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2月8日中共官媒報道,中共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近日以影片方式召開了十九屆中央第六輪巡視反饋會議。據報,2月4日至6日,15個中央巡視組分別向17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14個中央單位進行了現場反饋,通報了巡視發現的重要問題,並向領導班子反饋了巡視情況。

在巡視的14個中央單位中,被列在首位的是公安部,其被點出的主要問題簡而言之就是執行中南海的命令還不到位,「政治建警不夠有力」,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上還有差距,還沒有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的餘毒,用人有問題,對基層警察的教育還不夠。

現任公安部部長的趙克志、常務副部長王小洪以及多名副部長都是習近平之人,尤其是王小洪,更是多年跟著習身邊的心腹,負責習的安保。2012年習上台後,幾年中針對江派盤踞多年的公安、政法系統進行了清剿和幾次大換血,拿下了周永康等高官,更換了多省公安廳廳長,換上了自己的人馬。

然而,在江派大馬仔羅干、周永康治下的各級公檢法司系統,早已與黑社會無異,徇私枉法,吃了原告吃被告,製造冤案,殘害無辜,基本已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而習提出的「依法治國」在權力爭鬥面前,在維護中共一黨專政面前,也顯得十分可笑。高層人換了,但公安、政法系統的黑暗卻沒有絲毫的改變,說明習的人並無力扭轉以往的局面,是以如今被點出的問題仍舊是在圍繞政治忠誠打轉,即沒有很好的維護政治安全,也就是習的安全,這樣的警告之語究竟在針對誰呢?估計自有人明白。

很顯然,那些曾經被放過的公安部高官們要懸了,比如去年剛剛卸任司法部一把手、曾任公安部副部長的傅政華,他算得上是周、孫的餘毒吧。

緊隨公安部其後被點名的是國家移民管理局,其被點出的一大問題是「邊境防控體系建設和出入境管理工作存在薄弱環節」。這不免引人聯想:在過去的幾年中,有多少貪官和知曉中共內幕之人悄然離開了中國?他們中又有多少人帶走了中共的秘密,比如關於中共病毒的真相?

其它被點名的中央單位還有財政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全國政協、中國貿促會、水利部、農業部、中國農科院、全國人大常委機關、審計署、衛建委、國家醫療保障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這其中的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的名譽主席是鄧小平之子鄧樸方,殘聯被指出的問題是學習「習思想」不夠深入,對直屬單位和社會組織監管不夠有力等。去年兩會前,網絡傳出一封鄧樸方致代表們的公開信,信中劍指習近平,包括批評習當局大搞「一尊」、搞「妄議中央罪」、搞「煽顛罪」;拖延防控疫情的時間、隱瞞疫情,致使疫情蔓延到全世界;惡化了中美關係、破壞了香港「一國兩制」、令台灣與大陸漸行漸遠、「一帶一路」無理性投入、「拍腦袋決定投資上萬億建一個雄安新區」、中共「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等。

雖然無法確認這是否是鄧樸方所寫,但的確代表了中共黨內一部份人的態度。習對殘聯巡視並發出警告,極有可能是警告鄧家,針對黨內那些對自己不滿的勢力。

與殘聯有著同樣學習「習思想」不夠深入問題的還有貿促會、水利部、農業部、中國農科院、審計署、衛建委和國家醫療保障局,顯然,中南海高層對於這些高官們沒有緊跟是不滿意的。中央單位的問題折射的正是習所擔心的,即沒有多少高官們和其是一心的,都有陽奉陰違之舉。

再看被巡視的17個省區市省委,它們是湖北、廣西、上海、浙江、安徽、江西、新疆、內蒙古、吉林、雲南、西藏、北京、天津、重慶、陝西、甘肅、青海,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它們大多被反饋的首要問題都是或學習「習思想」、「習講話」不夠深入,或貫徹落實不夠、有差距等,一句話,還是對高官們的忠誠度不滿意。

其中在談及北京市委時,提到其「落實首都城市戰略定位、推進『四個中心』建設還需加強,疏解非首都功能還不搆到位,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中發揮帶動作用不夠充份」,表明中南海對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北京所為並不十分滿意。

而在談到江西和陝西問題時,反饋意見特意提到「肅清蘇榮惡劣影響不夠徹底」和「肅清趙正永流毒和惡劣影響還不夠徹底」,這或許是在暗示與蘇榮、趙正永有關的一批官員要被祭出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輪所有被巡視的單位中,每個反饋意見的最後一句都是「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中央組織部等有關方面處理」。人們或許從這短短的一句話中,嗅到了清洗的味道。

結合上個月,習近平在中紀委全會講話中釋放的將反腐與政治安全掛鉤的信號,釋放的要「嚴肅查處對黨不忠誠、陽奉陰違的兩面人,對政法系統腐敗嚴懲不貸,對扶貧、民生領域腐敗和涉黑涉惡『保護傘』一查到底」的信息,習所面臨的黨內形勢依舊十分嚴峻,黨內與其一心之人應該是少得可憐,因此習只能再度打出反腐旗號,中共新一波的清洗已經拉開了帷幕,而伴隨著又一批高官的倒台,中共內部各派的博弈將走向前所未有的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