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戶於GameStop一役「屠鱷」成功,梅爾文資本(Melvin Capital)與香櫞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等對沖基金經理血流成河,全城焦點忽然集中到「沽空」兩字,加上Tesla老闆馬斯克對空倉可行性的質疑、羅賓漢交易平台疑助大鱷脫身而「准沽不准買」GameStop股票,空頭戰略頓成「過街老鼠」。然而,金融字典中「空軍」不一定等於「大鱷」,而「大鱷」也不一定只靠造空。

GameStop「散戶屠鱷」事發經過。(大紀元製圖)
GameStop「散戶屠鱷」事發經過。(大紀元製圖)

空襲分為日間夜間

其實,華爾街的對沖基金有負能量亦有正能量,並非全部清一色「大鱷」。很多是透過完全合規的專業團隊,根據深度基本面分析,再經內部連番討論,然後才制定出持倉策略。對沖基金不一定純打空頭戰,不少其實主調長倉,而做空對象很多時只是普通大藍籌,賭它們一個週期衰落或失望業績便鳴金收兵。

除所謂作風低調、搵兩餐「晏仔」(當然也賺不少)外的對沖基金,有些稱得上真正「空軍」的例如渾水機構,它們以針對中概股帳目造假而聞名天下,指定目標後便有如「斬首」行動般點對點追蹤撲殺,最近一役乃揭露瑞幸咖啡(美:LK)報大數,最後成功迫使公司高管「自首」,股價由去年高位至今狂瀉74%。

若問渾水是否「大鱷」?有人等量齊觀,但事實上它往往出師有名,渾水始創人兼行政總裁Carson Block近日公開表態,「我不屬華爾街建制,我們拋空的是在造假數、欺騙大眾的公司,而且有實際的詳盡研究報告作backup,做足功課。」合規部關注的正正就是documentation、交易動機等,渾水均能一一提供。

當然亦有「夜間」進行空襲的,鬼鬼祟祟,趁火打劫,當市場出現波動時「多踩一腳」,大手沽空,有時更配以散播利淡消息及製造羊群效應,完全在推波助瀾,等跌到散戶恐慌(panic)而受壓賣出股票時,大鱷便於低位接貨平倉,股價自然開始反彈但散戶已損手離場。

四百年空戰未休止

拋空早於1609年由荷蘭商人Isaac Le Maire發明,他乃荷蘭東印度公司主要股東,自此拋空一直存在著「是對是錯」的爭議,不少政府曾限制或禁止空頭操作,例如此刻南韓當局正擬將「禁空期」延續至6月中旬。

1772年6月,倫敦一間銀行因大舉「空襲」東印公司失手而倒閉,繼而導致差不多所有蘇格蘭私人銀行同時破產,並進一步引發倫敦及阿姆斯特丹兩大金融中心出現清償危機(liquidity crisis)。

1929年華爾街股災,造空者被認定是「罪魁禍首」,1992年9月黑色星期三,人稱「金融巨鱷」的索羅斯大賣空價值100億美元的英鎊,英倫銀行近乎崩塌。貨幣代表人民財富與積蓄,大幅波動可以「死很多人」,甚至拖垮成千上萬出入口企業及其員工生計,這等「凶戰」所殃及範圍完全超出金融市場層面,異常殘酷。

四百年來,尤其是近一百年,大大小小空戰多得有如天上繁星,點點數之不盡。

空降隊的存在貢獻

除了渾水斬惡外,空軍還有其它好處,最主要有兩大亮點,一是「只要越多人參與市場,資金流動性將越大」,這絕對是好事;二是如果市場不允許空投,誰會願意花錢、花時間去分析壞蛋公司造假,那麼造數的企業敗類失去了「天敵」,誓必助長歪風,高管更容易走捷徑壯大市值,然後批股挖一大筆後走人。

話說回頭,造空不一定贏,很多去年空戰Tesla、蘋果的華爾街大鱷,愈空愈賠,得不到任何好處。此外,借貨成本也不低,需要根據借貨值及當時協定利率計算,加上一旦股價抽高,可以秒蝕入肉,且看GameStop一役便知被「挾爆」的恐怖,連巨鱷都要即舉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