人」。

他說,這兩個人的Telegram帳號都被不明人士,以「線上盜取帳號」或「沒收手機」操控,繼而「屠群」。

另外,播放「辱包拜年祭」的「乳透社」旗下「小反旗」和「小池塘」兩個頻道,收到YouTube版權警示,隨後該兩個頻道早前上傳的影片遭YouTube移除。

據悉,「小反旗」和「小池塘」頻道是遭bilibili網站(下稱B站)的實體營運公司「上海幻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投訴侵權。根據YouTube規則,如果收到3個版權警示,頻道會被終止。

「牆國蛙蛤蛤」負責人認為,B站有「奉旨出征」之嫌。

「牆國蛙蛤蛤」另一名負責人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很顯然,B站是收到了中共的指示,在「辱包拜年祭」直播前夕,利用YouTube平台規則,試圖通過廣撒網式的舉報,使「乳透社」的頻道快速觸發YouTube的停權機制,從而阻撓「辱包拜年祭」的直播。

「辱包拜年祭」播出

儘管中共當局利用各種方式封殺「辱包拜年祭」直播,但是最後這些年輕人還是通過各種方法在網上播出譏諷習近平的影片。

YouTube平台公開播出嘲諷習近平的影片。(影片截圖)
YouTube平台公開播出嘲諷習近平的影片。(影片截圖)

「辱包」又常被寫作「乳包」,是網絡政治用語,指針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言論、行為進行模仿、惡搞、侮辱的網絡迷因。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乳包文化是在膜蛤文化以後出現的,在年輕人中流行的亞文化現象。膜蛤是拿江澤民的一些出位言論(如怒罵香港記者、外出訪問時大飆英文等),與宋祖英的風流韻事,蛤蟆長相對江澤民進行嘲諷。

「乳包則是對習近平讀稿賣弄自己知識水平時出的一些口誤,如輕關易道、通商寬衣,金科綠玉的教科書,頤使氣指的教師爺,坡濤洶湧等;吹牛不打草稿明顯離譜,如聲稱在下放梁家河時讀了很多書,聲稱自己扛二百斤麥子走十里山路不換肩等的行為,進行惡搞和諷刺。」

吳特指,音源這個東西本身就是公開的,乳透社用的習近平音源,洛天依音源都是在公開渠道採集的。「乳透社」的影片頂多是借用了B站已有影片的曲調或者用了類似標題,但內容是完全不一樣的,夠不上甚麼侵權。

「按照B站舉報乳透社的邏輯,整個B站的鬼畜區都可以關張,因為他們用了很多名人的音源,還用了一些老歌的曲調,還有惡搞《三國演義》、《藍貓淘氣三千問》的,按照B站舉報的邏輯,這些影片全部得下架。」

大陸媒體人:當局抓人可能有兩種情況

吳特認為,這次打擊乳包文化和之前的惡俗維基案、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本質上都是因為習近平的面子掛不住了,所以下面的人要拚命幫習挽回面子,就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出來。

「這些出格的事情,既可能有習近平本人的心胸狹隘的作用,也可能有江派等反習勢力高級黑他的意圖在,兩者結合就有了後面大家看到的事情。」

「年輕人正失去對習近平的耐心」

吳特說:「從乳包文化的興起來看,中國年輕人正在失去對習近平的耐心,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比較早開始關心政治,見證過那段很多人對習近平寄予厚望的時期。

「現在95後尤其是00後,很多都不知道有過那樣一段時期,在他們看來習近平上台後就是越來越倒退,把仇恨的矛頭都對準習近平,覺得現在政治空氣的收緊都是習近平導致的,而中共早已不可救藥。

「與乳包文化相伴隨的是『加速主義』的流行,這種思想認為中共體制內改革已經不可能,不如讓習近平倒車左轉讓中共面臨的局面更危險,更快地崩潰,長痛不如短痛,而意圖保黨的習近平已經被稱為『總加速師』。

「在這種情況下,在變局來臨的那一天,習近平一個人就很可能揹負整個中共欠下的各種血債。這對他個人是相當危險的,他要想自救只有拋棄掉中共,但是目前來看他很難有這樣的魄力和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