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市場模式感到失望的澳洲第二大養老基金Aware Super放棄了在華拓展業務的計劃。該公司是澳洲首家在中國拿到境外機構投資牌照的養老金公司。

Aware Super公司投資總監格雷厄姆(Damian Graham)表示,雖然中國經濟恢復速度快於其它新興經濟體,但該公司也不打算按照2018年年中的計劃擴展在華業務。

格雷厄姆2月8日對彭博社說:「三四年前,我以為中國的模式會更加西方化,但這可能不是他們正在走的路,(中共)政府已經相當公開地表示,他們一直以來所走的路就是他們所要的。」

他表示,中國市場過於複雜,就連收回自己的款項都是如此,當地公司和離岸公司之間不斷變化的棘手狀況讓作為少數群體的投資者無所適從。「我們一直在考慮我們的擴張計劃,但中國肯定不是我們要著手的地方。」

雖然澳洲的另一家養老金公司AustralianSuper已經在北京開設了辦公室,但格雷厄姆表示,如果Aware Super公司要在海外開設辦公室,更有可能選擇歐洲或美國,而不是中國。

2018年年中,Aware Super公司的前身First State Super公佈了通過持有中國股票以及非上市私募股權進行投資的計劃。

2017年,First State Super公司獲得了境外機構投資牌照,是澳洲第一個獲得投資牌照的養老基金公司。

First State Super最初通過上海的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將價值約5億美元的會員儲蓄注入中國股票市場,並通過全球公司Warburg Pincus和中國今翊資本(Nexus Point)對私募股權進行了約3.5億美元的投資。

格雷厄姆表示,這些投資雖然取得了預期的效果,但卻是以一種「合理低效」的方式進行的。

Aware Super雖然尚未從中國撤資,但也沒有任何有價值的增加投資計劃。該公司放棄在華擴展業務的計劃被認為是兩國商業關係惡化的又一跡象。

中共鎮壓香港民主運動後,許多想在香港開設辦公室的西方公司都轉道去了新加披。去年,澳洲的西太銀行集團表示將放棄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