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下旬近十天的GameStop狂飆席捲華爾街,用《華爾街日報》1月28日文章的話來概括,是「投資GameStop股的散戶顛覆了對沖基金和散戶投資者之間的傳統秩序」。此刻,我正在研究取代全球化的「大重置」,對世界經濟論壇的創始人克勞斯施瓦布的Great Reset描繪的新世界圖景有一定了解之後,認為1月20日華府拜登總統登基上演了新世界權力遊戲的序曲,GameStop狂飆則是新世界權力遊戲的第一幕。

GameStop狂飆:小小螞蟻戰雄獅

多年前,BBC紀錄片《動物之雄》曾展現過非洲草原上螞蟻吞食雄獅的景象,1月下旬美國華爾街股市上演的就是這麼一場大戲。

WallStreetBets簡稱WSB,中文譯為華爾街賭場。在這賭場上,對沖基金是遊戲的主導者,它們經常會找出脆弱的公司下注,做空股票——賭股價下跌。這次,華爾街賭場上大名鼎鼎的空頭香櫞(Citron Research),規模超百億的對沖基金梅爾文(Melvin Capitall),瞄準了以下幾隻被認為無可救藥的股票,例如GameStop Corp. (GME)、AMC娛樂控股公司(AMC Entertainment Holding Inc.)和BlackBerry Ltd. (BB)等幾家公司,想將它們做空。

一些網民投資新手在Reddit、Discord、Facebook和Twitter上抱團,互通信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Reddit上「華爾街下注」群的250萬名成員蜂擁購入這隻股票,推高股價,將這隻股票的股價從$3一股拉高到超過$400,一路爆打資本主義空頭,旁觀者看得目瞪口呆,直呼過癮。

華爾街受傷了,據說一共損失700億美元。為了止損,那些在中國股市上常見的手法,比如限制交易量、規定漲幅之類全都用上了,1月29日,華爾街乾脆拔網線,清除股票代碼,讓散戶無法再「血洗華爾街」——人家是莊家,莊家的條件與特權永遠大於賭客。

華爾街一度想指控網絡大軍合謀操縱股價,Twitter、Facebook為這些人提供了平台,威脅要控告這些社交媒體。但這些社交媒體在2020美國大選中封殺總統特朗普及保守派言論方面所立奇功不遜於華爾街,這威脅嚇不倒社交媒體。華爾街於是另出新招,交易軟件Robinhood採取行動,不許散戶買入、只讓做空機構賣出,本被散戶逼得接近破產的做空機構得以出逃。就在所有人在為華爾街和美國股市捏了一把汗的時候,1月27日消息傳來,梅爾文與香櫞投降了,兩公司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將停止做空研究,專注於做多機會,為散戶投資者提供長期的多重投資機會。

散戶的集體行動被政治化

接下來的故事很有現在的美國特色,股市多空對賭被高度政治化——這有點像中國股市慘跌之際的政府反應,只是還沒走到中國那一步。猶記2015年那一輪慘跌,被視為境內外勢力勾結做空中國,中共總書記大怒,中國證監會副主席以下數十位官員及奉旨救市的業界精英盡皆入獄,本人曾寫《救市三軍盡入獄》(2015年11月)以誌其事。

由於支持特朗普的馬斯克大量買入GameStop的股票,於是有人稱這是特朗普打擊華爾街的陰謀。但是《華爾街日報》採訪的散戶,或者是欠學貸的大學畢業生,還有去年曾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總統競選活動工作過的人,這些人都是民主黨的擁護者。

真實的情況是:股市風波促成了奇妙的聯合陣線。

據Politics網站1月28日文章〈GameStop催生了AOC、小特朗普與克魯茲的聯合陣線〉,民主黨眾議員四人幫中的兩位:紐約州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Ocasio-Cortez)、密歇根州巴勒斯坦裔眾議員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和小當勞特朗普(Trump Jr.)都在為Reddit現象而歡呼。

AOC在推文中寫道:「必須承認,看到華爾街人將我們的經濟視為一家賭場已有很長的歷史,而抱怨張貼海報的留言板也將市場視為一家賭場,這確實是一件好事。」

她在隨後的一篇文章中說,羅賓漢(Robinhood)切斷零售渠道的舉動「而對沖基金可以自由地按其認為合適的價格買賣股票」是「不可接受的」。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完全同意」AOC的觀點。小當勞特朗普也發推支持小股民,反對羅賓漢交易軟件打壓散戶的做法(不許散戶買入,只許做空的對沖基金賣出)。

不少人則在討論散戶投資者的這場狂歡是否應被定義為市場操縱。1月27日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召開新聞發佈會,記者多次問到GameStop狂潮,鮑威爾拒絕對此發表評論。28日,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新任主席參議員布朗(S-Serrod Brown)發誓要舉行一場關於股票市場的聽證會。前證券交易委員會委員勞拉昂格(Laura Unger)揮動政治大棒,將軋空GameStop比作1月6日的國會大廈事件,並問「怎樣做才能控制/阻止這一切?」好幾篇文章乾脆將這一股市多空博鬥說成是經濟恐怖活動。

左派要Change America 新世界如願而至

以上是1月20日之後美國正在建立的新世界的一幕,沒有人放過這場華爾街少見的大戲,各種評價精彩紛呈:

華爾街1月28日報道的標題是:《GameStop狂飆背後的華爾街權力遊戲:散戶抱團,機構顫抖》;

中文圈裏的評價更形象:「從來只見鐮刀割韭菜,韭菜幹翻鐮刀,是全世界草根崛起的延伸」;「暴漲1,700%,『血洗』華爾街!美國散戶史詩級抱團,『幹翻』對沖基金,做空機構巨虧三百多億!感受人民的力量吧!」

這番情景驗證了我的研究:世界經濟論壇一干國際超級精英「大重置」要求建立的新世界,與美國那款熱銷遊戲數碼龐克(Cyberpunk)裏的世界極為相似,據說那遊戲的生活方式是按照美國加州、紐約市等幾個超級都市設置的,有如下幾個特點:

1. 社會擁有先進的科學技術,社會結構產生一定程度崩壞;

2. 社會秩序受到政府或財團或秘密組織的高度控制——2020大選完整地體現了這一點;

3. 低端生活與高等科技的結合(combination of low-life and high tech)——這確實是很多美國青年的生活現狀:狹小的住所與簡陋的生活,但擁有最先進的電腦與手機。

4. 這個社會裏面的角色性別差別模糊,不男不女,亦男亦女(三藩市、紐約都是進步主義城市,性別多元化走在美國前列),拜登剛簽發的性別心理認同總統令再次鼓勵確認這種狀態。

5. 經常有角色利用社會漏洞做出某種突破——本次GameStop狂飆突進,基本就是250萬Wallstreet上的青年們通過電腦與手機通訊方式在虛擬世界裏進行,通過幾隻特定股票交易完成的財富大轉移。

關於大重置,今後將取代全球化成為地球人類的一種生活方式。這個新世界,無論人們是歡迎還是不置可否,今後將生活於其中。關於大重置的理論來源、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從哪裏獲得靈感,以及為甚麼要用大重置取代全球化,以後我將分析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