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稿城區是2021年最早爆發大規模疫情感染的地區,近3萬人被強制集中隔離,疫區消殺,除了官方招募的志願者,也有一些公益團體協助參與消殺等防疫工作,但3周過去,外地前去支援的志願者多人離開,之前說好的補貼等絲毫沒有,榮譽也被領隊獨佔,讓志願者自掏腰包(路費、油費),心寒不已。

外地誌願者王強(化名)三周前趕往石家莊稿城,成為一名志願者,現在已經回當地賓館進行14加7的隔離中。近日,他對大紀元記者講述他的個人的心酸經歷。

「來石家莊一分錢都沒有,甚麼都沒有,後期募捐也沒有,油錢和過路費都是自己出的。更別說生活用品了,沒有報銷。」王強說,只有吃的免費提供,回來隔離是自己的當地政府買單。

王強說,「去的時候說得好好的,說甚麼都有,沒有錢,但是政府會給我們補償,石家莊政府發『榮譽證書』肯定會有的,義務做半個月,半個月後會向政府申請補貼。」

「最後甚麼都沒有了,就被賣了一樣。我們就回來了,不跟著幹了,甚麼都沒有,一場空。」

王強說,「你就別跟他說報銷路費了,出點油錢了甚麼的,甚麼都不要提了,甚麼都沒有。我幹了二十多天了都坑死掉了。」

王強說,政府他們都見不到,他猜測是第三方給他們賣了,是對方在中間獲取利益。這次他們的領隊沒有回去,志願者離開的當天還被領隊罵,稱他們沒有堅持到最後。

王強透露,領隊自己會有補貼,而且石家莊頒發的榮譽證書被此人獨佔。「我們向稿城區政府要,石家莊政府要補貼,他(第三方)不給我們要,不做主。」

王強說,他們是純公益的,沒有補貼,這次去石家莊個人少說欠了一萬塊錢。

「以後沒有這個精力做了」

王強感嘆,「估計以後沒有這個精力做了,我得生活,我要吃飯,我不能說把自己的花唄(螞蟻金服產品)、支付寶、貸款來做公益。」

「我到哪去說我志願者,沒有錢人家不會讓我吃飯的,讓我住旅館的。所以說我在有精力、有能力的情況下才會做這件事。不然的話我不會再做了。」

王強的抱怨並非個例,早前吉林省通化志願者也向大紀元吐槽,通化極端封城後,一線的繁重體力工作,包括裝貨、卸貨、小區樓道收垃圾、送貨等,主要由志願者承擔,但功勞卻被通化市政府官員搶走。

此外,他們不但沒有一分補助,還要自己掏錢加油,怨聲載道。

隔離點半夜轉移人員

王強在稿城集中隔離點(信息工程學院稿城新校區)工作時,多次看到隔離點半夜拉人走,連夜撤走,確診的送到醫院,剩下的送回家繼續居家隔離。

「白天拉人看著不好(民眾看到害怕)啊,好多都是半夜轉移,十一點,十二點,救護車就亮燈,但不響。」

「昨天晚上還撤了一批人,都是連夜撤走的。」王強說,都是一個救護車拉一個人,因為怕交叉感染,再傳染。

王強值班時看到,有些長期被隔離的人員都要發瘋的狀態,忍受到了極限。網絡上也出現大量來自稿城的呼求,要求儘快解封,並質問當局「政府是把稿城區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