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香港經濟再度錄得衰退,失業率惡化,恒生指數全年也下跌3.4%,然而新股市場集資額卻創新高,進入2021年,恒指開始瘋狂飆升,一度衝破了3萬點大關。有投資者認為,香港資本市場的表現主要來自於中共托市,是有計劃實施的一種策略。更有金融人士說,中共的股市不僅是一個賭場,也是一個戰場。而且北京背後的盤算不僅是在香港,華爾街也是北京想拿下的一個重要戰場。在接下來的節目中,我們就來一起關注一下這些話題。

中概股回歸 成香港IPO市場焦點

2020年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病毒全球大流行,在全球量化寬鬆以及低息的大環境下,全球多個主要資本市場上漲,尤其亞洲、北美股市表現相對突出,佔據了漲幅榜前列。然而,香港恒生指數卻全年錄得跌幅,跌了3.4%。

從整體上的情況來看,恒指去年下跌,和「港版國安法」有關,也和中美關係惡化有關,投資者為了避險而不敢投資。但是,香港股市處於低位,也意味著具有投資機會。所以,股市低迷的情況,到了2020年第四季度開始改變,而主要原因就是大陸的「南向資金」大幅湧入了香港。

這裏簡單解釋一下「南向資金」,一些朋友可能不太熟悉。所謂「南向資金」,指的是購買香港股票的大陸資金,而大陸資金也被稱為「北水」。這是在「滬港通」中出現的概念,因為在中港兩地的股市中,通常「南」代表港股市場,「北」代表大陸資本市場。

2020年12月,會計師事務所畢馬威表示,港交所預計年內可完成共140宗新股上市,集資總額達503億美元,按年增幅超過20%,創10年新高,在全球IPO榜排名第二。

值得注意的是,從美國回歸香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公司,以及中資生物科技類公司,佔據了新股上市中的主體。例如:畢馬威指出,2020年,香港有9隻中概股從美國回歸香港做第二次上市,集資總額佔到了港交所新股總集資額的34%。

畢馬威還認為,2021年中概股仍將是香港IPO市場的焦點之一,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中,目前大約有50到60家符合赴港作第二上市要求的公司,預料2021年中概股赴港上市的數量比2020年的要多。

大陸資金湧入香港 中共造市吸引人下注

在進入2021年後,中國大陸資金湧入香港的趨勢變得格外明顯,讓香港股市一路飆升。今年首月,恒生指數累升1052點或3.9%。

Wind數據顯示, 2021年1月,南向資金年合計淨流入規模達到了3,106.23億港元,大約是400.67億美元。

大陸媒體1月21日報道說,近年來南下資金持續流入港股,尤其是2020年,南下資金累計淨買入港股6,721億港元,創出滬深港通開通以來新高。

不過像目前這樣的流入態勢實屬罕見,從今年初到2月8日,共計26個交易日中,「北水」淨流入達到港幣3,803億元,規模已經達到2020年全年淨流入量的六成。其中更有4個交易日,每日淨流入量超過港幣200億元。

這裏順便提一下,在資金淨買入的股票中,不乏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企業,包括中芯國際、中國移動、小米等。

對於「北水」湧入、中概股也受追捧的情況,香港經濟學家、財經分析師羅家聰說,這些回歸的中概股回來集資,就是中共要自己托市,但這也說明中共沒錢才要集資,而且是中共沒集到資,如果能集到資,也不用搞這麼多事了。

中共推新型企業上市 打造「賺錢」效應

從整個情況來看,大陸資金南下湧入香港,應該是中共有意而為,目的是砸下來資金把香港股市托起來,好吸引國際資本「轉頭」。我們這裏,也以剛剛上市的「快手科技」來舉例,說明中共托市是有一定的策劃。

2月5日,騰訊旗下的短影片平台「快手科技」在香港上市,並受到了資金的追捧。「快手科技」的市值近港幣1.4萬億元,位居港股上市公司市值第八位,上市首日即飆漲160%。

有北美投資人士說,雖然人未在香港,但是從認購和股票價格的漲幅可以看出資本市場對這隻股票的態度。

媒體資訊披露,「快手」的招股書顯示,其股東包括騰訊,紅杉資本,這個紅杉是前中共政協委員沈南鵬旗下公司,還有百度、淡馬錫,以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長孫江志成旗下的博裕資本等。

多數分析認為,新股受追捧的因素之一,是因為疫情下出現資產荒,優質資產少,但是我們從近期港股被資金追捧的股票類型來看,還可以看出一個趨勢,就是新一代電商平台以及科技生物公司,正在成為市場的焦點。

