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就是恐怖主義。當以列寧為頭目的蘇共於1917年11月在俄羅斯共和國發動暴動,顛複合法的俄羅斯共和國政府並在控制區域實行獨裁專制統治初始的1918年,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第二國際和德國社會民主黨領袖卡爾·考茨基就向全世界發出了上述警告。當時世界上的專制政體國家很多,為何作為社會主義者的卡爾·考茨基唯獨把蘇共建立的專制政權定性為恐怖主義呢?因為它是人類最邪惡的意識形態——共產主義的載體。

卡爾·考茨基對馬克思主義做了系統的批判性研究後,肯定了資本主義民主和法制制度,摒棄了馬克思暴力革命主張。認為在資本主義民主和法制的政治框架下,通過公平的選舉取得議會多數,以推行社會主義,消除社會不公,改善工人階級福祉的政策。此社會主義即在西歐北歐一些國家實行了很多年的社會民主主義,有人把它叫做福利資本主義(最典型國家如瑞典)。

而共產黨(如列寧-史太林-毛澤東)所謂的社會主義實際上與共產主義是同義語——恐怖主義的代名詞,其價值核心是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即共產主義革命和共產黨專政。在卡爾·考茨基揭示了共產主義的本質33年後的1951年,社會黨國際對蘇共、中共政權反人類暴行再次從政治學層面進行義正詞嚴的聲討和譴責:「國際共產主義是一種新帝國主義的工具。凡是在它獲得政權的地方,它徹底消滅了自由,或者說,消滅了爭取自由的機會。它依靠一批軍事官僚和實行恐怖統治的警察。它建立了一個存在財產和特權方面的令人憤怒的對立的新的階級社會。強制勞動是它經濟的一個重要因素。」共產黨革命和共產黨專政與人類歷史上任何朝代的區別點在於:它不僅搶劫你的全部財產同時還要你的身家性命,死無葬身之地。

先看百年來共產黨要了多少人的身家性命吧。

1. 蘇共政權僅在(1918~1953)35年中,直接殺戮或者以其它手段迫害致死的居民人數至少在560萬以上,甚至超過1,550萬。

其中:在1917~1923年間,武裝搶劫農民的糧食同時對城市平民實行「糧食配給制度」,造成300萬~1,000萬平民餓死。從1929年實行「社會主義農業集體化」,即使用國家暴力掠奪了全體農民的耕地和其它財產,把他們囚禁在由共產黨國家控制的集體農莊裏面,強迫勞動,並剝奪他們的大部份勞動產品——糧食、棉花、牛羊等,由此導致了1932~1933年的大飢荒。僅在烏克蘭地區就餓死250萬~390萬人;哈薩克地區死亡150萬人,其中一些人是在逃命途中被共產黨軍人槍殺的。1947年,還是農業集體化的原因造成糧食減產,在飢荒最嚴重的莫爾達瓦和烏克蘭東南部地區餓死人數約有10萬人~100萬人。

蘇共實行的政治性屠殺。不計1930年代之前殺的人,「1937年至1938年一年中,史太林本人就簽署了681,692人的處決。」有「超過1,500萬人獲刑被收入勞改營服苦役,超過150萬人在釋放前死亡。」被關入勞改營中的囚犯中,政治犯約佔96%。須知,1937年蘇聯全國總人口只有1億6千多萬。被蘇共殺死、餓死、投入監獄勞改的人數約佔當年蘇俄總人口的12.5~20%。

先後由列寧和史太林為頭目的蘇共,從1917~1953年的約35年中實行的共產黨統治,普遍的、殘暴的踐踏人權,製造了蘇聯疆域內包括俄羅斯人、烏克蘭人、中亞地區各民族人以及其他族群的歷史上亙古未有的巨大的人道災難。這一災難到1956年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否定史太林和摒棄史太林主義才得以中止。列寧和史太林是十惡不赦的共產魔鬼頭子。

2. 中共100年來,殺死、勞改死、餓死、鬥死的人數約在1億5千萬~2億之間。

其中:(1)中共在1927~1949年武裝暴動的23年中,直接殺害與間接死於共產黨暴亂的平民人數約有2,130萬~2,180萬人。

(2)中共建國後的1950~978年,殺死、餓死、鬥死及其它方式迫害致死人數在約1億2000萬~1億7000萬。

大規模殺人有三次:1950~1952年的中國南方土改與鎮反運動,殺了至少120萬人;勞改120萬人(一部份死在監獄);還對至少120萬人實行管制(在社區生活但被限制人身自由並懲罰勞動)。1955年~1958年第二次鎮反,被抓捕勞改的人數約40萬人以上,殺了至少數萬人。1970~1971年「一打三反」運動,被批鬥、關押的人數約在500萬以上。由官方批准殺害的人數估算有數萬人至數十萬人,其中絕大多數是以政治歷史問題實施迫害的。

除上述3次大規模屠殺外,在其它政治運動中還勞改、殺害了許多政治犯。人數不詳。

製造大飢荒餓死人。1950年~1958年9年中餓死約4000萬人;1959~1962年4年特大飢荒中餓死約7500萬~1億2500萬人,13年間餓死總人數約在1億1500萬~1億6500萬之間。之後,1962~1978年期間除少數年份外,仍然是飢荒不斷,只是程度較前13年輕,也有人餓死。

綜合上述,從1927年~1978年的約50年間,中共發動的共產革命和建國後的共產黨專政,它殺死害死餓死的總人數約在1億4000萬~1億9000萬。尚不計算被批鬥、關押、勞改的人數。

包括蘇共中共在內的世界共產主義反人類罪行罄竹難書。#

(註:顏智華是歷史學者,著有80字《餓死在人民公社囚籠裏的140萬鄉親——四川省涪陵專區農村共產主義運動紀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