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中共加劇對大陸維權律師的打壓,至少一個月內有四名維權律師被當局以各種藉口吊銷執照。山東司法局在吊銷襲祥棟律師執業證的聽證會,因主持人有違法行為被律師抵制,拒絕繼續出席聽證會。襲祥棟的舉動贏得律師同行和眾網民的支持和讚賞。

2月7日上午9時半,山東省司法聽召開吊銷襲祥棟律師執業證的聽證會,因聽證主持人沒有出示資格證件,襲祥棟律師和他的代理離開聽證會。

襲祥棟律師在朋友圈中介紹,今天他要求聽證主持人出示資格證件,主持人崔恆濤宣佈休會,說去網上給我打印一個,證件還在制證流程中,還沒下來,但有證件號,網絡可以查詢。

襲祥棟律師被山東司法當局吊銷律師執業證。(大紀元合成)
襲祥棟律師被山東司法當局吊銷律師執業證。(大紀元合成)
 

於是襲祥棟律師提出三點意見:

1、網絡上的證件登記,無法取代資格證件實物,法律規定的是主動出示資格證件,而非網絡查詢資格;

2、我來參會,核查了我身分證件和律師執業證件,如果我不出示證件,告知你們可以公安網上查詢,可以司法行政網上查詢,肯定不會讓我參會;

3、網上的信息,我無法辨別真偽,也不能當作已有證件查驗。

他強調,「鑒於主持人無法出示資格證件,我跟我的兩位代理人依法拒絕聽證。」

襲祥棟律師還介紹,「之後,我收到不明人員信息,說聽證會結束了,因限時20分鐘內,我拒絕到會通過網絡查驗主持人資格,視為我放棄聽證會。」

最後他強調,「無論出現什麼狀況,都不會改變限期吊我執照的佈署,吃相都不顧了,愛咋滴咋滴吧!」

根據中共官方《山東省行政執法聽證主持人資格證件管理辦法》的規定,「第三點、第八條:行政執法聽證主持人在主持行政執法聽證活動時,應當主動出示行政執法聽證主持人資格證件。對不具備行政執法聽證主持人資格或不主動出示行政執法聽證主持人資格證件的,公民、法人和其它組織有權拒絕聽證。」

襲祥棟律師的行為贏得很多律師同行及社會各界人士的公開讚賞。

蘭慶洲律師表示,「襲祥棟律師又一次以自己的行動推動法治進了一小步!可以『將功補過』的!」

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廣認為,「不能對己對人兩副嘴臉,公權力更應該帶頭守法!」

旅居美國的原大陸維權律師彭永峰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個聽證會違法程序,這是一定的,律師抓住這一點對自己權益進行維護,這是非常值得讚揚的。

他繼續說,「第二,山東司法庭的舉動很可疑。我們知道中共的司法程序在假模假樣的走,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審判的時候,往往旁聽的都不是司法組織的人,而是610的、政法委的、他們實際上是中共黨務系統的人,他們有的根本就是司法方面的證書。」

他還表示,我懷疑這個聽證會的主持人有可能根本就沒有司法方面的資格證書,可能是中共其他部門派過來的人。他們是為了讓聽證會做實了,通過這個形式一定要達到他們的目的。

彭永峰強調,「襲祥棟律師揭開了這個聽證會的假面目,這個聽證會實際上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中共實際上是怕這樣的律師,因為沒有配合它走過場。中共往往是利用一個所謂的合法程序來達到它非法的目的。」

至少四名律師近期被吊銷律師執業證

除襲祥棟律師外,維權律師任全牛2月2日也被河南省司法廳正式通知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

任全牛最近代理的兩個被中共當局視為極其敏感也同時備受國際關注案:12港人「被送中」案及公民記者張展案。

1月29日上午,河南省司法廳非法舉行聽證會。左為任全牛,右為包龍軍律師。(知情人提供)
1月29日上午,河南省司法廳非法舉行聽證會。左為任全牛,右為包龍軍律師。(知情人提供)

