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六四天網」義工吳有明日前發帖表示,他在北京維權時遭地方政府截訪後,湖北當地的中共官員以防控疫情的名義非法限制維權人士人身自由,他還懷疑,在被強制隔離期間,當地官員企圖在食物中投毒謀害他。

2月3日上午,吳有明告訴《大紀元》,他目前正在家裏進行14天的隔離,今天是第6天。但他表示,湖北武穴市沒有疫情,是當地政府以防控疫情的名義非法限制維權人士的人身自由,「不能出去,他們監視我,看病都不允許,說再出去就會把我抓起來關到看守所裏,判刑送進監獄。」

吳有明講述了他在居家隔離之前的遭遇。他說,他之前在北京維權上訪,為躲避官方清查,他選擇了離市中心較遠的房山區居住,但沒想到,地方當局對他定位截訪,他在房山遭抓捕、關押3小時後,被地方僱用的黑社會拉回到家鄉湖北武穴市。

「他們對上訪維權人士一直動態監控,1月7日,我在北京房山區被湖北武穴警察和村幹部攔截,連夜拉回武穴。之後,當地派出所對我進行審訊,說我在北京尋釁滋事,要強行我按手印簽字。我不承認,也不肯簽字,於是鎮幹部下令對我進行強行隔離。」

吳有明表示,湖北黃岡疾控中心認為,北京房山區是低風險區,只做核酸檢測就可以,不需要隔離,「但武穴市武穴辦事處和樟樹下村幹部強行把我送進武穴梅川二醫院,和河北很嚴重疫區回來隔離的人關在一起。」

吳有明說,在梅川二醫院強制集中隔離14天期間,他懷疑遭到當地政府的謀害,「2018年的時候,他們就給我下過毒,當時我感到心很痛,後來被醫生給我救活了。」

「所以,他們的招數我都很清楚,就很小心吃飯,但他們就使勁叫你吃飯,不吃不行,後來感到自己還是中毒了,我在飯後運動的時候聞到滿身汗水裏濃濃的藥味,我很害怕,嚇得不敢吃飯,我自己就多吃生蒜、多飲綠茶檸檬水,再次逃過一劫。」

「我也不敢問、不敢說他們下毒,怕他們想別的辦法害我。」吳有明表示,地方當局謀害他的目的是為了謀財害命,「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給我下毒,他們想害死我。」

一是阻止吳有明維權上訪,「他們不准我去北京上訪,回來後,他們把我的身份證扣了,我的行李都留在北京房山,財物損失5千多元,他們都不管。」

二是他們也不用再賠錢給吳有明了,官方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解決這個人,「我被非法關押2年半,如果以後要賠償的話,他們也不用賠了,少了麻煩了,他們就是用害你的辦法、極端的辦法解決問題,就是解決你這個人,你的問題就不用解決了,害死你就完事了。」

2014年,當地政府以扶貧救助5千元為由,捏造吳有明在北京跳樓事件,以敲詐勒索罪對他刑拘、以尋釁滋事罪判刑2年6個月。

而至今,武穴市政府仍然拒不退還1994年和2008年因修建豪華辦公樓、擴寬道路等強徵吳有明土地1.16畝的補償款10萬元。2009年,吳有明開始維權上訪,期間10次被非法刑拘,被非法關押時遭受酷刑。

「他們強徵我的土地不給錢,法律規定要補償的,他們不補償,我要求他們補償,他們就說我敲詐勒索、尋釁滋事。在看守所關押時,把我的牙齒都打掉了,現在吃飯都吃不了。」

飽受打壓的吳有明很無奈地說,他現在沒甚麼想法,只希望自己平平安安,「把我錢財搶去都可以,不要再要我的命、謀財害命,這幫人太壞了,你永遠想像不到他們有多壞。」

吳有明還表示,現在維權人士上訪很不安全,隨時都可能被當局謀害,「地方政府為了維穩把維權人士當特務、敵對勢力來看待,至你死地而後快,就是用這種手段對付上訪的人,欠你財產問他要,他不給你,你告他,他就把你弄死。」

「他們公檢法掌握了所有的社會資源,他們要我們的命也是很容易的。其實,他們歷史上就是這麼幹的,現在還是繼續這麼幹。(維權人士)一不小心就會命送黃泉,所以,很擔憂。」他補充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