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PJCIS)正在對澳洲大學涉及的國家安全風險進行調查。研究者遭到中共脅迫出賣機密的現象獲得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和聯邦警察的關注。

剛被任命為該委員會主席的聯邦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對《衛報》說,調查發現很大一部份的擔憂是對中共的擔憂,其中國際研究合作的風險最大。

他還表示,澳洲人需要認清現實,在合作方面,任何專制政權都會給澳洲這樣自由開放的社會帶來挑戰。

澳洲安全情報局在給委員會遞交的意見書中說,雖然開放、合作的構架是澳洲科技成就的基礎,但也使研究機構容易被具有不同政治、文化和道德價值觀的國際合作者所利用。

「我們知道一些研究人員及其家人受到威脅、脅迫或恐嚇,那些外國勢力要求研究人員將敏感研究信息提供給外國」,意見書說。

雖然澳洲安全情報局沒有點名中共,但中國問題專家、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對《澳洲金融評論報》說,當情報局提到「外國」時,實際上指的就是中共。

澳洲聯邦警察在遞交的意見書中支持了情報局的說法。聯邦警察表示,外國干預勢力已經鎖定學術和研究機構,通過經濟脅迫,威脅學者及其家人,或擬定比較隱晦且條款複雜的合約(實則是保護外國利益的)等手段來獲取敏感研究信息。

巴博斯還說,情報局沒有提及為澳洲大學工作的中國公民可能向中共當局提供敏感研究信息,這是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在意見書中表示:「一些研究生、博士生和繼續在澳洲學習的畢業生會和中共領事館保持聯繫,等待中國招聘計劃的高薪工作機會。中國有其它適合他們的人才計劃。」

對於存在於澳洲各大高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簡稱中國學生會),陳用林說:「中國學生會是中共的工具,已經成功控制了(澳洲)校園裏大部份學生的精神世界,它完全遵循著中共的指示,協助中共大外宣在澳洲推進戰略計劃和情報收集的行動。(中共)還在政治上動員這些學生發起遊行,對抗反共集會,以及涉及中國民主內容的課程和討論。」

帕特森去年推動政府啟動了這項針對澳洲大學的調查。2月4日,他被任命為澳洲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這意味著他將負責主導這次調查。

被外界認為是「對華鷹派」的帕特森因為經常公開批評中共而在2019年被禁止入境中國參加學術研討會。他表示,自己並不排斥「對華鷹派」的標籤,但同時也強調說,他針對的是中國共產黨,而非中國,更不是中國人。他還讚揚中國人對世界做出了卓越、令人自豪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