不過中共司法廳給出吊照的理由是其2018年代理一起法輪功學員案件,中共當局指控他在辯護中,多次否定中共將法輪功定義為X教的說法,違反了《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的規定,「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河南省司法廳於1月29日上午,舉行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聽證會上也公然違反法律程序,包括拒絕律師同行的旁聽、證人出庭、拒絕調取當初的案件庭審視頻等。

無獨有偶,同樣代理12港人案的律師盧思位也被當局以網上發表「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和對案件「不當言論」理由吊銷執業證。

1月13日上午,大陸維權律師盧思位被當局吊銷律師執照一案聽證會在四川省司法廳舉行。現場多名人權律師及公民被非法帶至派出所。(知情人提供)
1月13日上午,大陸維權律師盧思位被當局吊銷律師執照一案聽證會在四川省司法廳舉行。現場多名人權律師及公民被非法帶至派出所。(知情人提供)
 

1月13日上午四川省司法廳召開盧思位被吊照的聽證會上,當局如臨大敵,拒絕盧思位代理律師程海和謝益燕進入,同時控制聲援他的律師同行文東海、吳魁明、王宇、陳可雲、劉四新、謝陽等人。

此聽證會被律師譏諷為「抓人大會」。

而在任全牛1月29日召開吊照聽證會的同一天,上海律師彭永和也收到了上海司法局發出的決定書,註銷其專職律師執業證。

上海彭永和律師被吊銷律師執業證。(大紀元合成圖)
上海彭永和律師被吊銷律師執業證。(大紀元合成圖)
 

當局以他在疫情期間發表的一些言論,包括給上海律師同行發「尋找陳秋實」的律師信函郵件,聯署了「唯有改變,放開言論,才不至於讓李文亮白死」的呼籲書等,遭致當局不滿對其進行打壓。

此前著名刑辯律師周澤因無償為安徽律師呂先三辯護過程中,公開在微博上揭露公安刑訊逼供的視頻,遭到中共安徽公安報復,被北京朝陽區司法局擬停業一年。

中共越害怕才會越打壓 中共崩潰指日克待

彭永峰律師認為,根據中共的慣例,凡是中共極力打壓的說明中共就越害怕,如果它覺得你對它構不成任何威脅,對它的統治沒有任何影響,它就不會管你。

「很明顯中共對律師群體的打壓,就像這些年來明裡暗裡對法輪功群體打壓是一樣的道理。」他說。

「當有律師出來要維護法治、為民眾說話的時候,中共就不幹了,它們會想儘一切辦法讓律師的聲音消聲匿跡。」

他分析,這些被吊銷律師執業證的律師,不少是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也有為所謂香港12位青年的偷渡案辯護,對共產黨而言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它會通過消滅這些律師的聲音來恐嚇其他的律師,不讓律師在維權的路上真正走下去,這是中共最根本的目的。

並進一步分析,同時也說明中共是真正害怕這些事情。目前各個國家的民眾越來越認識到了中共對整個人類的威脅是有多麼嚴重,這麼多年來,西方很多官員對中共就是綏靖政策,對中共睜一眼閉一眼,得過且過。川普政府上來後,結束這種綏靖政策,對中共採取很多反制政策。

「世界各國的民眾和政府官員現在是越來越多人認清中共的本質,各國對中共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尤其是疫情發生後,中共面臨國際上的壓力是前所未有的,它更害怕國內民眾知道真相,因此維權律師遭打壓是首當其衝的。」

他強調,民意反映了天意,民意到了這種程度,中共的垮台也是指日可待了,那時維權律師群體將發揮很大作用。

他說,「種種跡象顯示,今年形勢變化很大。中共如果一旦垮了之後,涉及到對中共的清算和整個國家的建設問題,可能最需要這些法律人才,因為他們有足夠的知識儲備,也有真正的法治意識,所以在過渡時期,這些法律人士可以派到很大用場,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