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梅,屹於曠野。

在銀色的月光下,迎風起舞。 

雪霽無聲,灑落一地菕茫,

覆蓋了塵世的喧囂。 

借雪月之光啟程。 

耳畔,北風呼嘯,隱約中傳來遠方親人忽遠忽近的呼喚,朦朧且真切。 

月已經隱去,夜色漸濃,風更驟,夾著冰涼的雪花鋪天蓋地而來。寒流一股股濃重襲來,卻擋不住我匆忙而又堅定的步履。漂泊已久的靈魂呵,渴盼歸家。 

雪飛,雪舞,雪狂飄。 

我坦然,因為懷裏捂著閃光的種子。他的根紮在心海深處,正迅速向宇宙中蔓延。我深信,再寒冷的生命在他的矚目下也會冰消雪融、悄然復甦;再炙烈的靈魂在他的掌心裏也會化著甘露、超然物外。 

路難行,延伸至遠方。

心難忍,輾轉又前行。 

一村又一村,一程又一程。

百轉千回,又見一片梅林。
 
翹首枝頭,數點梅花怒放。幽香瀰漫,沁人心脾。不禁驚嘆梅的生命竟是如此頑強:凜冽的寒風難掩她綻放的姿顏;雪摧冰凍她反倒感激雪花及時送來營養液;嚴冬肆虐她無怨無恨又從容不屈。這種精神對我難道不是一種啟迪嗎? 

剎那間,心明如鏡。原來,不只是人,天地萬物皆是,只要把自己溶於真、善、忍的特性中,生命就會無所畏懼、燦爛如春。 

風繼續吹,雪未曾停。而我卻寒意全無。抬起頭,隨手拍掉肩頭的積雪,於燃燒的信念中,吟唱著生命之歌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