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目前有沒有趕建方艙醫院,在中共掩蓋下暫時仍是個謎。不過上海當局最近在疫情發佈上卻一反常態的低調。而大紀元獲得的上海防疫內部文件披露了中共在疫情防控上疲態盡顯,向境外甩鍋也失敗了。

近日網傳上海市浦東新區正在緊急修建大型方艙醫院,上海官媒隨即「闢謠」,稱網傳影片是浦東公租房的工地畫面;之後1月28日又有視像對話流出,影片中工地工人稱是在建隔離醫院。

1月30日中共上海當局通報疫情。(上海市衛健委官網截圖)
1月30日中共上海當局通報疫情。(上海市衛健委官網截圖)

1月30日上海當局通報疫情稱,本輪疫情中確診的18例本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確診病例「都是有關聯性的」。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上海市政府未能披露本輪有關聯的本地疫情,其感染源到底是甚麼,也未像以往那樣宣稱是「境外輸入」。

大紀元獲得的上海近期防疫文件則洩露了中共在疫情防控上已經黔驢技窮,不但找不到感染源,甚至連推責境外的伎倆也不好使。

內部文件洩上海多個病例流調報告雷同

2021年1月22日上海靜安區疾控中心對疑似病例余某興所作的流調報告截圖(大紀元)
2021年1月22日上海靜安區疾控中心對疑似病例余某興所作的流調報告截圖(大紀元)

上海靜安區疾控中心2021年1月22日上報的一例中共病毒疑似病例流行病學調查(簡稱「流調」)處置報告顯示,巴西回國人員余某興在歸國前5天內一共做了三次中共病毒核酸檢測,結果都是陰性,但在浦東國際機場入境時檢測為陽性。該病例的流行病學調查表明,其歸國前的經歷簡單,和外界基本沒有接觸,發病前14天也沒有任何暴露或接觸病毒的歷史。

1月22日,余某興鼻咽拭子標本中共病毒PCR核酸經上海市靜安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測為核酸陽性,肛拭子陽性,IgM抗體陰性,IgG抗體陰性。這一結果表明,余某興之前並未感染過中共病毒,只能是最近染疫。

《流調報告》顯示,余某興發病前14天「待在家中,很少外出,即使外出也會全程佩戴口罩」,「病例否認期間參加過聚會聚餐,否認接觸過野生動物」;而且其在飛行過程中,除進食、飲水外均佩戴口罩。

《流調報告》還披露說,該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判定如下:「截至目前,初步判定暫無密切接觸者」。

《流調報告》在「可疑暴露史調查情況」中強調了巴西確診病例「累計已有904,845例」,但未能找到余某興可能感染病毒的任何線索。

2021年1月18日上海靜安區疾控中心對病例季某燕所作的流調報告截圖(大紀元)
2021年1月18日上海靜安區疾控中心對病例季某燕所作的流調報告截圖(大紀元)

靜安區疾控中心2021年1月18日對奧地利回國確診病例季某燕所作流調的結果,同病例余某興的報告類似,同樣是強調了奧地利「疫情嚴重,處於國家緊急狀態」,但未發現病人染疫源頭。

季某燕的流調報告顯示,病例平日除了開車外出採購生活必需品外,一般均在家中,每次外出均佩戴一次性醫用口罩;當地時間2021年1月13日季某燕夫婦在維也納做了中共病毒核酸和抗體檢測,均為陰性。回國途中,除吃飯喝水外全程佩均戴一次性醫用口罩。

靜安區疾控中心2021年1月4日對美國回國疑似病例楊某鵬所作的流調報告顯示,楊某鵬在回國前無暴露史,外出戴口罩,回國前核酸檢測陰性,歸途中除進食外均戴口罩。流調結果仍是強調美國疫情嚴重,但無染疫線索。

2020年12月31日,靜安區疾控中心對德國來滬疑似病例MlLlCA的流調,也未能找到中共病毒感染源頭。因為該病例自述12月14日在法蘭克福機場中共病毒核酸檢測顯陽性,隔離並重新檢測陰性後,才於12月29號飛往上海;所以疾控中心推斷病例「不排除病情未痊癒的可能」。

