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8日,吉林省通化市官方通報稱,一名無症狀感染者傳染了140多人,才導致當地疫情大爆發。當地公安局、檢察院對此介入立案偵查。對此民眾紛紛譴責當局,將疫情擴散責任推給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行徑是「非常非常荒唐」、「很不得人心的」。

截至1月31日24時,通化市在院治療確診病例247例,無症狀感染者11例。中共官方通報稱,2021年1月12日通化市疫情暴發,源於黑龍江籍45歲的男子林某,通化市公安局東昌區分局於2021年1月17日對該案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立案偵查;1月22日,吉林省通化市東昌區檢察院對該案提前介入、引導偵查。

根據官方的信息,該市「源升品質生活坊」經營者季某,於2021年1月9日聘請林某到通化市東昌區為其產品進行銷售宣傳引發疫情。林某屬無症狀病毒攜帶者,被視為通化市疫情「0號傳染源」。

據當地知情人士證實,這宗案件中的相關店主不但被抓,連店鋪也被政府封了,現在周邊影響更大,但究竟抓了多少人,外界不得而知。

吉林省通化市公安分局及檢查院對季某某及員工林某某立案偵查。(網絡截圖)
吉林省通化市公安分局及檢查院對季某某及員工林某某立案偵查。(網絡截圖)

民眾:「這個事情非常非常荒唐」

此消息發出後,引起民眾廣泛關注,紛紛譴責這一卑劣行徑,「政府(中共)這個做法是很不得人心的」。

2月1日,吉林的婁女士在接受大紀元的記者採訪時表示,「不可理解,警察介入算怎麼回事,哪有這麼幹的?有啥病都不敢吱聲了,現在有點像回到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不可思議。」

還有一位李女士對大紀元記者感嘆,「可怕,太可怕了!如果自己發生同樣的事情,也可能會被以甚麼藉口,被政府迫害,就覺得可怕。」

另一位接受採訪的汪女士則認為,「這個就是政府不對了!這個病毒不是從他們倆人發展起來的,病毒人傳人,誰能控制住啊,誰知道誰得病,說不定哪天你得病了,你公安部門(的人)也會得病的,能把得病的人都給關起來嗎?這是甚麼樣的社會?」

她說,「政府應該去告訴老百姓真話,然後去幫助他們,使百姓怎麼得到幫助。政府官員不能瞞著疫情,你把這2個人消滅了,那其他人還會爆發呀!那無症狀的自己也不知道,他也不願意傳給別人,無意中傳染了人,那還能挨個去殺嗎?不可能吧,把人都關在籠子裡都槍斃得了。」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這個事情非常非常荒唐,如果說這個人正常的去外地出差了,不管是哪種情況,探親訪友也好,旅行也好,這是基本人的自由,他自己事先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感染上,所以主觀上他根本就沒有犯罪動機。」

賴建平指,此案典型的體現了專制制度之下,法律問題被政治化和行政化的問題。

他說,「也有一些地方官員管控疫情不力,為了向上級交差或是為了平息輿論,轉嫁矛盾焦點,拿一個普通公民、一個生病的人,這個病患他本身自己也是受害者,他自己本身就很無奈,現在還要認為他是刑事犯罪,所以這是荒唐到了極點。政府這個做法是很不得人心的。」

網民:「生病是罪的話,那這個社會就真是病了」

有網民發帖表示,「這盛世,得病了還會被指控妨害傳染病防治?多少個案例,一旦被感染了,正常的工作軌跡會被各種人肉,暴露私隱信息,有的最後還被迫道歉。現在更離譜的出來了,得病了,還成了一種罪?生病也是一種罪的話,那這個社會,就真是病了。」

還有網民說,如果「零號病例」知道自己感染還故意傳播,那該抓就抓,但如果僅僅因為他是零號病例就抓起來,這有點莫須有了。這大帽子砸得他暈死了,他做錯了甚麼?

吉林省通化市懲罰「零號病人」民間輿論反彈。(網絡截圖)
吉林省通化市懲罰「零號病人」民間輿論反彈。(網絡截圖)

吉林省通化市懲罰「零號病人」民間輿論反彈。(網絡截圖)
吉林省通化市懲罰「零號病人」民間輿論反彈。(網絡截圖)

另一名網民發帖說,「找不到鍋,就亂蓋。這可不行。吉林這波操作,感覺是拿個人作為當地官員失職的替罪羊。如病人自身不知情,也未違反疫情管理的相關規定,直接立案偵查意圖追求刑事責任。是否有濫用司法之嫌?」

還有位網民發帖,怎麼妨礙了,沒說清楚啊,「零號病人」,他是知道自己有病還故意出來傳播嗎?還有這個老闆,他是故意聘請「零號病人」來傳播病毒的嗎?怎麼就犯罪了?那麼問題來了,林某是怎麼患病的?

還有網民說,為什麼要立案調查?還是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經營者怎麼會知道聘請的人是無症狀感染者?無症狀感染者自己也不知道啊!

為進一步核實相關情況,大紀元記者打電話到當地公安機關和檢查院,值班的人說她不了解這件事,公安機關有一半左右的人在賓館辦公,只有少部分人在值班。

大紀元早前報道,吉林省通化市政府於1月18日開始封城。除了封鎖交通和停止店鋪營業外,一些城區實施了所謂的「封條」管控,大批民眾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突然被困家中,因無法獲得足夠食品和藥物在社交媒體發出抗議。

1月24日,通化市副市長蔣海燕在新聞發布會上對市民生活物資配送不及時、不到位的問題公開致歉。此前一天,因疫情防控履職不力,包括當地衛健委主任在內的14名幹部被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