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藝術家劉進興(追魂)近日出獄,滯留南京數日後終於在年前回到家中。他因創作「吶喊」視頻及策劃「良心運動」巡展等藝術活動而被判刑,受到外界廣泛關注。

日前,大紀元記者連線追魂先生,追魂表示自己已回到宋莊家中。記者詢問他一年多來的遭遇境況,但追魂表示不方便接受採訪,沒有透露任何獄中情況。

他說,「我電話手機是監控的,我在一個管控期,非常敏感。宋莊的很多藝術家經常遭到驅逐,因為做的事情有意義。國保經常上門,在大陸很無奈,很不容易的。」

由於記者的強烈關注,追魂表示,他因為「吶喊」作品被判刑,他也是「良心運動在中國藝術巡展」的策展人。

追魂介紹,「吶喊」作品實際上是多年前、2016年的作品,到2019年(中共)要把人抓進去判刑,還重判1年8個月。

「吶喊作品做了有兩年,因為是以一年為基礎的。2016年一年,2017年再延續一年。因為吶喊作品是一個高級社會公共藝術,它具有無限性和無限可能性,也可能延續很多年很多年。」他說,「(因)吶喊作品被判刑,而以藝術作品被判刑,歷史上還沒有過。」

據判決書顯示,2016年8月至2018年期間,劉進興(追魂)製作「吶喊」系列視頻67段,「其中部分內容係編造、嚴重損害國家形象的虛假信息言論」。

對此,追魂表示,「國保自己就說『沒有法律』。你想我一個藝術家,作為藝術作品,跟虛假信息有何關係啊?那是正兒八經的藝術作品啊,很嚴肅的藝術作品啊。『吶喊』最多是你的理想、你的情懷、你的操持而已。」

「他就是把人隨便抓進去,不可能給你無罪釋放,不可能給你放走、國家賠償,那可能嗎?法官都這麼說的:無罪釋放只有香港電影裡有。」

追魂強調,藝術家不是政治人物,他也有自己的政治表達,他的創作是為了自由,為了工作自由,為了情懷。

「我感覺到非常絕望,一個藝術家,一個職業藝術家,就是一種情懷的表達、作品的表達你就要抓他判刑,那普通老百姓的那種表達,人家怎麼辦呢?」

「還有包括話語權。像我們屬於藝術作品,還是幾年前的藝術作品,就是多少年前說的話,是藝術語言還不是說文字語言,你能抓他判刑。那所有的老百姓或者其他人的話,什麼都可以拿出來判刑了。所以這是很悲哀的。」

四次被捕入獄

追魂,原名劉進興,1972年出生於湖北。藝術家,中國後代藝術館創辦人。從事現、當代藝術創作。

從2016年8月19日開始,追魂幾乎每天做一個行為視頻作品《吶喊》,選擇在中國社會語境中能夠暗示中國社會問題的一句簡單話語吶喊出來,如:「不要這樣對待人民」、「不要與老百姓為敵」、「地球人都知道」、「一把手是個什麼東西」、「別跪下,站起來」、「這個社會最高貴的,就是社會的良心犯了」……

追魂工作室出品的「吶喊」。(網頁截圖)
追魂工作室出品的「吶喊」。(網頁截圖)

因組織策劃藝術活動及參與社會公共事件,追魂四次被當局抓捕入獄。2014年10月,因聲援香港民主進程,在香港佔中事件中他被抓捕入獄9個月。

2019年六四30周年前,追魂與宋莊5位藝術家好友策劃「良心運動在中國藝術巡展」,5月6日啟動,從北京出發經北京、河北、浙江、江蘇各站開展巡展活動。5月28日,他們在江蘇南京遭當局抓捕。

策展人追魂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尋釁滋事罪」一審判決1年8個月。

官方起訴書中指控的所謂「罪狀」包括:2016年至2018年間,追魂在其住處製作「吶喊」系列視頻,在境外網絡上發佈;2018年間策劃「慰問良心家屬活動」,對其良心犯親屬捐款並將拍攝的慰問視頻在境外網絡上散佈;2019年5月5日組織策劃「良心運動在中國」巡展活動。

追魂於1月28日上午出獄,出獄後所有的物品被繼續扣押,連身分證也不歸還。

知情人稱,因他上訴,判決效力待定,1月28日被玄武區法院取保候審(等待二審結果)。取保當日,南京公安繼續扣留他的身分證不還,把他安置在當地賓館,卻僅僅為他支付一天的住宿費,第二天開始住宿費讓他自付,並禁止當地朋友與他見面。

直到2月8日,追魂收到南京市中級法院的二審判決書,不開庭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追魂表示不服。

2月9日,南京警方歸還了追魂先生所有被扣押的物品,臨時補辦了身分證,並急匆匆地給他做了核酸檢測、買了車票,把他送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