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年前夕,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趙樂秦卸任桂林市委書記。親習陣營媒體特別點出,趙樂秦兩名前任已落馬。趙樂秦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之弟。外界關注,趙樂際深度捲入的陝西秦嶺別墅案與青海非法採煤案仍在發酵;習近平步步緊逼,趙樂際處境高危。

趙樂秦卸任桂林市委書記

2月9日,據廣西日報微信公眾號消息,自治區黨委決定:周家斌任桂林市委委員、常委、書記,趙樂秦不再擔任中共桂林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趙樂秦今年61歲(1960年1月出生),陝西西安人,1978年考入西安公路學院公路系,2008年前長期任職陝西,歷任商洛地區行署副專員,地區財政局長、地稅局長,陝西省交通廳副廳長等;2005年任漢中市長。2007年3月,趙樂際由青海省委書記轉任陝西省委書記後,趙樂秦才於2008年1月調至廣西賀州市,任市委書記。2010年1月,轉任中共崇左市市委書記。

2012年10月,趙樂際在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上進入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同時取代了李源潮的中組部長職務,三個月之後,新任中組部長趙樂際的弟弟趙樂秦被調至廣西桂林市任市委書記。

2017年10月趙樂際晉陞中央政治局常委並接替了王歧山的中紀委書記職務。三個月後,趙樂秦被安排「當選為」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從此,官至副省部級的趙樂秦一直都是以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身份兼任一個地級市的市委書記和市人大主任,這種安排在中共政壇內極為少見。

趙樂秦兩名前任落馬

大陸財新網2月11日發表報道《61歲廣西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趙樂秦卸任桂林市委書記》。文章導語中強調,趙樂秦「曾長期任職家鄉陝西;2008年交流廣西,先後主政賀州、崇左、桂林,兩度接班落馬者」。

公開信息顯示,趙樂秦2008年1月由陝西調職廣西,接替李達球出任賀州市委書記,李達球轉任廣西政協副主席;趙樂秦2013年2月接替劉君出任桂林市委書記,劉君轉任廣西政協副主席。

李達球,1953年10月出生,廣西昭平人,1987年,擔任廣西昭平縣副縣長;1990年10月,升任廣西昭平縣委常委、代縣長;1993年,任廣西賀縣縣委書記;1996年,升任廣西梧州地委副書記;2001年,擔任廣西玉林市委副書記、市長;2003年,擔任廣西賀州市委書記;2008年,任政協第十屆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副主席。

中共十八大後,2013年7月6日,李達球被調查;2013年9月4日,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2014年10月13日,以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00萬元。2017年11月1日,北京市一中院開庭審理李達球減刑案。法院認定李達球在服刑改造期間認罪悔罪,確有悔改的表現,可以減刑。但鑒於該犯為職務犯罪罪犯,對其減刑幅度應從嚴掌握。2018年1月5日,北京一中院作出裁定,對李達球減去有期徒刑七個月,至2028年2月3日出獄。

劉君,1957年3月出生,湖南衡南人;1982年至1998年,在林業部工作長達十六年;1998年11月由林產工業設計院副院長調任廣西梧州市副市長,1999年9月,轉任廣西玉林市委組織部部長;2000年7月轉任廣西北海市委副書記、副市長、代市長、市長,2004年6月至2008年8月,任廣西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2008年8月至2013年1月,任桂林市委書記;2013年2月至2018年1月,任廣西政協副主席。

中共十九大後,2018年2月,劉君被中紀委立案審查,受到開除黨籍、行政撤職處分,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收繳其違紀所得。

先後被查處的李達球與劉君曾同期在梧州、玉林任職,仕途上有交集。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李達球與劉君在廣西長期任職,仕途提拔與相繼主政廣西的劉奇葆、郭聲琨、彭清華等江派大員密不可分。趙樂秦自2013年2月出任桂林書記,至今長達八年。期間,其前任、前賀州市委書記李達球與前桂林市委書記劉君相繼落馬;如今,趙樂秦卸任桂林書記之際,親習陣營媒體財新網特意點出其兩前任落馬,耐人尋味;是否暗示趙樂秦將步其前任落馬後塵,值得進一步關注。

巡視組點名趙正永案與青海非法採煤案

2021年2月8日,中共十九屆中央第六輪巡視反饋情況集中發佈。15個中央巡視組分別向17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以及14個中央單位反饋了巡視情況。

其中,陝西省被指肅清趙正永流毒和惡劣影響還不夠徹底,對關鍵少數和關鍵崗位幹部監督有待加強,一些重點領域廉潔風險防控存在短板。

另外一件被中央巡視組點名的事件是青海省木裏礦區非法採煤問題。中央第十五巡視組指出,青海省以新發展理念引領高質量發展還不夠有力,對堅持生態優先與統籌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不夠充份,木裏礦區非法採煤問題一段時間的綜合整治不夠徹底。

2020年8月4日,《經濟參考報》報道了一篇名為《青海「隱形首富」:祁連山非法採煤獲利百億至今未停》的文章,「木裏礦區非法採煤」事件進入公眾視野。

事件發酵一個月後,青海省副省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書記、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黨工委書記文國棟主動投案。他是這次木裏礦區非法採煤問題中迄今落馬的級別最高的官員。

