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專家組赴武漢調查疫情源頭的報告出爐後,引發各界的質疑。外界發現,世衛專家組一成員長期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搞研究,並資助該研究所研究中共病毒(COVID-19的病毒、新冠病毒)。

世衛專家組調查結果 幾乎重複中共的說辭

2月9日下午,世衛組織與中共聯合專家組召開新聞發佈會,世衛專家調查組主席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宣佈了調查的初步結果,該結果幾乎與中共官方此前的宣傳論調一致,包括實驗室洩漏病毒的說法「非常不可能」;病毒通過冷凍食品感染是「非常可能的」云云。

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爆發,隨後蔓延全世界,中共當局一直否認病毒是由武漢病毒實驗室外洩,還不斷把國內出現的疫情甩鍋給進口冷凍食品。

在9日的聯合發佈會上,專家組的全名是「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名稱中沒有「調查」,而是和中共組成的研究聯合專家組。外界分析,世衛專家組的武漢行不算調查,其結論是和中共的聯合研究結果。

世衛專家組此次到武漢,其行程和受訪人員皆為中共安排,包括專家組訪問甚麼地方、會見甚麼人、拿到甚麼資料等。世衛專家還坦承,他們這次所要提出的任何問題,都得先「寫在郵件裏,提前兩天發出,以便得到允許」。專家組所到之處都被警察保安包圍著,不能與媒體過多接觸,也不能隨意跟社區居民交談。

世衛組織赴武漢的專家組全名顯示,世衛專家到武漢不是調查,而是和中共聯合研究。圖2月9日的新聞發布會。 (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世衛組織赴武漢的專家組全名顯示,世衛專家到武漢不是調查,而是和中共聯合研究。圖2月9日的新聞發布會。 (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世衛調查組成員多次替武漢病毒所開脫

世衛赴武漢的調查成員皮特‧達札克(Peter Daszak)的背景也引發外界關注,他曾與武漢病毒實驗室合作研究蝙蝠冠狀病毒項目。他是武漢病毒實驗室的利益相關人,按理是不能參與此次獨立調查。

達札克是美國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總裁。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從2015年起,向生態健康聯盟發放了370萬美元科研經費,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而生態健康聯盟曾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美國政府資助的370萬美元中的一部份流向該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石正麗,在2003年SARS爆發後,長期從事冠狀病毒研究,並發現SARS病可能是雲南一個廢棄的礦井洞穴中的蝙蝠傳染給了人類。

達札克等人去年曾公開替病毒洩漏說闢謠。

2020年2月18日,包括達札克在內的27名專家在《柳葉刀》上刊發聲明稱,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來自實驗室是「陰謀論」,並支持中共科學家的研究等。

但是「美國知情權」(USRTK)獲得的電子郵件發現,名字排在靠後的達札克是該聲明的關鍵起草人。

該聲明的所有簽署者都聲稱不存在利益衝突關係,但是達札克除資助武漢病毒所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外,據法國《世界報》等報道,在過去十五年間,達札克還與武漢病毒所合作發表了二十幾篇論文。

專家:世衛調查組配合中共演戲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達札克是中共利益的相關人,在調查中應該迴避,但是世衛組織任命達札克作為獨立調查團成員是有目的的。

「這就是告訴中共,世衛是配合中共演戲的,希望中共理解,中共當然知道。」橫河說,「日程安排,可以看出整個是中共安排的,包括參觀抗疫成果展。抗疫成果連第三、第四手資料都算不上,是宣傳,100%編出來的故事。和疫情來源、擴展、傳播、信息的收集和處理,甚至和真實的抗疫過程都無關。」

橫河指,世衛調查團的行程之所以要如此嚴密保安,就是需要防止真正的知情者或受害者闖關接觸到世衛專家。當然就是受害者闖關成功,世衛專家也不會為他們作主的,但就是怕會演砸了。

蓬佩奧指病毒很可能來自實驗室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也對世衛的評估表示懷疑。他接受霍士新聞節目《American』s Newsroom》訪問時表示,特朗普政府決定退出世衛組織,正是眼見世衛的腐敗。

蓬佩奧再次抨擊世衛組織被政治化,向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屈膝。蓬佩奧說,有重要證據證明新冠病毒源於中國實驗室。

蓬佩奧表示,他個人仍認為並掌握「充份證據,證明這(病毒)很可能來自該實驗室(武漢病毒所)」。

法學家:世衛組織替中共暴政洗脫罪責

自由主義法學界袁紅冰教授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世衛組織專家組的這次所謂的調查,「我們事先就應該知道一定會這樣的結果,是為中共暴政洗脫罪責」。因為世衛組織是由譚德塞總幹事領導的,譚德塞是中共收買的一個國際小政客,譚德塞本身也是一個所謂的社會主義者。

袁教授認為,這樣一個世衛組織,怎麼可能得出公正、客觀的結論。「這次所謂的世衛組織到中國調查,本身就是中共暴政導演的一個鬧劇,這個鬧劇的一個目的,就是藉著這些被收買的世衛組織和這些所謂的專家,來為中共推脫擴散武漢病毒的罪責,這就是現在呈現在我們面前的一個荒誕的景象。」

袁教授說,病毒是由武漢病毒所洩漏的,「是一個大概率的事件」。但是,人們現在不清楚的只是中共是有意地洩漏,還是由於某些意外事故進行地洩漏,這點可能還存在爭議。

袁教授還表示,在這次疫情中,中共當局沒有真正地採取及時有效的措施防止瘟疫的擴散,所以導致今天這種災難性的後果,以致直到今天武漢病毒仍然荼毒全球、肆虐人類,「這是中共暴政不可推卸的責任」。

「而這次這個所謂的世衛專家組織調查的目的,就是為了為罪犯,也就是中共暴政進行開脫責任。」袁教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