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外界關心美國印太戰略是否會生變?有學者2日表示,中共幾乎每天進犯台灣西南空域,若美國想有效控制第一島鏈,將台灣納入「整合防空與導彈防禦系統」(IAMD),是未來「非做不可的事」,須讓台灣擁有神盾艦。

台灣天弓一型導彈。(中央社)
台灣天弓一型導彈。(中央社)

遠景基金會2月2日舉辦「台灣在美國印太戰略中的角色與台美潛在合作議題」座談會,邀請專家探討往後台美如何共同合作的議題。

拜登的美中關係是「修正特朗普主義」

對於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任內提出的印太戰略,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說,拜登的美中關係將採「修正特朗普主義」,雖然美中將逐步恢復對話,但不會完全逆轉特朗普對中共的貿易與科技制裁,而是在特朗普任內的基礎上,重新與中共談判。

健行科大企管系教授顏建發則認為,拜登若走多邊主義,印太地區周邊國家勢必扮演更多角色。未來國際局勢的大架構,應該是中共的擴張與英美聯盟兩大集團的對抗,而且這種關係「不會崩解、只會更強硬」。

他表示,中共即將面臨建黨百年,勢必會用更仇外、挑釁的方式鞏固國內,當前因疫情影響,台海兩岸交流幾乎處於斷流狀態,台灣逐步往美日等方向位移,遠離中共的跡象越來越明顯,而且台灣位於第一島鏈樞紐,在國際反共陣營扮演的角色與重要性將越來越高。

中美勢必有場價值觀之戰

未來中美間勢必有一場「個體自由主義 VS 集體極權主義」的價值觀之戰,顏建發認為,台灣要有選邊站與參戰的心理準備才能避禍,而台灣的當務之急,應是維持台海兩岸和平現狀下,將台灣的社經文化系統更加接近美國的同盟聯隊。

在台美合作前景方面,由於美軍在南海北端沒有機場,飛機起降只能依靠航空母艦,因此更加凸顯台灣西南角的重要性。郭育仁表示,如今中共幾乎天天進犯台灣西南空域,迫使美國將台灣納入IAMD的可能性增大。

他認為,若美國想有效控制第一島鏈,在台灣設置IAMD是不久的未來「非做不可的事」,第一步是讓台灣擁有神盾艦,第二步則是讓台灣現有防空與反導彈系統升級,與美軍系統連接。

郭育仁說,中共會繼續「以和養戰、以戰逼和」手法,例如與俄國、北韓聯手在東海軍演,透過製造區域緊張獲得和美國談判的籌碼,同時轉移美軍對南海的注意力,因為南海仍是中共的最大焦點。

顏建發則說,中共對台文攻武嚇不止,導致台灣政府與人民更加遠離中國。而台灣地處第一島鏈樞紐,又擔任美英介入香港或南海問題時,與中共發生衝突的犄角地位,在國際反共陣營內重要性逐漸提升。因此,為應對中共威脅,台灣勢必在美中競爭中選邊站,並加強與美國同盟在經濟、社會及文化各面向整合的力度。

東沙金門掀戰事?學者:可能性不大

另外,《紐約時報》資深記者暨專欄作家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1日撰文表示,美國與中共的戰爭可能不會發生,如果發生軍事衝突,可能會在東沙群島或金門,機率已升至十幾年來最高,將成為美國自古巴導彈危機以來,最危險的核子大國對抗事件。

對此,郭育仁表示,他並不認為這種時機已經到來,也沒看到中共要進行這種博奕的態勢,從近年的釣魚台、台海中線,以及最近的西南空域來看,中共比較擅長用切香腸策略,三步驟包括破壞現狀、創造新現狀,再立國內法把新現狀合法化。

他以東海問題為例,中共於2013年劃設東海航空識別區,就是這樣的做法。因此他認為,東沙不會成為新古巴危機,會比較傾向香腸式策略,因此台灣也要有具體策略。

至於共軍是否會以「偷渡攻台」方式,把士兵、軍火偷偷送進台灣島內再一舉起兵?郭育仁認為,這樣做的失敗率和政治成本太高,比全面開戰更魯莽,與其擔心這種奇襲,不如擔心「看不見的戰爭」,因為「這才是中共每一天都在對台灣做的事」。

習拚連任優先 攻台機率低

顏建發也認為中共不會攻台,一是台灣科技業舉足輕重,一旦開戰其它國家勢必會出手;二是中共布的衝突點太多,從釣魚台、菲律賓、越南、印度邊界,再到南海衝突與台海衝突,一旦某地區著火,其它地方可能會伺機點火,創造多重利空。

他表示,根據中國共產黨「19大」的報告顯示,它們的目標是要建立強國,所以會希望有穩定環境,尤其當前很多人希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台,他為了鞏固政權,近1、2年只會更忍讓、更修飾,以此來渡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