從這一次的「快手」上市,可以明顯看到,這就是中共要在香港股市打造的賺錢效應,就是「羊群效應」,也就是從眾心理。以「快手」為代表的新一代電商模式正在興起,這和傳統電商已經出現區別了。如果現在讓傳統行業去香港上市,就無法打造出這個效應,為甚麼呢?因為傳統行業的業績和市場潛力大家已經看到,近期社保基金減持中國銀行股份套現,這也是一個因素。傳統行業的擴張是有限的,也就是業績增長的機會有限。所以中共要用螞蟻、抖音、能源汽車這一類新科技公司到香港圈錢。

這就像是,中共要想讓蓄水池的資金增加,就要往「水池」裏放有吸引力的新資產,才會吸引新的增量資金進來。

比如「快手」,就是一家與抖音競爭的短影音播放平台,直播帶貨收入也在上漲中。據「快手」向港交所遞交的文件顯示,「快手」一方面聲稱其每日活躍用戶有3.05億,每日平均花費在「快手」上的時間長達或超過86分鐘,以此來表明它的發展速度和發展空間,但另一方面,「快手」在文檔中還提到了一個主要風險,就是公司過去有淨虧損的紀錄,而且將來也可能無法實現或維持盈利。儘管如此,市場仍繼續看好它。但同時,這也預示著更大的風險,就像2000年時的互聯網泡沫時期,對於科技公司來說,賭博性更大,而且一旦賭輸,就會輸得很慘。

另外,資金南下還有一個原因,從A股擴容的角度來看,目前A股市場缺少優質資產,好一點的股票股價也已經處於高位,風險已經很高,所以投資者不會去追高價。兩相比較,資金也會主動選擇去香港。比較典型的情況就是在A股、H股同時上市的企業,股價會存在差異,通常港股價格較低,例如紫金礦業,那資金就可能會主動南下買便宜的港股。

北水回流領紅包 中共控制圈錢時機

而從目前的市場情況看,南向資金是有計劃的,也就是中共在控制著圈錢的時機。比如2月8日,是港股通在黃曆新年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單日北水淨流入116億元。同日,大陸媒體消息說,當日北向資金淨流入達90億元。

其實,當日A股市場是有一個小的利好消息,央行開展了1,100億人民幣逆回購操作。「逆回購」就是央行向商業銀行買入短期債券,即是變相向銀行體系投放資金,令市場資金供應增加。當局在港股通最後一天,發出一個利好消息,就是在給這些回流的北水一個「過年的小紅包」。資金也會考慮,有的回流,拿上小紅包再撤;還有的會持股過節,賭一把,等年後賺錢的機會。

香港股市未來存在風險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要聊到未來香港市場是否有風險的問題了,我們先來看看最近的德勤事件。在2月4日,一名自稱是德勤北京分所的一名員工,通過公司郵件,舉報在自己過去4年任職以來,發現的多項審計業務違規事件,包括德勤在多家上市公司審計過程中存在的違規行為。

目前能到香港上市的中資企業,可以說已經是相對資質較好的企業了,香港資本市場的監管比大陸市場更接近國際的監管要求,而且,也只有這樣,國際資本才可能放心投資香港股票。

但現在德勤會計師事務所被舉報審計過程違規,這對香港市場當然也會有影響。因為如果調查結果證實了舉報的情況是真實的,那麼投資者就有理由懷疑之前在香港上市的中資企業是不是也有同樣的審計問題,可能引發的連鎖影響就會非常大。而且,我們也看到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面臨集體退市,財務造假也是很主要的一個原因。

前面我們提到,中共托起香港股市,目的好吸引國際資本「轉頭」。我們看到西方,比如近年來,華爾街表現的也正是,一直看衰美元,看好中共。去年11月,高盛還在一場關於2021年中國宏觀經濟展望的電話會議中,再度重申「非常看好」2021年人民幣走勢。而摩根士丹利前亞洲區主席羅奇(Stephen Roach),也多次唱淡美元,就在拜登上台後的1月25日,羅奇還在彭博社發表專欄文章稱:「美元的崩潰才剛剛開始。」他們的這些言論與中共的計劃不知是一種而巧合還是契合?總之,老朋友的身影如影相隨。

前不久,習近平高調給星巴克的前CEO舒爾茨公開回信,目的也是針對全球大資本、特別是華爾街大資本招手,想把西方資本都吸引到中國來。中共相信,利益之下,總會有人願意伸手來接。北京想把華爾街的美元吸引到中國股市,國際大鱷們想的是在中國股市掙了錢,如何換成美元拿出來。雙方各有所需,而中共的胃口或許要更大,想攫取的是全球利益。@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