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國以葡萄酒、海鮮、木材和大麥為目標,打擊澳洲出口,但在過去的2020年,南澳對中國的出口仍然猛增至創紀錄的34.7億澳元。

據《廣告人報》(The Advertiser)報道,2020年南澳對中國的出口比上年增長22%,比2015年增長44%,是十年前的兩倍多。但該州對美國的出口跌至1999年以來的最低點,連續第六年下降,至8.91億美元。

儘管大瘟疫肆虐全球,2020年南澳對英國、印度、泰國和印尼的出口額仍高於2019年,對加拿大的出口額比2018年增長了一倍多,達到6.18億澳元。對日本、南韓和馬來西亞等主要市場的出口在2020年略有下降。

南澳商會(Business SA)行政總裁赫斯(Martin Haese)對這組數字表示歡迎,尤其是在去年11月中國對澳洲葡萄酒徵收高達212%的進口關稅的背景下。

赫斯說:「關稅變化以及澳中貿易關係的不確定性,都對南澳的葡萄酒出口產生了重大影響。但令人高興的是,像印度、印尼、泰國、加拿大和英國等更為廣泛市場的出口增長,這凸顯了南澳在出口分流方面的機會。」

他說:「兩級政府都必須牢記,出口商將在未來12個月內需要更多的支持,以彌補服務出口方面的重大損失——主要是國際旅遊業和南澳留學生的消費。」

南澳貿易廳長帕特森(Stephen Patterson)表示,去年對出口商而言困難重重,而南澳的貨物出口在截至12月的一年中增長了2.3%,這非常令人鼓舞。

帕特森說:「我們知道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州政府正在通過制定新的資助計劃,並在美國、日本和中東等主要市場開設海外貿易辦事處,以加強出口能力和應變能力,從而擴大市場機會」。

他說,美國是南澳的第二大出口市場,州政府有信心通過在侯斯頓和紐約開設新的貿易辦事處,並有針對性地根據行業計劃來加深發展。英國也是一個重要市場,「英國為服務出口和主要外國直接投資來源提供了增長機會」。

澳洲對中國的葡萄酒出口在2020年8月至10月期間激增,但在11月和12月急劇下降,2020年總額下降了14%,降至10.1億澳元。

澳洲葡萄與葡萄酒協會(AGW)行政總裁巴塔格林(Tony Battaglene)表示,釀酒業現在正在瞄準其它東南亞市場,包括越南、馬來西亞和泰國。英國、美國、加拿大、歐洲和東非也將成為目標市場,預計此前利潤豐厚的中國市場將在五年內對澳洲關上大門。

巴塔格林表示,英國脫歐對澳洲而言是個「重大機遇」,兩國正在就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他認為:「長期和中期打算,我們將尋求印度市場。」他補充說,美國雖然最難攻克,但潛力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