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因澳洲獨立調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去年下半年停止進口澳洲煤和銅產品,進行報復。但截至目前,澳洲來自其它國家的訂單大增,而大陸則面臨原材料不足、成本上漲的壓力。

《南華早報》報道,2020年11月大陸停止從澳洲進口焦煤和熱煤,大陸鋼鐵廠改從美國、俄羅斯、加拿大和蒙古等國家高價進口相同質量煤產品,否則就只能使用大陸國產的低質煤。

價格分析和研究機構Fastmarkets煤炭分析師Li Min表示,大陸一些鋼廠和貿易商正在請求中共海關允許卸載來自澳洲的煤炭船,但尚未得到正式回應。

在銅產品方面,去年中共對澳洲實行報復措施之後不久,中共國企中國五礦集團在秘魯的Las Bambas銅礦開採項目暫停。暫停原因是當地Velille鎮民眾指控五礦集團未履行社會和環境承諾的索賠要求,發起堵路行動。

Fastmarkets分析師表示,Las Bambas的停工對於大陸冶煉行業來說是雪上加霜。大陸2020年的銅精礦進口量下降了1.9%,是2011年以來首次下降。

而中共商務部1月28日稱,即使出現供應鏈壓力,也不改變對澳洲的進口禁令。

中共報復澳洲未見成效 大陸經濟反受重傷

澳洲政府去年提出將獨立調查中共病毒疫情,隨後中共對澳洲實行了貿易報復手段,停止進口煤、銅、食品等多種產品。但是,其它國家向澳洲發出的訂單隨即大增,中共並未達到其報復目的。

目前大陸鋼鐵工廠的處境是:因澳洲開始向其它國家出售煤產品,同時澳洲士蘭州的煤炭開採區因暴雨導致供應減少,澳洲焦煤價格上漲,大陸工廠如果進口其它國家買進的澳洲煤,則價格更高;另外,大陸境內的低質煤因疫情和封城,也出現供應減少。

導航商品公司(Navigate Commodities)聯合創始人阿迪拉·維迪內爾(Atilla Widnell)表示,對於大陸的冶金焦爐電池及其產量,以及鋼產品的質量來說,高等級的焦煤供應至關重要。

另外,中共一邊停止進口澳洲煤,一邊在境內多地限電,以節省煤用量。浙江、湖南等地2020年12月份就出現工廠因停電無法生產、被監控用電量、交通信號燈下半夜關閉等情況。

《澳洲人報》資深財經評論家羅伯特·格特里布森(Robert Gottliebsen)1月18日撰文表示,中共懲罰澳洲的計劃根本就不奏效,在一些領域,中國比澳洲損失更大;更糟的是,中(共)國的一些行動讓它在該地區顯得很愚蠢。

中共對澳洲的貿易報復還涉及葡萄酒、大麥、羊肉、牛肉,煤炭、龍蝦和木材等產品,包括進口禁令和提高進口關稅。

但根據澳洲農業與資源經濟與科學局(the Australian Bureau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and Sciences)估計,中共此番報復措施令大陸農民損失36億元澳幣,比澳洲農民遭受的損失多11倍,大陸僅大麥方面的損失就可能高達36億澳元。

而中共的做法在令大陸經濟蒙受損失的同時,也引發了海外各界的反感。比如中共對澳洲紅酒提高報復性關稅之後,各國各界人士紛紛發起「喝澳洲紅酒、抵制中共霸凌」的行動。#