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多家外媒證實報道,揭露性侵真相的哈薩克族女子古爾孜拉·阿瓦爾汗(Gulzira Auelkhan)已於9日安全抵達美國並獲庇護,這讓新疆再教育營再度成為國際焦點。

新疆再教育營在2017年開始躍上國際版面,震驚世界。而這被中共狡辯是「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再教育營,並非橫空出世。

根據維基百科等諸多公開信息,新疆再教育營的興建時間軸顯示,初期建設於張春賢主政的2014年,規模擴建於2016年陳全國任內,並在2017年達到建設高潮。再教育營也被外界視為中共的新疆維穩政策。

然而,在新疆再教育營的誕生軌跡上,還有不能忽視的關鍵時空背景:在開建前後的2013年10月至2014年4月,短短半年時間,突然連發三宗震驚全國與中南海的暴力襲擊事件,分別是:2013年10月28日北京天安門城樓前汽車襲擊事件,2014年3月1日雲南昆明火車站持刀砍人事件,2014年4月30日烏魯木齊火車南站襲擊事件。這三宗事件先後都被中共定性為「由新疆恐怖份子組織策劃」。2014年5月,張春賢出席一場「反恐」誓師大會稱「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與此同時,新疆各地明顯加快興建了官方在後來正式稱謂的再教育營。

但是,那兩宗事件都疑點重重,涉及中共高層內鬥。2013年10月28日,時值薄熙來案暫告段落並臨近中共三中全會,中共政治局7常委正在人民大會堂開會時,北京天安門城樓前突發汽車襲擊事件,不少分析指出,種種顯然詭異情節隱含背後有更深的內幕,即中共江派──江澤民貪腐集團針對習近平實施的另類政變。當時負責「通報」與「破案」的二人分別是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以及兼任公安部副部長的北京公安局長傅政華,而孟、傅二人不僅是江派要員,也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兇。

實際上,新疆地方媒體在早期的報道,曾以「『教育轉化』培訓中心」形容再教育營這套制度,而「教育轉化」一詞的出現,正是起於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1999年7月19日下發的《中共中央關於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通知顯示,其核心要點是:針對「法輪功」問題在黨內集中開展一次學習教育活動。這次學習教育活動分為學習提高、「教育轉化」和組織處理三個階段。軍隊的學習教育活動,由軍委總政治部按照此通知精神,結合部隊情況,另行安排。自此,「教育轉化」法輪功學員,頻現於各大官媒污衊報道。

除此之外,時任「610」頭目劉京撥巨款速建的「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進行了慘絕人寰的迫害。例如2000年10月,馬三家教養院曾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丟進男牢,並鼓勵男囚施暴,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2001年2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婦女酷刑特別調查報告中收錄此案。

近年,國際觀察人士一針見血指出:中共新疆「再教育營」、「轉化」、「洗腦」等模式源自於迫害法輪功。如2019年華府智囊Jamestown Foundation年會上,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資深研究員庫克(Sarah Cook)曾有以下表示:「你看到特定的策略和術語,被應用於新疆、西藏群體的打壓中,尤其是20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持續的鎮壓剷除運動中」,「這些相似性不是偶然的」,「中共的迫害手段,從法輪功擴展到新疆」。

再者,哈薩克人權團體「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以揭發新疆再教育營黑幕聞名,其創立成員之一巴特爾(Batyr,化名)。據2020年1月20日台灣《中央社》專訪報道,巴特爾原本是哈薩克族的新疆公民,因一次誤會被抓進新疆拘留所,從此走上維權之路、成為獨立記者,為了能繼續為人權發聲而流亡法國,巴特爾說,雖然「害怕但選擇良心」。

這堪稱改變巴特爾後半生的「誤會」,是有一次他無意間發現同事在看法輪功的資料,好奇之下便上網瀏覽。但工作一忙,沒時間閱讀,只好先存下這些網頁,以便日後有空再看。2009年,巴特爾有一次從新疆老家回哈薩克工作的途中,邊境崗哨要求檢查手機和電腦,電腦裏儲存的法輪功網頁,竟成了警方「證據」。特爾關因此被關進拘留所,接受48小時不停審問,又關押近一周,最後在公安的逼迫下成為線民。巴特爾因法輪功真相資料惹禍上身,並在後來覺醒,看清中共不講法律,由此走上維權之路,逃向自由,為中國人權發聲,目前暫時棲身法國記者之家(Maison des Journalistes)。

而「害怕但選擇良心」仍在新疆有所聞。《明慧網》披露,2015年11月5日,新疆克拉瑪依市鑽井公司環評鑑理工程師趙淑媛,僅僅因為幫助老年法輪功學員書寫訴狀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被當地公安局綁架後遭非法判刑5年。2016年5月3日趙淑媛女士被送往新疆女子監獄,並僅僅經過2個月19天,就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新疆所有法輪功學員都在黑名單上,也都處於被全方位迫害狀態。新疆迫害案例顯示,新疆法輪功學員修煉後身心受益,不少原本身患絕症也奇蹟康復,但卻被迫害致死。有的母子雙雙離世,有的一家三口兩人死亡,有的一家五口皆含冤離世。如果這都不算種族滅絕,那甚麼才是?

曾有國際知名律師表示,迫害集中在一個地方容易成為焦點,分散多地則不易被聚焦,但實際更慘烈。《明慧網》報道統計,2020年,中國大陸至少有15235名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各種各樣的迫害,包括騷擾、綁架、抄家、關洗腦班、酷刑虐待、非法判刑、非法抽血等。這超過15000個的核實迫害案例,遍佈全國29個省市區的304個城市,個案年齡最長94歲,致死案例達88人。如此駭人的數據,還僅僅是2020年這一年的不完全統計, 而中共迫害法輪功持續至今22年。

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法外機構610辦公室,據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報告及美國智囊報告資料顯示,2003年以來,該辦公室的任務已擴大到上訪群體、其他宗教信仰團體等等,但法輪功仍然是其首要任務。

其實《明慧網》從1999年以來累積披露的大量迫害案例,已經足以說明,中共針對法輪功的所有迫害手段,基本上也都全部用在新疆再教育營,包括國際調查指控的活摘器官。也就是說,新疆再教育營這套控制系統使用的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同一套模式,而國際社會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關注遠遠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