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祖拜登(Joe Biden)於1月20日簽署了數十個總統令之後,又在周二(2月2日)簽署了另外三項與移民有關的命令,以期逆轉前總統特朗普時期的強硬移民政策。

拜登對此解釋說:「我不是在制定新法律,我是在消除糟糕的舊政策。」

拜登新簽署的這些新的命令,旨在放寬難民庇護標準,改變特朗普政府制定的移民公共負擔政策,創建一個「新美國人」特別工作組,制定一項能夠解決「非正常跨越南部邊境的移民」問題的戰略,並建立一個專責工作組,以使那些在上屆政府期間被分開的(非法移民)家庭重新團聚。

白宮2月2日發佈的一份簡報稱:「拜登的策略基於這樣一個基本前提,即我們的國家會更安全、更強大、更繁榮,移民制度公平、安全、有序、歡迎移民、讓家庭成員團聚,並允許人們——包括新移民和世世代代居住在這裏的人——對我們的國家做出更充份的貢獻。」

(非法移民)家庭團聚政策

拜登成立了一個特別工作組,幫助那些成年家庭成員被控非法進入美國後導致分離的家庭能夠團聚。

白宮新聞秘書珍‧普薩基(Jen Psaki)2月2日表示,目前有600至700名此類家庭的兒童與父母分離。普薩基說:「特別小組在早期階段需要做的部份工作,是確定準確的數字是多少,這些孩子在哪裏,然後逐個確定讓他們與家人團聚的最佳過程和方法是甚麼。」她說,在120天後將有一份相關報告出爐。

《大紀元時報》已要求美國國土安全部提供更詳細的信息,國土安全部回覆稱將在兩天內提供相關信息。

該簡報中寫道:「拜登總統相信家庭成員應該團聚,」「他已經明確表示,將扭轉特朗普政府的將數千個家庭隔離在邊境兩側的移民政策是當務之急。」

拜登還下令重新審查移民保護議定書(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項目,該項目要求非法越境者在墨西哥等待移民美國案件的裁決,而不是被放入到美國境內。

(非法移民)家庭分離問題的背景

2018年4月,當時的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佈,按照《美國法典》第1325(a)條的規定,對所有非法越境的成年人進行起訴,實施「零容忍」政策。

這意味著那些非法越境家庭中的孩子將被同父母分開,他們的父母將被美國法警單獨拘留,等待起訴。根據《人口販運受害者保護再授權法》(Trafficking Victims Protection Reauthorization Act,簡稱TVPRA),所有被拘留父母的隨行兒童都將被轉移到美國衛生和公眾服務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並重新歸類為無人陪伴未成年人。在隨後的六個星期裏,大約有5,000個家庭受到影響。

出於同樣的原因,奧巴馬政府和布殊政府都曾在邊境拆散了非法偷越邊境的家庭。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簡稱CBP)在2019年7月9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在邊境口岸入境並尋求庇護的家庭已經很少會被分開。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外勤業務辦公室執行助理專員托德‧歐文(Todd Owen)在當時的一份聲明中說:「只有在緊急情況下才會這樣做,目的是保護兒童和確保兒童的福祉。」

在實行「零容忍」政策之前,美國邊境巡邏人員發現,很多非法移民在邊境的南部一側租用兒童,以便能夠藉此迅速從拘留中被釋放到美國境內。而非法偷越邊境的單身成年人,將很容易被遣返回去或者被拘留。但是那些有孩子的非法入境者,則由於該法律漏洞很快就被在美國境內釋放。

在遭到強烈反對之後,前總統特朗普於2018年6月20日簽署了一項停止家庭分離的行政命令,「逮捕和釋放」再次成為針對有兒童的非法偷越邊境者的默認做法,直到2020年初美國政府啟動了移民保護議定書(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項目,也被稱為「留在墨西哥等待」(Remain in Mexico)。

負責非法移民家庭團聚的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隨後確認稱,最初一批偷越邊境家庭的家長中,近13%的人是重罪犯,或者他們撒謊,謊稱自己是這些孩子的父母。

在執行家庭重新團聚工作過程中,當時的國土安全部部長克爾斯特揚‧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被指控將成年人驅逐回自己的國家,而他們的孩子被留在了美國。

2019年3月6日,尼爾森在出席眾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Hous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的聽證會時說:「我還想指出,根據法律中長期存在的慣例,在任何外國人經過驅逐判決程序並收到最終驅逐令之後,我們都會詢問他們,是否願意帶上自己的孩子。」

「與此同時,他們的領事館或大使館——為了給他們發放回國旅行證件——也會問他們,你是否願意在被驅逐時帶著孩子離開⋯⋯法官還要求我們回去再次詢問這對父母,並與『美國公民自由聯盟』聯合行動。我們就是這樣做的。因此,據我所知,所有被驅逐出境的父母,都有多次機會帶著他們的孩子一起離開。」

放鬆庇護標準

拜登的新的命令也放寬了對批准政治避難的標準,很可能將回到2014年奧巴馬時代的標準。

2018年7月,時任司法部長的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做出了一項裁決,基本上將可獲得庇護的標準恢復到了2014年之前的水平,當時奧巴馬政府開放庇護標準,將包括家庭暴力在內的私人刑事案件也納入考慮因素之中。

對避難的定義沒有改變。尋求庇護者一直需要證明他們過去曾遭受過迫害,或有充份理由擔心今後會因其種族、宗教、國籍、政治見解或屬於某一社會群體而在本國遭受迫害。

但迫害通常被認為是國家政權實施或縱容的,這意味著這些外國申請人的祖國的政府,就是迫害的發起者。例如,在北韓,政權本身就在迫害基督徒。

當時,國土安全部的一份聲明稱,在涉及家庭暴力的申請避難案件中,如果迫害者是私人行為者,「則申請人必須表明,他們家鄉的政府要麼縱容這個私人行為,要麼表現出了完全無力保護他們。」

「而僅僅表明政府難以控制這種行為,或者某些人很有可能成為該犯罪的受害者,這是不夠的。」

根據國土安全部的數據,在2013年之前,也就是奧巴馬政府擴大標準之前,大約每100名入境的外國人中就有1人聲稱自己有可信的會受迫害的恐懼,並在美國尋求庇護。到2018年,每10個人中就有1個聲稱自己有可信的受迫害的恐懼。

其他措施

拜登採取的其它行政措施包括取消特朗普政府的移民公共負擔規定。該規定要求,如果非公民親屬獲得公共福利,那麼家庭擔保者必須償還政府提供的補助金。

他還成立了一個「新美國人」特別工作組(Task Force on New Americans),負責促進移民融合和包容。

這項命令要求相關機構「對最近給我們的合法移民制度設置障礙的法規、政策和指導,進行自上而下的審查。」

在中美洲,拜登政府計劃對「非正常移民」採取三管齊下的措施。

但白宮的簡報中沒有對此進行詳細說明,只表示拜登政府「將通過一項戰略,來解決移民的根本原因,應對目前迫使移民離開家園的不穩定、暴力和經濟不安全因素。」

它還承諾與其它國家和非政府組織合作,為「尋求庇護者和離家較近的移民(在其家鄉)提供機會。」

簡報說:「最後,(拜登)政府將確保中美洲難民和尋求庇護者能夠通過合法途徑進入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