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上市房地產企業「華夏幸福」2日1日爆債務危機,債務逾期本息金額達52.55億元(人民幣,下同)。這是繼海航集團宣佈破產重整後,又一個重大金融事件。外界擔憂,未來中企爆雷事件恐越頻繁、規模越來越大,中國金融風險恐提高。

據「華夏幸福」2月1日公告,發生債務逾期涉及本息金額達52.55億元。截至1月31日,該公司可動用資金僅8億元,目前正在與逾期的相關金融機構協調展期等事宜。

據《財新網》報道,「華夏幸福」董事長王文學在債務協調會表示,「華夏幸福」今年到期債務將達上千億元,以公司現有賬面資金將無力償債。

時事評論員財經冷眼表示,其實「華夏幸福」在2018年就出現過債務危機,當時因為引入大金主平安脫困,兩次注資180億元讓「華夏幸福」躲過一劫。

財經冷眼指出,中國政府坑人的公私合營模式和競爭激烈慘淡的樓市銷售市場,成為「華夏幸福」垮掉的兩大原因。

他說,因為「華夏幸福」特殊的模式「產業新城」,從政府那裏取得一塊地,由地產開發公司自己進行設計規劃、土地整理、基礎設施建設、公共配套服務、招商引資等產業營運管理,而當地政府僅對整個項目過程進行監督審批,其實就是利用民營企業的資金來搞基礎設施建設,是另一種的公私合營。

財經冷眼比較,與一般房企高周轉的住宅地產相比,「產業新城」業務沉澱資金巨大、回報周期長,且應收賬款回流速度慢,最終拖垮「華夏幸福」的現金流。

財經冷眼指出,「華夏幸福」在監管部門一輪輪的地產調控下,樓市銷售業績的快速下滑,導致淨利潤下降,無法覆蓋債務。

觀察「華夏幸福」2019年的財報,在地產114家上市公司中,「華夏幸福」的每股收益、每股淨資產、淨利潤、營業總收入、淨資產收益率均排在前十位。然而,「華夏幸福」的每股現金流卻一直墊底。

據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華夏幸福」全口徑銷售額已滑至千億以下,同比降幅達1/3,行業排名已跌至47位。這家千億房地產巨頭,正在快速掉隊、垮掉。

針對中國金融風險環境危險升高,時事評論員文昭表示,中國企業的債務危機爆發頻率逐漸升高,有些企業僅在拖延,靠藉短期新債還舊債,資金困難後,就會此起彼伏地爆不完,最後爆成一片。

此外,越往後爆雷威力越大,企業規模越大,因為小企業沒有活動能量,沒資格借新債還舊債,能借到錢的都是資產規模大、看起來值得救、同時又是有背景的企業,所以就是越往後越輪到大企業爆雷。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謝田教授認為,「華夏幸福」只是中國經濟崩潰下的一個案例。很多企業甚至中共各級政府都是債務叢生,早已入不敷出。

謝田表示,中共它面臨的就是這樣一個困境,就像海南航空。按理說,應該就是讓它破產清算,就是把它那個殘骸賣掉就完了。但是中共害怕會帶來更大的轟動效應。所以它現在搞了一個破產重組,但實際上害了股東、小的股東,也害了全體中國人民。因為銀行實際上又把這些不良資產給推出去了。

據統計,2020年大陸有超過470家房企宣告破產,大多屬於中小型房企,而「華夏幸福」年營收為1,052億元,屬於中大型,中國金融風險是否升高,成外界關注焦點。

中國的系統性金融風險逼近臨界點,去年12月信評機構穆迪(Moody's),預測中國金融業將面臨更多壞賬風險。信評機構惠譽(Fitch Ratings)預測中國國企債務違約持續增加。金融媒體《巴倫周刊》(Barron's)認為,中國投資風險還在日益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