2020年12月7日,靜安區疾控中心對德國來滬確診病例Spomenka所作的流調,結果同樣是之前無暴露史,抵滬前檢測陰性。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說,上海當局對這些境外輸入病例所作的流調報告似乎是在走過場,結論大同小異,對防疫毫無用處;作為中國特大城市的上海市對疫情防控都是如此的表現,感覺中共是抗疫疲勞了。

中共將疫情源頭甩鍋「境外輸入」失敗

上海市政府對1月21日公開的本輪疫情,出人意料的沒有扣上「境外輸入」的帽子,似乎與今年中共當局向境外甩鍋失敗有關聯。

2021年中共公佈的最新一輪疫情爆發於河北省。河北省政府1月8日在疫情防控新聞會上斷言,「疫情由國外輸入病毒引起,具體源頭仍在排查」,但至今未能找到本輪疫情傳播的源頭。(詳情參見大紀元報道《誰是河北「零號病人」》 )。

1月24日江蘇省政府通報當日新增無症狀感染者2例:境外輸入1例、境外輸入關聯1例。(中共江蘇省政府截圖)
1月24日江蘇省政府通報當日新增無症狀感染者2例:境外輸入1例、境外輸入關聯1例。(中共江蘇省政府截圖)

1月22日,江蘇省鎮江市潤州區通報了今年該省首例本地中共病毒核酸檢測陽性病例,並於1月24日確認為無症狀感染者。不過,江蘇省政府在公告中將該病例稱之為「境外輸入關聯1例」。

將本地病例冠以「境外輸入關聯」的舉動在網絡上引來惡評如潮,中國網民紛紛留言,痛斥中共「為了遮羞真的是不擇手段」。

1月30日,上海市政府在新聞會上低調通報疫情,罕見地未像其它地區那樣聲稱病毒「境外輸入」。

李林一認為是因為中共向境外甩鍋失敗了,「中共之前為了向外國甩鍋,矇騙中國人說病毒都是境外輸入的,對來自境外的人員一律強制隔離、檢測,甚至對外國商品都要嚴加防控。這樣也直接導致了境外人員和物品接觸中國人的暴露途徑被切斷,所以如今中共向外國甩鍋的藉口,都被自己堵死了。」

大紀元獲得的中共防疫內部文件也顯示,截至目前沒有找到本土病例感染源頭來自境外的線索。

中共運動式抗疫 疲態盡顯

吉林省通化市是本輪疫情重災區,中共當局對通化市採取了封樓封戶的運動式防疫措施。

據大紀元採訪報道,當地有被封樓戶反映說15天送1次菜,許多市民面臨斷糧困境;而當地政府的應對也明顯力不從心,即使是被封民眾陷入生存危機的消息曝光後,通化市政府也稱人力緊缺,缺糧短食的緊急狀況並沒有得到緩解。

另據大紀元曝光中共內部文件的內幕報道(詳情參見報道),河北省石家莊市稿城區成為本次疫情最嚴重的高風險區,而在去年疫情期間,稿城區一度被當局樹立為抗疫與復工「兩不誤」的典型。

1月21日石家莊稿城區區委書記和區長被撤換,1月初稿城區副區長馮志強等3人因防疫不力被問責。

大紀元近期獲得了石家莊市委書記邢國輝去年3月5日的講話文稿,文件顯示,邢國輝表揚藁城區是抗疫和復工復產的典型,邢國輝還特別提及河北農村做得好。然而現實是,這次藁城區不但集中了石家莊近80%的病例,藁城區農村也成了高風險地區。

李林一認為,從稿城一、二把手換人來看,這個地區的抗疫加復工復產的牛皮已經吹破,抗疫效果遠沒它們之前所吹得那麼好;從上海、河北到吉林,各地被曝光的疫情防控真相都表明,中共運動式抗疫已經疲態盡顯,徒勞無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