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莎‧哈巴(Lisa Haba)是佛羅里達州哈巴律師事務的合夥人(partner)。她向《大紀元時報》表示,她的客戶向推特(Twitter)出示了他是未成年人的證明後,Twitter仍拒絕下架客戶遭性侵的影片,並稱Twitter「肯定正通過剝削(她的客戶)來獲利」。

2021年1月20日,哈巴律師事務所(Haba Law Firm)、國家性剝削法律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Sexual Exploitation Law Center)和馬蒂亞西奇律師事務所(Matiasic Firm)聯合對Twitter提起聯邦訴訟。

哈巴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採訪時,講述了她客戶的故事。

哈巴的客戶約翰‧杜(John Doe,美國案件中常用的化名)目前是一名17歲的高中生。在他13歲的時候,他在Snapchat上被網上的性販運者盯上,他們冒充16歲的女孩。在性販運者的操弄下,約翰將自己的裸照發給他們。收到照片後,性販運者開始勒索他。他們威脅要把他的裸照發給他的父母、牧師和學校老師等人。

「孩子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試圖安撫人口販子,聽從他們的要求,以試圖努力拯救他的家人,讓自己免受他們的勒索」,哈巴說,「幸好,當他們要求與他見面時,他拒絕了他們,最終得以掙脫。」

然而,當他16歲時,這些猥褻材料出現在Twitter上。

2020年1月,約翰發現同學們的帖子。他學校裏的許多學生都看了這些影片,約翰成了「惡性霸凌的受害者」,並「產生了自殺傾向」。

所幸,他的母親發現並支持他聯繫Twitter,要求將猥褻材料從平台上刪除。

然而,他母親先後提出兩次要求,並提供約翰的駕照副本後,Twitter沒有採取行動。

「等了好幾天,Twitter終於對這個孩子說出一句毀滅性的評論」,哈巴說,「我們不認為這違反了我們的政策,我們不會採取進一步行動。」

直到國土安全部(DHS)介入,這份材料才被撤下。起訴書指出,這份材料已累積了超過16.7萬次點閱,以及2,223次轉發。

「他們口口聲聲說有一個零容忍政策(zero-tolerance policy),但卻言行不一。當我們的客戶要求他們,拿下他們宣稱要排除的材料時,他們拒絕採取行動。」哈巴說。

「這基本上就是這宗訴訟的本質。」

Twitter從猥褻內容中獲利

哈巴接著說,Twitter因沒有刪除其客戶的性侵影片而獲利。

「當你看到Twitter的利潤結構時,他們從每一次傳播、轉發、瀏覽中獲取廣告收益。有巨大的廣告動機和數據授權動機,這些廣告才會留下來,因此這些素材才會一直存在。所以,Twitter肯定是在利用約翰獲利。」

哈巴解釋說,從他們的研究來看,Twitter主要從兩個方面獲利。一種是他們的廣告服務:每當Twitter上的廣告被點擊或瀏覽時,Twitter就會獲利。另一種方式是數據授權(data licensing)。她說:「當然,這也是通過人們在平台上發文、轉發和瀏覽內容來實現的。」

「這就是讓Twitter成為數十億美元業務的原因,他們能從發佈的每一條推文中獲利。」哈巴稱。

截至2021年2月4日,Twitter的市值為430億美元。

在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pdf)中,Twitter估計獲得了9.36億美元的收入,其中8.08億美元來自廣告服務,1.27億美元來自數據許可和其它收入。

哈巴表示,他們「在指控之前,已核實了每一項事實」。

Twitter沒有回應《大紀元時報》的置評請求。

不能利用第230條來免責

哈巴還指出,Twitter不能利用第230條,來免除其在本案中的責任。

第230條是1996年《通信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的一部份,該條款主要是為大型科技公司提供保護,使其不會因為網站上的內容而被起訴。

哈巴表示,根據打擊網絡性交易的新法FOSTA/SESTA,「如果你直接從人口販運中獲利或受益,那不一定能保證大科技平台的豁免權。」


2018年,國會通過了一項名為《打擊網上性販運法案》(Fight Online Sex Trafficking Act,FOSTA)和《停止助長性販運法案》(Stop Enabling Sex Traffickers Act,SESTA)的法案。該法案規定,協助、促進或支持性販運為非法行為,並修改了第230條。

前總統特朗普於2018年4月,正式簽署了這項法案。

「Twitter並不是一個被動傳播這種有害材料的中間人,相反,Twitter在傳播和明知故犯地推廣這些有害材料」,法庭文件指控,「Twitter自身的政策、行動、商業模式和技術架構鼓勵性剝削材料傳播並從中獲利。」

「例如,有一些已知的標籤與兒童色情製品及其傳播直接相關」,哈巴告訴《大紀元時報》,「這些標籤不僅在Twitter上可以操作,而且如果你在搜索欄中輸入這些標籤,它還會提供建議的短語,幫助你更有效地找到它。」

「當你看到這種性質的材料數量驚人,如果你知道正確的標籤,在平台上很容易找到。這是可怕的。」哈巴說。

「我想成為這場戰鬥的一部份」

「當我在法學院時,我知道我想與性虐待倖存者一起工作」,哈巴對《大紀元時報》說,「我知道,我想幫助他們穿過黑暗走向光明,並邁上治癒的道路。」

哈巴回憶說,在她聽到一位性販運倖存者的演講後,她意識到「這是對人類尊嚴與生命的侵犯。」

「我想成為這場戰鬥的一部份,以改變這種狀況,在這個國家和這個世界上。」

哈巴在開始私人執業之前,曾在佛羅里達州做了8年的刑事檢察官。

談到她的當事人約翰時,哈巴建議所有父母都要謹慎對待孩子的網絡活動。她指出,約翰「有一個非常穩定的家庭,成績非常好」,「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學生」。

她說,她看過一些人口販子花了數年時間,在網上與潛在受害者建立關係。

「這真的足以說明,每個接觸互聯網的孩子,都有可能接觸到人口販運者,我鼓勵每一位家長都要密切注意孩子在網上與誰交談。」

2020年4月,與迪塞洛‧列維特‧古茲勒(DiCello Levitt Gutzler)法律事務所合作,哈巴在紐約對時尚大亨彼得‧尼加德(Peter Nygard)提起集體訴訟。

哈巴稱,尼加德利用他的時裝生意作為一種機制,經營國際性販運團夥約50年。

尼加德現在被關押在加拿大溫尼泊(Winnipeg),美國政府正在尋求引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