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大陸企業總計採購了高達320億美元的半導體設備。近日有分析人士表示,囤積晶片設備的作法既傷害大陸晶片工廠,也傷害海外的設備製造商。

彭博社的數據顯示,大陸企業2020年從日本、南韓、台灣和其它地區購買了近320億美元的半導體設備,比2019年增加20%,是這一年的半導體設備最大買家;同年,大陸的晶片進口額增加14%,達到近3,800億美元,約佔大陸進口總額的18%。

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預計,2020年原始設備製造商(OEMs)出售給大陸的晶片設備規模總計可達181億美元,比2019年增加134億美元。

除了設備 還需專業人員

澳洲記者克雷格艾迪森(Craig Addison)2月8日在《南華早報》撰文表示,囤積半導體是一回事,囤積半導體生產設備是另一回事,囤積設備將帶來風險,最終結果只會同時導致大陸晶片工廠和海外的設備製造商承受損失。

他打比方說,有人為了確保可口可樂的供應而收購了裝瓶工廠,但實際上他還不知道如何生產可口可樂這種飲料,比如不知道配製可樂的秘方,沒有專業技術人員等,囤積半導體生產設備的做法就是這樣。

即使大陸的技術人員可以接受培訓,學習半導體設備的基本操作方法,但作為晶片生產者,經常需要設備製造廠家進行在地技術支持。

以福建晉華集成電路有限公司為例,這是一家動態隨機存取存儲器(DRAM)生產商,曾獲得中共政府65.5億美元補貼,並購買了美國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和泛林集團(Lam Research)的晶片設備。

但是2018年,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將晉華列入制裁名單,制裁原因是美國美光科技公司2017年12月在加州對晉華和台灣聯電提起侵犯知識產權的訴訟,指控聯電通過三名美光台灣地區前員工竊取美光晶片設計機密,交給晉華,其中一名工程師竊取了900多份技術文件。

隨後,應用材料公司和泛林集團從晉華撤出了技術人員。此後,晉華再未生產出一片DRAM。

艾迪森還表示,大陸企業囤積晶片設備的行為也會傷害到半導體設備製造商。

他說,半導體設備行業都有一個起伏周期,大陸企業大規模購買設備導致業績上漲時期過於擴張,這實際上意味著這些設備製造商將在衰敗期更加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