2020年1月,文國棟被雙開。通報說他對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敷衍了事、另搞一套,甚至「靠煤吃煤」,與不法私營企業主搞利益交換,充當非法採煤的「保護傘」,致使祁連山南麓青海境內木裏礦區非法採煤問題整而未治、禁而不絕。

值得關注的是,趙正永案與青海木裏礦區非法採煤案均牽連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

仕途簡歷顯示,文國棟在趙樂際、強衛、駱惠寧、王建軍主政青海期間均獲提拔;其仕途陞遷關鍵節點,2005年9月調任海西州委常委、組織部部長,2013年2月,文國棟出任玉樹州委書記,2015年7月,文國棟調任海西州委書記,並兼任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黨工委書記,相繼發生在趙樂際主政青海省及主掌中組部期間。

《經濟參考報》披露青海百億非法採煤案後,中新網等官媒轉發《工人日報》社評「違規開採14年?如此『法外之地』必須整肅」。社評說,此番事件讓人聯想到秦嶺違建別墅——同樣是對生態環境持續多年的破壞,同樣是明顯得「如禿子頭上的虱子」一般,同樣是所謂「邊治理、邊開發開採」,同樣是「監管狂風驟雨,我自巋然不動」——這些不可思議、不該發生的事情怎麼就發生了?「隱形富豪」背後有沒有其它隱形的力量?到底是誰在推波助瀾?

文章說,秦嶺的事情已經基本整肅完畢,多名省部級官員落馬。對此番祁連山木裏礦區涉嫌無證非法採煤事件,相關部門也應該徹底調查。

2020年9月7日,《北京青年報》發表文章「副省長投案:不用去猜」。文章說,在長達十多年的時間裏非法挖煤,甚至挖成了青海首富,要說當地對此一無所知,那是三歲毛孩也不會信的。唯一的解釋是,當地圍繞著黑金形成了一個利益同盟。即使想到了這一層,有些事情依然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文章說,文國棟這樣的高級官員為甚麼沒有叫停聚乎更的盜採從而自保呢?一種可能是,他以為祁連山的風吹不到南麓;另一種可能是,面對勢已坐大的首富和盤根錯節的利益鏈,他即使想干預也力不從心。

文章作者最後表示,「風起於山嶽而如此迅疾,誰也不知道它究竟要吹到多深多遠的地方。四面環山的青海湖就註定沒有驚濤駭浪嗎?我看未必。」

習近平步步緊逼 趙樂際處境高危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官媒高調引爆青海百億非法採煤案,並將其比照秦嶺違建別墅案,預示青海官場如同陝西官場,面臨深度清洗。

習近平曾在數年內針對秦嶺違建別墅案先後作了六次批示,但遭到陝西官場對抗,問題遲遲未得到解決。2019年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前夕,有消息人士披露,在習近平批示傳達後,陝西官員十分為難,因他們知道大部份別墅是在趙樂際2007至2012年執掌陝西期間修建;他們夾在習與趙兩人中間,只能選擇不作為。陝西一時出現「秦官難當」的尷尬局面。

李燕銘分析,中共十八大之後,十九大之前,習近平、王岐山打虎行動如火如荼;趙樂際當時還只是政治局委員兼任中組部長;十九大之後至今,身為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的趙樂際深陷陝西官場窩案,舊部紛紛落馬。在此背景之下,趙樂際自身的官場能量根本無法與習近平的強勢震懾力相抗衡;陝西官員膽敢抵制習近平的批示,青海官員以為「祁連山的風吹不到南麓」,這絕非因為趙樂際個人的影響力,根本原因是趙樂際背後另有大老虎江澤民與曾慶紅撐腰。事實上,陝西秦嶺別墅案背後牽涉江澤民家族利益黑幕,青海省則是曾慶紅長期經營的勢力與利益地盤。

2019年1月15日,趙正永落馬,成為因秦嶺別墅違建案及千億礦產案而落馬的首個正部級高官。官媒隨後發文稱,隨著趙正永問題的進一步調查,「下一個」老虎的出現仍是大概率事件。

青海百億非法採煤案被引爆後,官媒再放話,「風起於山嶽而如此迅疾,誰也不知道它究竟要吹到多深多遠的地方。四面環山的青海湖就註定沒有驚濤駭浪嗎?我看未必。」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官媒上述表態預示,秦嶺別墅違建案仍在發酵,文國棟落馬也僅是青海官場震盪的開始;陝西與青海官場窩案不僅共同鎖定江派前台人物趙樂際,更是劍指江澤民、曾慶紅。

2021年1月22日至24日,中共十九屆中紀委五次全會在北京召開。中紀委全會召開前夕,習近平當局批捕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舊部文國棟,並播出其在鏡頭前懺悔的專題片。隨後,2月8日,32個省市與機關巡視反饋集中發佈,官方通報點名陝西省肅清趙正永流毒和惡劣影響還不夠徹底,青海木裏礦區非法採煤案綜合整治不夠徹底。2月9日,趙樂際弟趙樂秦在中國新年前夕被免職。

李燕銘分析,習陣營密集動作針對趙樂際的震懾意味明顯。在中共政權末日危機之下,習與江曾在經濟金融、外交、軍事、民生等各領域的搏殺已白熱化;另一方面,中共二十大高層人事大戰已展開,現任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去留也已成為高層人事博弈的焦點。趙樂際深度捲入的陝西秦嶺別墅案與青海版秦嶺別墅案仍在發酵,不僅令人猜測趙樂際的反腐權力已被架空,其仕途命運也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