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對法輪功21年的迫害中,據明慧網通過民間渠道獲得的信息統計,至今青海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至少12人、非法判刑33人、非法勞教54人、非法關洗腦班61人、綁架190人。

除此之外,被迫害致殘3人、致瘋1人、藥物迫害4人、非法拘留17人、非法抄家40人、面臨非法庭審1人、非法開除公職1人。

在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正值青春年華的姑娘、有85歲的耄耋老人;有在獄中遭長期折磨而死,有被藥物摧殘後回家不久去世,還有在騷擾恐嚇中含冤離世等。

殘酷的迫害給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親屬造成的傷害和損失難以估算。

以下列舉遭受中共不同形式迫害的案例:

夫妻雙雙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賀萬吉和趙香忠夫婦。(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賀萬吉和趙香忠夫婦。(明慧網)

賀萬吉生前是青海省西寧市鐵路分局公安處警察,於2000年3月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時,還受到了中央信訪局駐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工作人員的接待,但是回到西寧後等待他的卻是監獄、勞教、辭退公職。

2001年6月18日晚上,賀萬吉遭到湟中縣公安局看守所值班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被當場打得昏死過去。等他醒過來時,他躺在看守所值班室門前的地上,頭痛、頭暈、腰疼、腿痛難忍。

賀萬吉參與了2002年7月間法輪功學員在青海省和甘肅省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的義舉,於2002年12月30日被非法判刑17年,關押在海北州浩門監獄。

2003年5月28日,在浩門監獄賀萬吉被迫害致死,終年53歲。

賀萬吉的妻子趙香忠因為修煉法輪功,曾四次被非法抓入青海女子勞教所。

第四次,即中共「十六大」之前,警察用六輛警車包圍了賀萬吉的家。她一家人被綁架和非法關押,其中包括寄放在她家的兩個親戚的小孩:一個12歲左右的女孩和一個2歲的女嬰,她們也被非法關押達十幾個小時之久。

趙香忠被非法關押在女子勞教所的禁閉室裏,只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二十幾天後趙香忠被放出來時已不能行走,下半身沒有知覺,胸部以上疼痛難忍,水米難進,骨瘦如柴,基本上癱瘓在床。

2002年2月22日,趙香忠被迫害離世。

夫妻倆遭冤判5年 丈夫被迫害離世

2007年12月15日,青海省大通縣刑警大隊隊長張興農帶領一幫警察非法闖入魏海明、趙宗華夫婦家中抄家、搶劫。魏海明用22萬元購入的轎車被非法沒收,家裏的法輪功書籍等被抄走。

夫婦兩人被大通縣警察綁架到公安局,後被非法關押。魏海明在看守所兩次絕食抗議,瘦骨嶙峋。

2008年4月16日,兩人被非法庭審;同年7月,均被非法判刑5年。

當他們的家人質問法院判決時為甚麼不通知家人、律師時,法院人員竟說:「憑甚麼要通知你們!」

魏海明被劫持到青海省門源監獄(前「海北州浩門監獄」)、趙宗華被劫持到青海省女子監獄迫害。在獄中,魏海明曾因拒絕穿囚服而遭受嚴重迫害,導致他肺病復發。

2012年1月,魏海明出獄;7月27日,他兒子魏鵬再去看望他時,發現他已在床上離世,身邊沒有一個親人。當時他妻子趙宗華還在獄中,趙宗華於2012年底才出獄。魏海明去世時58歲。

李興福兩次被勞教所警察綁架

李興福,約60歲,2006年8月18日被警察綁架,並被非法勞教。被勞教期間,他出現嚴重的糖尿病症狀,視力急劇下降,視物模糊不清,嚴重腹瀉,瘦成皮包骨,病情嚴重。2007年2月16日,李興福被「保外就醫」。

2007年8月,李興福的臀部出現褥瘡,並且化膿不能坐、躺,只能俯臥在床上;衣服被膿血浸透,地面上也到處都是膿血;約有十天左右水米不進,奄奄一息。

當他身體狀況才稍有好轉時,青海省多巴勞教所警察就將他綁架到勞教所,也不讓其家人見他。警察說要關他一個月,理由是中共要開「十七大」。

青海省勞教所男子五中隊的罪惡

青海省勞教所(俗稱多巴勞教所)獄警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採取卑劣手段迫害他們。

入所搜身: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勞教所時,首先要脫掉鞋襪,解開衣服鈕扣,任獄警搜身。搜身者稍不滿意,輕則污言穢語,重則拳腳相加。

背監規:在規定的時間內,讓法輪功學員必須背會監規,否則進行各種體罰如暴曬、冷凍、罰站、罰坐、飢餓、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關小號、做奴工……

上廁所:每天只准法輪功學員在規定的時間段上廁所,要站隊、報數、等待。如廁的時間有規定,超時者,大便沒解成,還要遭到辱罵、暴打。

跑步:近七旬的張姓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跑步,讓他在操場的外圍跑,圈數和跑內圍的一樣多,而外圍跑一圈至少是內圈的2倍距離。在青藏高原缺氧的環境中,就是一個訓練有素的人,長時間快速超負荷跑步,也有可能當場死亡。

體訓:一位將近50歲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訓練正步走的分解動作,一腳踏地、一腿抬起、一臂彎曲於胸前、一臂伸直於身後,抬頭挺胸收腹,兩眼平視前方。在數九寒冬,一站就是半天,稍不正規,就被拳腳相加。

灌食:一位李姓的年輕法輪功學員因絕食反迫害,被戴上手銬,強行關進「小號」;絕食七日後被強行灌食。

罰站:在滴水成冰的冬日,法輪功學員被迫在南牆根下罰站;在炎炎烈日的夏天,或被迫站在空曠的操場上,或被半懸空吊掛在籃球架上。

迫害人權者的境遇

毛小兵,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寧市委書記,於2014年4月24日落馬。毛小兵對西寧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負有直接責任。

何再貴,於2002年12月被任命為青海省公安廳廳長,此前任河南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2010年3月4日,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

在青海任期內,何再貴重判了參與青海省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張榮娟、賀萬吉、李崇峰、段小燕;在賀萬吉、趙香忠夫婦被迫害致死後,親自部署把他們的一個兒子從西寧調到偏遠的青海省海西州地區,以掩蓋罪惡,阻止國際上的調查。

任三動,任青海省公安廳副廳長達13年, 2019年7月被審查,雖然當時他已退休5年。

任三動在擔任青海省公安廳副廳長期間,積極推動迫害政策,下達迫害指標,操縱下轄公檢法人員對青海省法輪功學員綁架、非法抄家、非法關押、非法判刑,導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對此,他負有著不可推卸的罪責。

中共的人權迫害者還面臨國際社會的制裁,例如:

2020年12月10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中國廈門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所長黃元雄參與嚴重侵犯人權行為。黃元雄特別嚴重地侵犯了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他本人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拘留和審訊。根據美國的相關規定,黃元雄及其配偶不得入境美國。

2020年7月9日,美國國務院宣佈,對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及新疆官員朱海侖、王明山、霍留軍實施制裁,新疆公安廳也被列入制裁名單。

2020年12月7日,歐盟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今後歐盟27個成員國將對中共的人權迫害者予以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