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南宮市民眾目前仍處於封閉狀態,很多人被迫在方艙醫院中度過中國新年。近日有南宮民眾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了方艙醫院的內部情況。

南宮市是河北省邢台市代管的縣級市,南宮方艙醫院位於南宮市鳳翔路。

大紀元記者採訪南宮市民孫先生獲悉,雖然南宮市目前被官方劃為低風險區,但實際上並沒有解封,還沒有發通行證。

南宮方艙醫院人人被貼封條 條件堪憂

孫先生是南宮市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員,原來在隔離點工作,後來被安排去南宮市飛鳳小區做核酸檢測,在未染病、未接觸確診者的情況下,2月1日被要求進入方艙醫院進行集中隔離。

他向大紀元記者提供了方艙醫院一個隔離間的照片。從照片可見,馬桶、水池和床鋪在一個小房間內,沒有任何隔斷。

他補充說,房間內沒有電視,隔離期間不能洗澡,只有一個洗臉池。隔離期間,每個房間門外都被貼封條,有人巡邏檢查封條,吃飯的時候工作人員揭開封條,取飯後再貼上。

圖為南宮市方艙醫院隔離房間,馬桶和床鋪之間沒有任何隔斷。(受訪者提供)
圖為南宮市方艙醫院隔離房間,馬桶和床鋪之間沒有任何隔斷。(受訪者提供)

圖為南宮市方艙醫院隔離房間,每個房間門外都被貼上封條。(受訪者提供)
圖為南宮市方艙醫院隔離房間,每個房間門外都被貼上封條。(受訪者提供)

孫先生說,「有些人立馬被通知去隔離,準備倉促,一些個人物品帶的不全,比如好多需要洗頭膏,方艙醫院的洗漱包裏沒有洗頭膏,還有需要衛生紙的。」

另外,方艙醫院的工作人員非常少。在方艙醫院被隔離的人,一兩天就要做一次核酸檢測。

孫先生說,他目前一共做了十五六次了。七天隔離已做了三次,隔離之前做了十多次。

南宮民眾被迫在封閉狀態下過年

孫先生介紹,方艙醫院建了二千六百多個房間,之前全部住滿,後來方艙出來一部份人,現在又住進一部份人;之前方艙住滿的時候,還有學校被徵用當隔離點。

他表示,自己沒有染病,也沒有接觸過確診者,與三位同事僅因為在被稱為「重點小區」的飛鳳小區工作過,就必須住進方艙醫院進行集中隔離。

他透露,飛鳳小區大約八百多戶已全部被送到邢台集中隔離,確診者已經被轉移,現在只剩下幾家行動不方便的人留在小區裏。他們此前給這些人做核酸檢測、貼封條。

孫先生表示,他從1月中旬開始就在單位吃住,不能回家,此次隔離結束後也不能回家過年,要去值班。

2月初大紀元獨家獲悉大量河北省內部文件顯示,南宮市從1月16日晚開始實行嚴厲封控措施,全市所有社區、小區、家屬院及居村人員一律不許流動,所有居民居家隔離;所有有工作任務的人員一律在單位吃住,嚴禁返家。有患病者被禁止去醫院而出現生命危險,甚至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